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4章 你在床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夫人这么想我。”就在大伙儿吵闹的时候,只见门外走来一抹高大的身影,惊为天人的绝色容颜忽然闯入大伙儿的视线,在座的人眼中划过惊艳,愣了一秒后,纷纷起身行礼,“帝尊!”

    君颢苍见此,冷硬的轮廓柔和不少,微微抬手,淡淡道,“大家不用拘礼,你们是凉儿的朋友,那便是本尊的朋友,坐下吃饭吧。”

    说着,君颢苍已经大步朝着苏陌凉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撩袍坐在了她的身边。

    听到这君颢苍这话,大伙儿都是受宠若惊。

    云楼帝尊那么尊贵的身份,居然把他们当朋友。

    要知道他们都是来自下位面的蝼蚁,在九幽之域,算是最底层,最让人瞧不起的人群,而九幽之域赫赫有名的云楼帝尊,居然把他们当成朋友,这是连云楼暗域的文武百官都没有的殊荣啊。

    想到这一层,大家满腔激动,对君颢苍的好感也极具攀升。

    看得出来,云楼帝尊是爱惨了他们家主子,不然依照他那冷酷无情的性子,决然不会这样对待他们。

    想想也算是沾了苏陌凉的光了。

    然而,此时的君颢苍却没有顾及大伙儿的情绪,满脑子装的都是苏陌凉,一坐下便拿起筷子,夹了不少好菜堆到了碗里,而后推到了苏陌凉的跟前,蓝眸灼灼,炙热的盯着她,语气轻柔,吐出暧昧的热气,“我现在已经在你面前了,这下子可以吃饭了吧。”

    苏陌凉被他弄得面颊烧红,尴尬的瞪他一眼,口是心非的哼道,“你别听萧凛尘胡说八道,我可没有想你想得茶饭不思,别自作多情了。”

    “是吗,昨晚你在床上可不是这么说的。”君颢苍微微挑眉,冰蓝眸子亮晶晶的,闪烁着暧昧奇异的光泽,顿时勾起了苏陌凉昨晚的回忆,整张脸蛋募得涨红。

    萧凛尘听了,兴奋的笑起来,挤眉弄眼的盯着苏陌凉,好奇的揶揄道,“啧啧啧,床上!帝尊,快给我说说,昨晚我老大在床上说什么了啊?”

    萧凛尘的话一出,在座的每个人都是一脸好奇的盯着君颢苍,期待他的答案。

    苏陌凉听了,血液一下子冲上脑门,眼疾手快顿时捂住君颢苍的嘴巴,羞愤的警告,“不准说,你要说了,我宰了你!”

    看到苏陌凉恼羞成怒,面颊涨红的样子,就算君颢苍不说,大伙儿都是了然于心的点点头,心知肚明的表情比刚才更加暧昧不明,随后窃窃私语,挤眉弄眼的,那意思再明显不过。

    苏陌凉看到这里,俏脸简直要烧起来,对大伙儿的八卦无可奈何,只有横眉竖目的瞪向君颢苍。

    这丫的,哪壶不开提哪壶,竟然敢当众调戏她!

    想到昨晚的画面,哎呀,羞死了!

    君颢苍看到苏陌凉羞愤的表情,喜欢到骨子里,蓝眸溢满了浓浓的宠溺,嘴上感受到她柔嫩的小手,忍不住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她的手掌心。

    苏陌凉顿觉触电般,浑身酥麻,惊得立马缩手,尴尬的盯着他。

    君颢苍就是个禽兽,无时无刻都在对她耍流氓!

    君颢苍没了束缚,反而怅然若失,故作伤心的开口,“昨晚夫人一个劲儿动情的叫我名字,看来都是骗人的啊。”

    听到这话,众人全都捂嘴偷笑起来,肩膀抖得跟筛糠似的,显然在极力隐忍着内心的情绪。

    正在喝水的林婉儿则是噗的一声,喷出一大口水,连她个局外人都被弄得面红耳赤的,更别说苏陌凉了。

    此时的苏陌凉咬牙切齿,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整个人火冒三丈,猛地朝着君颢苍扑过去,伸出双手势要掐死他,“我要撕烂你的嘴。”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调戏她,还说如此露骨的话,她的脸往哪里搁啊!

    君颢苍见此,眼睛里宠溺的笑容更甚,顿时张开双臂将她抱个满怀,强劲有力的胳膊牢牢按住她的双手,将她娇小的身子抱在自己的腿上,紧紧搂在怀里,让她动弹不得,而后凑到她的耳边,轻轻啃了一口她的耳垂,暧昧的低吟道,“夫人不想为夫,可为夫好想你怎么办,好想听你在身下叫我的名字。”

    这话声音很低,低不可闻,伴随着炙热的气息,喷进了她的脖颈,让她浑身僵硬,身体发热,脑海自动回忆起昨晚的激烈,琼花般娇嫩的脸蛋更是绯红一片,让人看了蠢蠢欲动。

    “你个混蛋,赶紧放开我,这么多人看着呢!”苏陌凉尴尬的扭动身子,在君颢苍身上蹭来蹭去。

    他本就有些控制不住,更别说被她这样撩拨,当下只觉得血液上涌,有些失控,努力克制情绪,转头冲着在座的各位,沙哑着嗓子沉声道,“抱歉,本尊要处理点家务事,你们要是没吃好,本尊让黑枭通知厨房重新做了,送到你们房间里去。”

    萧凛尘和蒋征等人十分识趣,看到这暧昧的一幕,自然知道不能打扰人家小两口恩爱,赶紧站起身,连连摆手,“不用了,我们已经吃饱了,你们继续,我们就不打扰了。”

    说着,血战团的大伙儿全都憋着笑意,意味深长的看了苏陌凉一眼,快步逃出了云楼宫。

    苏陌凉看到他们这么不仗义,简直是在助纣为虐,气愤的嚷起来,“你们给我回来!你们这群没义气的家伙!”

    看到她被君颢苍欺负,也不帮她,实在可恶!

    “夫人,这饭,你还吃吗?”君颢苍看到人走了,蓝眸微暗,幽幽的盯着她。

    苏陌凉一肚子气,气都气饱了,还吃个什么鬼。

    “不吃了!”她赌气的哼了一声。

    君颢苍挑眉,唇角轻勾,眸中闪过一丝狡黠,“你既然不吃了,那就轮到我吃了。”

    话落,他抱起苏陌凉,猛地起身,大步朝着侧殿走去。

    “你——你又来,你昨晚可折腾了我好几次了!”苏陌凉急得不行,不满的抗议道。

    “没办法,夫人太可口,天天都吃不够。”君颢苍将她放在床上,动作麻利的脱了衣服,一个伸手撩下帷幔,期身压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