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5章 我这里疼
    苏陌凉被他逼到角落里,紧张的找了个借口,“明天长公主肯定还会找我麻烦,我骨头要是散架了,被你折腾得起不了床,还怎么跟她斗啊。”

    听到这话,君颢苍压过来的身形一滞,唇边的笑意猛然凝固,想到她为自己吃的苦,胸膛倏然升起心疼,动情的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埋在她的颈窝,闷闷道,“傻瓜,干嘛要答应她两个月的考验,你不需要向任何人证明自己,因为我就是你最好的证明!”

    这世上只有苏陌凉把他的心栓的死死的,比什么证明都来地重要。

    苏陌凉听到这话,心头一热,感受到他压抑低落的情绪,不忍心的伸手环住他的后背,轻声安慰道,“没关系,我理解长公主,任谁都接受不了,总是害自己弟弟受伤的灾星。她毕竟是你的亲人,我不想因为我的存在,破坏了你们的姐弟之情。”

    长公主正因为在乎君颢苍,所以才对她特别有偏见。

    百般阻挠,也不过是为了君颢苍着想。

    苏陌凉爱君颢苍,怎么忍心看到他们姐弟失合。

    君颢苍闻言,心中一震,顿时松开她,皱起眉头,不满反驳,“什么灾星,不许胡说。”

    苏陌凉抬眸打量着他完美得不可挑剔的俊脸,比刚认识他的时候,消瘦了不少,想来是经过寒病和人魂受创的折磨,才憔悴成这个样子。

    再想到上次交战,君颢苍为救她,中了暗器,差点毒发身亡,她的视线情不自禁的缓缓向下,来到了被暗器所伤的胸膛和小腹。

    伤口虽然已经结疤,但疤痕却很明显,似乎在提醒着她,这一切都是她害的。

    她知道从一开始,君颢苍就在保护她。

    不管他自己的情况多么糟糕,不管他身后背负的责任多么重大,在他的心里,她永远是第一位的重要。

    那么骄傲,那么高贵,那么强大的男人,明明可以刀枪不入,俯瞰众生,却甘愿做着她的护卫,替她挡风遮雨,保驾护航,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狼狈不堪。

    想到这里,苏陌凉心像是被针扎一般,疼得厉害,鼻子涌上酸意,眼眶泛红,情不自禁的伸手抚摸上他胸膛的伤口,用指腹轻轻摩擦着疤痕,低声问道,“还疼吗?”

    君颢苍看出她的心疼,害怕她担心,轻轻摇头,沉声安慰,“别担心,早就不痛了。”

    听到这样的话,苏陌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的痛楚更深,眼眶的泪水夺眶而出,轻轻俯身,吻上了他的伤口。

    她深爱着的男人,总是被她连累,总是为她受伤,为了不让她担心,还总是隐瞒,独自承担所有的痛苦,想到这里,她的心,疼得快要碎成两半儿了。

    君颢苍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得神情一震,神情愕然的盯着跟前的脑袋瓜,仿佛有电流穿过,全身发麻。

    苏陌凉竟然在亲吻他的伤口!

    然而,还不等他反应过来,苏陌凉已经抽身抬眸,目光灼灼的盯着他,眼里的泪水不停滑落,打湿了她的面颊,只见她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哽咽着开口,“你不痛,可我这里疼!”

    君颢苍蓝眸睁大,心潮腾涌,像是断流的河床被泉水滋润,半晌,心里溢满了感动和狂喜,再也克制不住奔腾而来的感情,猛地伸手将她再度搂入怀中,紧紧的,牢牢的,一刻都不愿放手。

    低沉的声音闷闷的,似乎在极力隐忍着内心波涛汹涌的情绪,“我怎么就这么喜欢你呢!”

    苏陌凉听了,心被填得满满的,每个角落都是君颢苍,用力抱着他,感受到他的温度,想着就算为他死了也甘愿,何况只是长公主小小的刁难呢。

    感受到苏陌凉对自己的爱意和依赖,君颢苍得到极大的满足,轻轻松开她,亲吻着她的额头,眼睛,打湿面颊的泪痕,最后吻上嘴巴,用力加深这个吻,仿佛要把她吸进去似的。

    苏陌凉也动情的搂住他的脖颈,激烈的回应着他。

    君颢苍极少得到苏陌凉这样热情的回应,整个人打了鸡血似的,动作更是激动,难以自控,吻着吻着将她扑在身上,开始上下其手。

    苏陌凉被他的热情,弄得面颊通红,抱着他的脖颈,贴到他的耳边,娇羞的低吟,声音软软的,听上去像是撒娇,“今晚轻点,慢点好不好?”

    君颢苍听到这话,双目充血,下腹瞬间涌上火热,仿佛要喷出火来,灼得苏陌凉发烫,声音喑哑,“我知道,你以前说过要浪慢点,可是我实在控制不住。”

    她太美好,让他如何慢下来?

    苏陌凉羞愤的剜他一眼,不满道,“你就不能迁就我一下吗?”

    君颢苍看不得她这表情,心头跟猫爪似的,再也忍耐不住,一口咬住她的脖颈,“好,我迁就你,条件是,我要听你动情的叫我的名字,说你想我!”

    苏陌凉闻言,脸上的红晕显得更加鲜艳,渐渐蔓延到脖颈,仿佛温柔甘美的肉的气息正在燕发出来,“你个流氓,我才不——”

    她话还没说完,君颢苍一口堵住,将所有暧昧含入口中——

    随后只听侧殿隐隐传出粗重的喘息和那低不可闻的君颢苍的名字——

    夜悄悄过去,当第一缕晨光投进窗户的时候,苏陌凉被脸上湿哒哒的东西给弄醒了。

    她迷糊的睁眼,一双冰蓝眸子近在咫尺,正蕴含着暧昧的笑意,赤果果的盯着她。

    而他的嘴,一刻也不闲着,一点点亲吻着她的面颊。

    这一刻,苏陌凉瞬间清醒,立马伸手推开他胸膛,“君颢苍,你一大早就发情!”

    君颢苍压着她,纹丝不动,还轻轻顶了下她,“你连睡觉都勾引我,你还说我!”

    他本来也睡得好好的,谁知道她的双手双脚太不安分,双手在他胸上划来划去也就算了,那双脚还搭在他下面,时不时蹭一下,实在要命。

    他对她本就没有自制力,这种行为,简直把他折磨疯了。

    可苏陌凉却不知道,只当他是得寸进尺,愤怒的呵斥,“你给我死开,否则别想上我的床!”

    “嗯,不上床也行,那我们以后换个地方!”君颢苍无赖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