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7章 你给我下药?
    嬷嬷快步上前,来到大殿中央,冲着君青染恭敬行礼,“长公主,苏陌凉带到。”

    君青染闻言,这才放下茶杯,缓缓抬头,犀利的目光像是探照灯一般,打在苏陌凉的身上。

    而后,只见她轻轻抬手,淡淡吩咐,“你们都退下吧,没有本宫的命令,不要打扰本宫和苏姑娘交流感情。”

    嬷嬷和周围伺候的宫女得令,纷纷行礼,躬身退出了大殿,走时还不忘关上房门。

    看到这一幕,苏陌凉眉头轻挑,眸底闪过一丝隐匿的暗茫。

    就在这时,只听上边传来君青染难得和蔼,温柔的嗓音,“苏姑娘,进了铭湘宫,不必拘礼,这是本宫为你准备的蒙顶石花茶,这茶水香味浓郁,茶叶鲜嫩回甘,本宫甚是喜爱,所以也让你尝尝。”

    君青染伸手指了指苏陌凉桌前的茶杯,友善的冲她微笑,那态度几乎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苏陌凉心底不由得涌上冷笑,就这么僵持着,并没有急着去端茶杯。

    君青染似乎也察觉自己过于热情,害怕她多心,忍不住解释道,“之前本宫因为苍儿的事儿,一直针对你,和你闹得不愉快,本宫其实挺后悔的。那时候没有深入了解你,就给你下了定论,是本宫太过草率了,这次你为云楼暗域立下赫赫战功,又让几位大将军青睐有加,实在让本宫刮目相看。”

    苏陌凉听到这番话,礼貌性的浅笑道,“长公主严重了,我只是耍了点小聪明,从旁辅佐罢了,若是没有帝尊和几位将军坐镇,我那点手段也难成气候。”

    “哈哈,苏姑娘也不用谦虚了,之前本宫对你产生了很多误会,所以本宫今天找你来,是想跟你化干戈为玉帛,言归于好的,这茶就当是本宫给你赔礼道歉了。”君青染一脸惭愧的模样,表现出莫大的悔意和善意,语气更是带着几分讨好的意味。

    高高在上的长公主,居然给一个下位面的蝼蚁道歉,要是传出去,定会让人大跌眼镜。

    而君青染都放低身份,说到这份上了,苏陌凉要是不领情,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所以,这茶无论如何她也得喝!

    “长公主说这话,就折煞我了,长公主是帝尊的姐姐,凡事为帝尊着想,也在情理之中,我从来不曾怪罪过长公主,所以,这道歉一说,苏陌凉实在承受不起,不过长公主的好意,我心领了。”

    说着,苏陌凉在君青染期待的目光中,端起了茶杯,掀开茶盖,深深嗅了一口,惊喜的微微颔首,“的确是好茶啊。”

    看她喜欢,君青染心中高兴,忍不住怂恿道,“这茶要趁热喝,才能品出茶叶里的清香和甘甜。”

    苏陌凉闻言,红唇轻扬,眸中闪过一抹精光,如她所愿,冲她举杯,“我以茶代酒敬长公主一杯,希望我们冰释前嫌,言归于好。”

    话落,苏陌凉低头轻轻抿了一口,咂嘴感叹,“味道的确不错啊。”

    看到她真的喝了,有些忐忑的君青染才终于放宽心,唇边漾出一抹阴险的笑容。

    苏陌凉啊,苏陌凉,你也别怪我狠心。

    是你自己缠着苍儿不放的,要怪就怪你没有自知之明,存着攀龙附凤的心。

    苍儿是君家的希望,是云楼暗域的希望,也是她的希望。

    她本不是个坏人,但为了苍儿,她什么坏事儿都能做得出来。

    想到这里,她盯着苏陌凉的眸子渐渐浮出一丝阴厉,泄出诡异的冷芒。

    就在这时,毫无警觉的苏陌凉突感身体不适,觉得脑袋沉甸甸,晕乎乎的,扶着额头,摇了摇脑袋,“长——长公主——我——我忽然好困啊!”

    君青染看她药性发作,轻笑着开口,“你喝了本宫为你准备的**药,你当然困啦。”

    苏陌凉惊得瞳孔大睁,不敢相信的盯着她,“你——你竟然给我下药!”

    君青染看到苏陌凉满脸震惊的样子,心里舒畅,唇边的笑意不断加深,“是呀,如果不下药,怎么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你弄出宫去呢。”

    苏陌凉如今住在云楼宫,君颢苍一直都在身边,君青染想要动她,基本是不可能。

    就算得逞了,君颢苍也会立马追查到她的身上,到时候闹得不可开交,并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刚好君少泽说有办法把苏陌凉偷运出宫去。

    只要离开了君颢苍的视线,苏陌凉怎么都好办。

    相信,依照君少泽的性子,偷运出宫后,立刻会对苏陌凉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她要是死在了宫外,便跟君青染没有任何关系。

    因为君青染不曾亲自出手,君颢苍想要查凶手,也不会查到她的头上来。

    所以,这是最安全,最稳妥的方法。

    想着,君青染浅笑着站起身,缓缓朝着苏陌凉走去,温柔的声音带着几分阴冷,“苏陌凉,你害得苍儿患上寒病,又忍受人魂受创的痛楚,本宫当初本可以杀了你,但念在苍儿钟情于你的份上,多次对你手下留情,可你偏偏不知悔改,非要纠缠我们苍儿,所以,这一次,你也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此时的苏陌凉眼皮子已经支撑不了,厚重的想两块玄铁一样,不断往下沉,她还想开口说话,却觉得全身无力,僵持了一会儿,她终于抵挡不住困意,跌在桌上,晕了过去。

    君青染见此,满意的勾唇一笑,缓缓走到了她的跟前,轻轻探手想要拉起她。

    然而,就在这时,趴在桌上的苏陌凉忽然蹭起身子,猛地推出一掌,重重落在了君青染的胸口上。

    她不堪负荷的往后一退,嘴里喷出一口鲜血,还来不及反应,只见苏陌凉身形如鬼魅般,迅速靠近,整条胳膊都萦绕着恐怖的灵力,瞧得君青染脸色大变。

    “你——你竟然是中期尊灵师!!!”君青染满目惊恐的低呼一声。

    要知道她不过才初期尊灵师的等级,眼前这个她瞧不上眼的蝼蚁怎么可能是中期尊灵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