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9章 偷梁换柱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君青染心中大震,就算有了猜测,依然不敢相信的反问。

    苏陌凉见她吓得不轻,唇边的弧度越来越深,声音轻扬,明明是轻快的语气,却显得极其的阴森,“长公主那么聪明,难道还不懂我的意思吗?我只是让本该被运出宫的我,换成长公主你而已,相信那一定会很有趣的。”

    “什么!你——你真当君少泽是傻子吗,怎么可能把我认成是你!”君青染沙哑着嗓子,用尽所有力气,咬牙切齿的反驳。

    就算苏陌凉想要偷梁换柱,那也得有瞒天过海的本领。

    君少泽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把她当做苏陌凉,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所以,苏陌凉想要狸猫换太子的把她偷运出宫,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苏陌凉闻言,勾唇一笑,胸有成竹的缓缓抬手,捏着丹药在君青染的面前晃了晃,“长公主,你知道这丹药叫什么名字吗?”

    君青染并不是炼丹师,盯着她手里的丹药,瞧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只是心却紧张得快要跳出来。

    因为她知道,苏陌凉不会无缘无故的拿出丹药来,这必定有她的阴谋。

    果然,就在她忐忑不安的时候,苏陌凉轻笑着解释道,“看样子,长公主是不知道了,不过,你不是炼丹师,对丹药不敏感,也在情理之中,但你总不会没听说过易容丹吧!”

    易容丹三个字一出,顿时如一道霹雳,哐当一声,砸在君青染的脑门上,差点把她骨头给震碎了。

    这一刻,君青染才真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在一点一点侵蚀着她的心脏和神经。

    她要是真的变成了苏陌凉被君少泽偷运出宫,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依照君少泽那意思,会怎样对待她?

    光是想想,君青染就觉得毛骨悚然,寒毛卓竖,全身上下的血管像要涨裂开似的,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在颤抖:“苏陌凉——你敢!”

    苏陌凉感受到她的颤抖,浅浅的笑了,“长公主不用害怕,你好歹也是君颢苍的姐姐,我的大姑子,这过程我不会让你太难过,因为这易容丹里我已经混入了**药和哑药,你会被神不知鬼不觉的送出宫,没有挣扎,没有反抗,没有人知道你是谁,也没有人知道你要去哪儿,一路上没有任何折腾,安全得很呢。”

    听到这话,君青染浑身大震,心里的恐惧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无限扩大,只觉得自己被死亡笼罩,压得她随时都要窒息。

    “你不能这么做,要是被苍儿发现了,他不会放过你的。”君青染还在期待最后一线生机,既然苏陌凉那么爱君颢苍,一定会看在他的面子上,饶过自己的。

    苏陌凉闻言,只是冷笑一声,眼角泄出不屑,冷如冰刺的声音掐灭了君青染心中最后一丝幻想,“长公主,你都被运出宫了,我对你在宫外的事儿,可是全然不知情啊。到时候对你动手的是君少泽,不是我,君颢苍再怎么查也查不到我身上啊,不过,可惜了君少泽,担上谋害长公主的罪名,不知道会不会被诛九族呢?我倒是很期待呢!”

    说到君少泽,苏陌凉的面色划过阴霾,冷厉的眸子溢出浓烈的杀意,瞧得君青染心中大骇,如临深渊!

    这个女人太恐怖了,从自己算计她开始,苏陌凉就已经反过来算计她了。

    君青染实在想不到自己挖了那么大的坑,居然是给自己准备的。

    更没想到,苏陌凉不但要害她,还要把君少泽拉下水。

    到时候东窗事发,君少泽连带着恭贤王一家,都会被扣上诛九族的死罪啊!

    眼前这个女人真是好深沉的心思,好狠毒的手段,想出这样一箭双雕的计策,她根本就是个魔鬼!

    君青染第一次感到了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她颤抖着,想要喊,想要叫,却哑然失色。

    苏陌凉趁着她张嘴之际,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将丹药强行塞进了她的嘴巴里。

    吃下丹药的君青染再也没了挣扎的力气,两眼一翻,身体一软,顿时摊在地上,晕了过去。

    与此同时,她的脸蛋也迅速变成了苏陌凉的模样,真假难辨,让人看不出端倪。

    看到这一幕,苏陌凉才满意的拿出另一个易容丹,沾上君青染的血迹,张嘴吞入了腹中。

    很快,用肉眼可以看到,苏陌凉的脸蛋也发生着巨大的变化,眨眼时间,原本倾国倾城的容颜变成了君青染的模样。

    而后她很快交换了两人的衣服,低头瞧了一眼,顶着自己脸蛋的君青染,眸中绽放出一缕诡异的光泽,随后大步走向大殿门口,打开房门,冲着外边,唤了一声,“沈嬷嬷,可以行动了。”

    一直候在外边的沈嬷嬷,早就等不及了,可君青染没有吩咐,她又不能轻举妄动,只有在外边干着急,现在听到吩咐,面色一喜,赶紧带领着身边的几个宫女,快步冲进了大殿。

    “长公主,这几位宫女是恭贤世子安排进宫接应公主的人。”沈嬷嬷指了指身后的几位宫女,凝重说道。

    苏陌凉心领神会,微微颔首,“好,你们抬着苏陌凉从侧门出去,小心点,不要被人发现了。”

    几个宫女光从气息来看,就知道是身手了得的练家子,得了命令,动作麻利的抬起晕在地上的“苏陌凉”,快步从侧门退了下去。

    苏陌凉注视着她们离去的方向,微微蹙眉,冷声问道,“苍儿那边怎么样了?”

    沈嬷嬷满脸自得,笑着安慰道,“长公主,不用担心,恭贤世子已经设计把帝尊调离了暗域之城,想来,一时半会,帝尊是回不来的。这段时间,长公主可以充分打点一切,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就算帝尊回来了,也不会查到你老人家身上。”

    苏陌凉闻言,收回视线,目光如炬的盯向沈嬷嬷,那诡异的视线瞧得后者身形一颤,心底发毛,说不出的滋味。

    沈嬷嬷震了一下,疑惑的问道,“长公主,还有什么吩咐吗?”

    苏陌凉意味深长的勾唇轻笑,低沉的声音让人捉摸不透,“没有,本宫只是在想你这次干得不错,本宫要赏赐你什么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