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0章 沈嬷嬷遭殃
    沈嬷嬷听了,受宠若惊,赶紧躬身作揖,“长公主说的哪里话,奴婢能为长公主办事儿,是奴婢的福气,不敢求任何赏赐。”

    沈嬷嬷嘴上虽然谦虚着,但脸上却笑开了花。

    苏陌凉看在眼里,唇边划过鄙夷的冷笑,眸光阴冷的盯着她,犀利的目光在她身上逡巡着,好半天才缓缓开口,“嬷嬷这次替本宫办了这么大件事儿,怎么能不要赏赐呢。这是本宫的贴身玉佩,你立下如此大功,今天就赏给你了。”

    说着,苏陌凉将从长公主身上摘下来的玉佩递到了沈嬷嬷的手里。

    沈嬷嬷见此,惊喜的瞪大了双眼,捧着玉佩的手,兴奋的微微颤抖,“哎呀,奴婢谢长公主赏赐。”

    话落,她立马下跪,冲着苏陌凉磕头谢恩。

    沈嬷嬷认得这玉佩,是块上好的和田玉,价值不菲,长公主平日喜欢的紧,可今天却大方的赏给了她,实在让她受宠若惊。

    见她感激的连连磕了几个响头,苏陌凉心中冷笑,眸底划过一丝冷芒,“好了,起来吧,时间不早了,你退下吧,有事儿本宫再唤你。”

    沈嬷嬷闻言,赶紧起身,满脸谄媚的笑着点头应是,而后脚底抹油的退出了大殿。

    苏陌凉看她走了,才将天魔貂召唤出来,吩咐道,“你去给林婉儿和血战团的兄弟们报个信,说我没事儿。”

    血战团的大伙儿听到她被长公主传召的消息,现在肯定是急得半死,依照他们冲动的性格,要是等不到她回去,肯定要将整个皇宫掀个底朝天才会罢休。

    所以,为了不打草惊蛇,她必须让他们知道自己安然无恙。

    天魔貂听到吩咐,嘟着小嘴,胖乎乎的脸蛋气鼓鼓的,像个白球,不满的反驳,“为什么每次都是我跑腿?”

    “你身形娇小,动作灵敏,实力又最强,不容易被人发现,你不跑腿谁跑腿。”苏陌凉理所当然的回答。

    天魔貂可经不起夸,顿时理了理自己的发毛,骄傲的凹起造型,“我承认,你说的是事实,但不能总让我去吧。那个新来的火鸡,为什么不让它去!”

    苏陌凉白他一眼,“我现在是君青染,不是苏陌凉,大家都知道火鸟被苏陌凉契约了,它要是暴露,不是露底了吗!再说了,最近青云豹在闭关修炼,不能随便打扰,要是让金毛狮王去,它那么大一坨,往云楼宫一处,不是引人注目吗!所以,只剩下你了。”

    金毛狮王听到这话,可就不舒服了,“什么叫那么大一坨,我这叫威武雄壮好吗?”

    苏陌凉懒得理会它,冲着天魔貂严肃命令,“赶紧去,别让我废话。”

    天魔貂无语,怂起身子,冲着苏陌凉呲了呲牙齿,被逼无奈,只有转身跑出铭湘宫,给她当信差去了。

    林婉儿那边得到消息,安静不了少,可铭湘宫却意料之外的动荡起来。

    因为长公主突然大发雷霆,说自己的贴身玉佩不见了,便派了侍卫搜查整个铭湘宫,每个宫女和嬷嬷的房间都不放过。

    这么一搜查,整个铭湘宫都人心惶惶。

    大家不明白,好好的玉佩,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

    院子里,接受搜查的宫女们,全都面面相觑,交头接耳的小声议论。

    看着这搜查的架势,她们再蠢也知道长公主是怀疑有人偷了玉佩。

    可是,谁会这么大胆,连长公主的东西都敢偷?不要命了吗?

    沈嬷嬷听到大伙儿的议论,看到横冲直撞的侍卫,回想起今天白天长公主赏赐给自己的玉佩,脸瞬间吓得煞白,心口像有什么压着,箍着,紧张地大气不敢喘一口,只觉得浑身冰冷,入坠冰窖。

    眼看着侍卫就要冲进自己的房间,沈嬷嬷忽然意识到什么,顿时奔过去,挡在了他们的面前,颤抖着声音,阻止道,“你们不能搜,不准搜!”

    大伙儿被沈嬷嬷突如其来的反应,惊得瞪大了眼睛,面色瞬间涌上怀疑。

    领头的侍卫见此,眉头一皱,大声呵斥,“为什么不能搜,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沈嬷嬷被他吼得身形一抖,故作镇定的反驳,“你可看清楚了,我是长公主身边的沈嬷嬷,你们不能随便搜我的房间。”

    她沈嬷嬷可是长公主身边的红人,在铭湘宫颇有地位,大家对她都是忌惮三分,不敢随便招惹,所以她才有底气反抗。

    然而侍卫却不吃这套,态度十分强硬,“放肆!长公主亲自下令搜查,你竟敢抗命,来人啊,抓住她!”

    话落,领头的侍卫,一个招手,顿时让两个侍卫快步上前,一把擒住了奋力挣扎的沈嬷嬷,另外两个侍卫则是冲进了她的房间,仔仔细细的搜查起来。

    看到这一幕,沈嬷嬷吓得半死,想到长公主赏赐的玉佩,紧张得心脏快要从嗓子眼跳出来,大惊失色的吼道,“你们好大的胆子,我是长公主身边的沈嬷嬷,你们也敢得罪,不要命了吗!”

    然而她的吼声还没落下,只见两位侍卫很快走了出来,手里拿着玉佩,冲着领头的侍卫抱拳禀报,“头儿,我们在沈嬷嬷的房间了里搜查到了长公主的玉佩。”

    在场的其他宫女和嬷嬷听到这话,吓得倒抽一口冷气,盯着沈嬷嬷的眼睛猛然扩大,神色布满震惊。

    他们实在没想到还真有人偷取了长公主的玉佩!

    而这个人竟然是沈嬷嬷!

    天啊!他们看错没有,听错没有?

    沈嬷嬷可是长公主身边的红人啊,长公主待她不薄,她怎么会干出这样猪狗不如的事情来?

    亏得长公主这么看重她,未免太让人寒心了!

    想到这里,姑娘们已经喧哗起来,对着沈嬷嬷指指点点,各种责备不绝于耳。

    “沈嬷嬷,你好大的狗胆,竟然敢偷长公主的东西!”领头的侍卫看到证据确凿,怒的大吼一声,吼声如雷,猛地在院子炸响,吓得沈嬷嬷身子一软,跌倒了地上。

    望着领头侍卫凶神恶煞的表情,耳边充斥着各种难听的辱骂,沈嬷嬷的心像是浸在了寒潭里,冷得心肝俱裂。

    她惊恐万状的用力摇头,撕心裂肺的哭喊起来,“不是,不是我!这是长公主赏赐给我的,不是我偷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