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3章 恭贤世子的秘密
    话落,整个会场顿时沸腾起来。

    “红玉妈妈,赶紧让魅烟出来吧,我们等了这么久,早就等不及了!”

    “是呀,赶紧让魅烟登台,要真是绝色美人儿,那爷今天就把她定下了!”

    说着,下面已经乱成了一团,一个个都猴急得跟什么似的。

    被唤为红玉妈妈的女人,面对热情高涨的大伙儿,笑得合不拢嘴,连连抬手应是,“好好好,大家稍安勿躁,我这就让魅烟出来。”

    话落,她拍了拍手,大伙儿只看到后方忽然走来四个彪形大汉,大汉手里抬着一个硕大的铁笼子。

    铁笼子里关着一个身穿白纱裙的绝色少女。

    少女身上的裙子轻薄而透明,像是一层薄雾,只遮住了重点部位,其余的地方几乎全都暴露在外,露出傲人妖娆的身段。

    只是让人震惊的是,在那白皙娇嫩的肌肤上,布满了深浅不一的鞭痕,触目惊心之余,又惹人怜爱,疼惜,看得所有人倒抽一口冷气,好奇的神色渐渐凝固了。

    性感露骨的装扮,凄惨到极致的美感,还有那张秀美绝伦的脸蛋,简直让男人们血脉贲张,蠢蠢欲动。

    一个柔弱的少女,被关在铁笼子里,拥有绝色的容颜,曼妙的身姿,浑身上下布满伤痕,楚楚可怜之余又显得野性十足,如此矛盾,强烈的视觉冲击,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很快,台下便爆发出激烈的惊叹。

    “天啊,果真是绝色尤物啊!美得触目惊心啊!”

    “是呀,瞧她那浑身是伤,楚楚可怜的样子,我见犹怜,真恨不得把她拥入怀中,好好疼惜一番。”

    “我已经等不及了,红玉妈妈,你开个价吧,魅烟的初夜多少钱,本大爷买了!”

    “我呸,你算哪根葱,敢跟我抢魅烟,魅烟今天是我的!”

    魅烟一出来,瞬间调动起了全场的气氛,所有男人都激动的叫嚣着,争抢着,摩拳擦掌,一副迫不及待,跃跃欲试的样子。

    “红玉妈妈,这魅烟怎么遍体鳞伤啊?”有人看着魅烟的惨状,心疼不已,忍不住高声询问。

    红玉妈妈闻言,面色带了些惭愧,“哎,这魅烟本出自书香门第,是个千金小姐,后来家族没落,她便沦为娼妓。所以,她打心眼里是不肯的,脾气倔得很,调教的过程中,难免受伤。”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恍然大悟,非但没有同情她的遭遇,更是激情高昂。

    男人就是这样,越是温顺的女人,越是不放在眼里。

    反而这种出身高贵,性格烈性的女子,他们十分感兴趣,因为这样的女人让他们有征服的**。

    男人们是兴奋了,目睹这一切的林婉儿却吓了一大跳。

    “那——那——那张脸!!!”林婉儿的心一下子撞到嗓子眼,五官都吓得张开了,颤抖的声音结巴半天吐不出完整的句子。

    那张脸分明就是他们家主子的脸啊!

    “主子,这是怎么回事啊?这花魁为什么——”林婉儿吓得脸色发白,鼓着双眼,急切的询问苏陌凉。

    苏陌凉不同于林婉儿的震惊,淡定的一边饮酒,一边关注着台上的情况,瞳孔里浮动着浅淡的笑意,让人看了心里发毛。

    林婉儿虽然没有从她口中听到任何解释,但光从她那高深莫测的表情便是猜出了答案。

    “天啊,她难不成是——”

    说到一半,林婉儿欲言又止,想到这种可能,她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重新望向笼子里的女子,吓得心脏快要跳出来。

    苏陌凉之前狸猫换太子,把长公主易容成自己的模样,让君少泽偷运出宫。

    现在凤栖楼里的花魁竟然长着一张跟苏陌凉一模一样的脸,林婉儿再蠢,也猜出了这位花魁的身份。

    除了被掉包的长公主,还能是谁啊!

    “我的妈呀!”林婉儿惊悸的咽了咽口水,震动的摇了摇头,似乎很难接受。

    云楼暗域的长公主,居然沦为妓女,更是被人打得遍体鳞伤,关在笼子里拍卖初夜。

    天啊,这画面太美,她简直不敢看!

    有谁能想到堂堂长公主会沦落到这步田地,这样奇葩的事情传出去,估计也没有几个人会信吧。

    这对骄傲的君青染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啊!

    想到这里,林婉儿对苏陌凉的手段佩服得五体投地,感慨的叹道,“主子,你也太厉害了吧。这种整人的手段,你都想得出来。”

    苏陌凉皱眉,严肃的否认,“你可别冤枉我,这样卑鄙的手段可不是我想的。”

    这个锅她可不背。

    “额,不是你想的,那还能是谁想的?”能想出这么损的招,也只有她家主子了啊。

    面对林婉儿的疑惑,苏陌凉的视线不由自主的望向了前方的君少泽,“诺,罪魁祸首坐在那儿呢!”

    林婉儿闻言,立马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视线触及君少泽的时候,惊了一跳,“不是吧,这点子是他想的?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啊?就算他误把长公主当成是你,但他也没必要把你弄到妓院,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中啊,这样不就是暴露了他的阴谋了吗?”

    这种事情,本就是见不得光的,君少泽把“苏陌凉”运出宫后,照理说应该斩草除根,以绝后患的,现在他非但没要了“苏陌凉”的命,反而让她登台,拍卖初夜,这不是很奇怪吗。

    苏陌凉微微挑眉,轻笑两声,“是呀,君少泽的做法常人没办法理解,但我却能理解。”

    林婉儿听到这话,彻底被搞糊涂了,完全不明白他们两人在搞什么鬼。

    “主子,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苏陌凉目光幽幽的望着一脸兴奋的君少泽,勾唇解释道,“之前我让王锋他们去调查了恭贤世子的身份,发现了一个鲜为人知,并且十分有趣的秘密。”

    “秘密?什么秘密啊?”听到这两字,林婉儿微微一愣,顿时被勾起了兴趣,迫不及待的追问。

    苏陌凉轻笑着看她一眼,眸中闪过诡异的光泽,那神态吊足了林婉儿的胃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