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4章 真相竟然是这样
    苏陌凉从她身上收回视线,挑眉望向了远处一脸自得的君少泽,唇角轻勾,淡然开口,“还记得楚月吟吗?”

    听到再熟悉不过的名字,林婉儿神情一震,瞳孔放大,“楚月吟?她不是刚死没多久吗?天啊——你的意思是说,君少泽针对你,是跟楚月吟有关?”

    林婉儿被她这么一点拨,顿时醒悟过来,惊得微微张嘴,一脸愕然的盯着苏陌凉。

    主子不会无缘无故的提起一个早已没了任何威胁的人,除了跟君少泽有关,她想不到别的了。

    “他们之间难道——不会吧!”林婉儿的脑子里顿时冒出了一个可怕的猜测,似是觉得太离谱,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

    苏陌凉笑着轻轻颔首,“你猜的不错,君少泽和楚月吟之间的确有不可告人的关系。听王锋说,曾经恭贤世子和楚月吟两情相悦,感情深厚,甚至已经到了私定终身的地步。所以,也能解释,离开了这么多年都不曾回来的恭贤世子,为什么会突然在楚月吟出事之后赶回来。而且,一回来就针对我,明摆着就是替楚月吟报仇来了。”

    林婉儿听到这话,吓得深吸一口气,惊讶的表情渐渐凝固,“天啊,竟然有这等事儿!可是,他们既然已经到了私定终身的地步,照理说,应该闹得满城风雨才对啊,为什么会一点消息都没有呢,我们待在云楼暗域有一段时间了,却从未听说过楚月吟和恭贤世子的事儿,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林婉儿想不通了,既然两人相爱,那必定会传出一些风声,怎么会跟没发生似的,一点传闻都没有。

    苏陌凉笑着点头,瞳孔掠过一道暗茫,“是呀,照理说不该是秘密,结果却成了秘密,只有一个原因可以解释,那就是被人强行压了下去。”

    “强行压下去?难道说有人阻止这段感情?”林婉儿觉得这事儿蹊跷,好奇的思索起来。

    “如果要说阻止,我倒也相信,因为楚家费尽心思想把楚月吟送进宫去,八成是不同意楚月吟和世子在一起的,可是楚月吟既然和恭贤世子相爱,那她怎么会主动参加选妃,挤破头皮想当帝尊的女人呢?看得出来,她并不是被逼迫,而是真心想当帝妃啊。”

    林婉儿将零碎的消息拼凑起来,发现事实跟传闻不符,更是疑惑的摇摇头。

    苏陌凉则是轻笑一声,解释道,“那是因为楚月吟后来被恭贤世子拒绝,抛弃了。楚月吟才彻底心灰意冷,断了念头。为了报复君少泽,她便按照楚家的意思,接受帝妃的训练,挤破头皮想要成为帝尊的女人。”

    楚月吟最开始企图用这种方法来刺激君少泽,让他后悔,让他难受,所以一直麻痹自己去喜欢君颢苍,却没想到麻痹麻痹着,竟然真的喜欢上了。

    再加上,楚家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将楚月吟送进宫去,把她推上帝妃之位,所以常年给楚月吟灌输君颢苍的所有消息。

    像君颢苍这样强大,优秀的男人,要让女人不动心,还是很有难度的。

    所以潜移默化中,楚月吟对君颢苍真的上了心。

    君少泽见她已经下定决心要进宫选妃,成为帝尊的女人,所以在三年前,就毅然决然的去了宗派,逃离这个是非之地,说是去修炼,其实不过是逃避罢了。

    林婉儿听了,满目惊讶,不敢相信的摇头,“拒绝,抛弃?恭贤世子不是深爱着楚月吟吗,为何要抛弃她?难道世子移情别恋了?”

    苏陌凉微微摇头,“恭贤世子没有移情别恋,他一直都爱着楚月吟。如果不爱,他怎么会马不停蹄的赶回来,不惜一切代价,宁愿得罪君颢苍也要替楚月吟报仇呢。如果这样都不算爱,那什么才叫爱?”

    林婉儿是越来越糊涂了,“既然还爱,那他当初为什么会抛弃楚月吟?既然已经抛弃了人家,为什么还要回来替她报仇,这人也太矛盾了吧!”

    林婉儿实在搞不清楚君少泽的想法,满脸困惑的挠了挠头。

    苏陌凉轻笑起来,漆黑的瞳孔闪烁着莫名的光泽,“明明爱,却不能爱,这正是君少泽生平最大的秘密,相信楚月吟到死都不知道,当年君少泽抛弃她的真正原因。”

    听到这话,林婉儿心底咯噔一下,顿觉此事似乎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

    “主子,恭贤世子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啊?”林婉儿听苏陌凉那话,好似有点情非得已的意味在里头。

    苏陌凉向她投去赞许的目光,浅笑着点头,“是的,以前我不知道,后来王锋费了一番功夫才调查到,原来恭贤王妃最开始和楚月吟的父亲楚雄是一对儿情人,两人本来已经打算谈婚论嫁了,可谁知道恭贤王横插了一脚,强行迎娶了恭贤王妃。当初楚雄还是个不起眼的副将,没有什么权利,怎么可能跟王爷抢女人。所以便这样被生生拆散了。”

    “据说,王妃进府没多久就怀上了身孕,这个孩子就是君少泽。”

    林婉儿听到这里,神色大变,头顶像是中了个霹雳,整个身子都僵住了。

    她目瞪口呆的盯着苏陌凉,嘴巴张得老大,呆滞了好半天才呢喃道,“你的意思是——君少泽是楚雄的孩子,而不是恭贤王的?我的个天啊!”

    林婉儿好歹不傻,苏陌凉虽然没说明白,但多少也明白了整件事。

    王妃既然跟楚雄好过,那很可能是在进府之前就怀上了,恭贤王被蒙在鼓里,还以为是自己的孩子,便替别人养大了孩子。

    想到这里,林婉儿吓得面色发白,心中震撼的摇头感叹,“天啊,这么说来,君少泽和楚月吟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突然意识到这一点,林婉儿惊骇的捂住嘴巴,两颗眼珠子慌张的瞄了瞄四周,发现大伙儿的注意力都在舞台上的时候,才悄悄松了口气,难以置信的望向君少泽,内心的震动久久不能平静。

    她实在想不到,真相竟然是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