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6章 她不会追究
    “我是不是眼花啊?那真的是长公主吗?”在坐的不少人难以置信的揉着眼睛,不断的确认那张已经显出原型的脸,实在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有谁能想到堂堂长公主竟然成了万众瞩目的青楼花魁,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有的官员对长公主再熟悉不过,看到那张脸,一口咬定,“是,真的是长公主,那张脸化成灰我都认识啊。”

    话音一落,整个会场瞬间喧哗起来,吓得红玉妈妈面如土色,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

    她满目惊骇的盯着君青染,颤抖着身子,连连自语,“不!不可能!这不是真的!”

    恭贤世子送来的女人,怎么可能是长公主!

    他疯了不成,连长公主都敢动!

    红玉妈妈又震惊又害怕,牙齿打架,全身哆嗦,仿佛魔鬼已经掐住了她的咽喉似的,吓得差点窒息。

    想到自己不但对长公主用刑,还当众拍卖长公主的初夜,她的心瞬间跌入冰窖,透彻心扉的寒意蔓延在四肢百骸,骇得她难以接受的不停摇头。

    残害长公主可是死罪啊!

    完了完了,她这下子是彻底完了,不光她完了,整个凤栖楼都完了。

    长公主遭遇这种耻辱,他们凤栖楼还有活路吗?

    想必今晚之后,凤栖楼就会彻底消失在暗域之城了!

    红玉妈妈吓傻了,君少泽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惊得浑身大震,俊美的瞳孔猛然睁大,眼珠子死死盯着君青染,脸皮下面的筋肉不断抽搐着,脑袋里仿佛有什么东西爆裂了,碎断了,只听轰的一声,一片空白。

    “不,不可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君少泽眼含震惊,面色惊恐,无法接受的怒吼一声。

    当初,楚月吟被人强奸致死,受尽了折磨,他便打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所以他没有要苏陌凉的命,而是将她卖到青楼,忍受男人的糟蹋,让她也尝尝楚月吟曾经受过的痛苦。

    事情本来进行得很顺利,他还在高兴终于为楚月吟报仇了,却万万没想到,竟然在对象上出了差错。

    更离谱的是,原本的苏陌凉竟是变成了长公主,这简直比中了霹雳,还要惊悚。

    台上的君青染怒目瞪着君少泽,由于说不出话,只有张牙舞爪的表达自己的愤怒。

    君少泽看到这一幕,顿时惊醒过来,慌张的冲上台去,一掌拍飞了君青染身边的打手,赶紧掏出解药给君青染喂下。

    他吓得脸色发白,浑身发抖,盯着君青染盛怒的脸蛋,颤抖着声音问道,“长公主,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是你?”

    君少泽实在想不通,他们计划筹备了那么久,苏陌凉怎么会变成君青染了,实在是匪夷所思。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竟然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君青染面对君少泽的疑问,气得咬牙切齿,吃了解药,才沙哑着声音,凶戾的怒吼,“你个混账东西!”

    话落,她扬起巴掌,狠狠甩在了君少泽的脸上,显然是怒到了极点。

    君少泽挨了一巴掌,心中更是惶恐不安,顿时跪在了地上,“长公主恕罪,少泽实在是不知情啊!”

    想到自己竟然把长公主偷运出宫,不但一路上折磨她,还把她卖到妓院,让她接客,忍受莫大的羞辱和践踏,现在回想起来,君少泽就冷汗涔涔,胆战心惊,不禁庆幸没有酿成大错,要是君青染真的被人糟蹋了,后果不堪设想啊!

    看到这一幕,林婉儿同样吃惊不小,她也没料到,君青染会在这时候暴露容颜,怔了片刻,慌张的望向苏陌凉,“主子,怎么办啊?长公主的身份暴露了,要是追究起来,可怎么得了!”

    然而,面对此情此景,苏陌凉依然面不改色,从容不迫的望着君青染,嘴角隐隐扬起一抹浅淡的弧度,“放心吧,长公主是不会追究这件事的。”

    林婉儿闻言一震,紧张的神色生出疑惑,“主子,你开什么玩笑呢,发生这么大的事儿,君青染吃了那么大的苦头,怎么可能不追究!”

    苏陌凉轻笑了两声,不以为意的反问,“追究?追究谁的责任?我吗?你可要搞清楚,就算君青染真的要追究,遭殃的也是君少泽和恭贤王。”

    “在这件事中,我只是互换了身份,并没有伤害她,其余的所有事儿都是君少泽一人主导的,并不是我的意思。要不是他们自己想陷害我,怎么会自食恶果,落到这么惨的下场呢?所以,要是真的问罪,恭贤世子才是诛九族的杀头大罪,就连整个恭贤王府都拖不了干系,你觉得君青染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叔父和堂弟丢了性命吗?”

    听到苏陌凉这番分析,林婉儿恍然大悟。

    是呀,如果君青染真的要追究,最先遭殃的应该是恭贤王府。

    再加上君少泽是在不知道她真实身份的情况下犯的错,君青染肯定于心不忍。

    尽管她这段时间吃尽了苦头,受尽了屈辱,还差点被糟蹋,但生气归生气,君青染的理智告诉她,要想保住君少泽和恭贤王的性命,这件事必须忍气吞声,不能追究。

    所以,苏陌凉是算准了君青染吃定这个哑巴亏,还不能四处声张,想想就觉得憋屈啊。

    意识到这一点,林婉儿不禁感慨,她家主子总是能把人心算得那么精准,就凭君青染和君少泽这点道行,想要跟她家主子斗,实在是难啊。

    苏陌凉看到闹剧落幕,对后面的剧情,她已经没了任何兴趣,随即轻轻起身,冲着林婉儿招呼一声,“该回去了,时间不早了。”

    林婉儿闻言,这才赶紧从君青染的身上收回了视线,立马追随她出了凤栖楼。

    回到宫里,王锋和蒋征等人早就在云楼宫等着她了。

    大伙儿看到苏陌凉平安归来,这才放下心来,问候了几句。

    而林婉儿脸色一直不大好看,她虽然知道君青染不会追究此事,但还是担心帝尊的态度。

    想了半天,她最终还是忍不住问出口,“主子,你这次把长公主整得这么惨,还弄到青楼里去了,要是被帝尊知道了,我怕——”

    林婉儿说到半截,欲言又止,但意思再明白不过。

    王锋闻言,却是笑着解释道,“婉儿,这次你可是冤枉主子了,主子互换身份,其实不过是想吓唬君青染,让她吃吃苦头,并没有打算要她命的意思。主子害怕君少泽对长公主出手,还特地派了我跟天魔貂它们一路暗中保护。可谁知道,那君少泽心肠歹毒,竟然把长公主弄到青楼里去了,这也是我们始料未及的,所以主子才让我好生调查君少泽的身份背景。没想到发现了这么多秘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