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7章 长公主的愤怒
    蒋征闻言,赞同的接过话来,“是呀,主子一再的退让,忍了那么多次,没想到长公主非但没有消停,还蹬鼻子上脸,得寸进尺,若是不给她点颜色,以后指不定还要想出更恶毒的法子来对付主子。所以,我才不管其他人怎么看,帝尊什么态度,只要有人敢伤害主子,我蒋征绝不心慈手软。”

    “嗯,那长公主看不惯老大,可以用别的手段把她弄走,但她偏偏下杀手,老大这次只是给她个教训,没有杀她也是看在帝尊的面子上。不过帝尊那么爱老大,我相信他是不会让老大受委屈的。”萧凛尘点头附和,对君颢苍还是相当有信心的。

    毕竟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多少了解君颢苍,亲眼目睹了两人的感情,若是因为这事儿他就责怪,委屈苏陌凉,那还谈什么爱啊。

    听到这话,林婉儿也一扫刚才的担心,觉得有道理的点头。

    而王锋倒是对帝尊不担心,他反而比较担心那个君少泽,“主子,君少泽特地从宗派回来就是来找你报仇的,你让他栽了这么大的跟头,我想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接下来必定还会有动作。”

    苏陌凉轻轻颔首,目光望向远方,变得凝重起来,“嗯,所以你继续观察他的一举一动,不要打草惊蛇,一有动静,马上回来告诉我。”

    王锋闻言,立马抱拳领命,“是,属下遵命。”

    “好了,天色很晚了,你们先回去休息吧。”苏陌凉想到王锋他们最近为了调查君少泽,被折腾得够呛,心里过意不去,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大伙儿见此,这才陆陆续续的离开了云楼宫。

    翌日一早,苏陌凉起床,刚穿戴完毕,就听到外边有人求见。

    林婉儿快步走进来,沉着面色,不悦的禀报,“主子,又是长公主的人,让你现在去一趟铭湘宫。没想到她昨晚才从青楼回来,今天就急着召见你,一刻都不消停。”

    苏陌凉勾唇笑了一下,“她遭遇了这种耻辱,不但不能追究,还不能张扬,一肚子火憋着没处撒,自然迫不及待要拿我开刀。”

    她不用猜也知道,现在的君青染一刻都闲不下来,恨不得把自己扒皮抽骨方才解恨。

    林婉儿闻言,忽然想到昨晚君青染遍体鳞伤,被当众拍卖初夜的画面,忍俊不禁,捂嘴轻笑了两声。

    是呀,昨晚应该是君青染这辈子的噩梦,永远都洗不掉的耻辱。

    想必,她沦为青楼妓子的事情,已经在暗域之城传遍了,现在能坐得住才有鬼了。

    “主子,那我们还去吗?”林婉儿不大肯定的问了一句。

    她担心君青染栽了这么大个跟头,要是一激动,狗急跳墙可怎么办。

    苏陌凉挑眉,“去,当然要去,你难道不想感受下胜利的滋味,看失败者是如何恼羞成怒的吗?”

    林婉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家主子简直坏透了,把长公主整得这么惨,还要落井下石的去看人家笑话,君青染招惹上她,实在是倒霉。

    铭湘宫

    苏陌凉和林婉儿没有耽搁,很快就随着长公主的人一脚踏进了铭湘宫。

    此时的君青染坐在大殿上方的老位子,正襟危坐的目送她们走进来。

    那阴翳的面色,像是罩着乌云,随时都要刮风打雷似的,阴沉得可怕。

    一双好看的眸子,细而不眯,大而有神,瞳孔里却暗潮涌动,犀利无比,一眼望过来,像是冰刺一般,只插要害,若是其他人见了,此刻必定已经软在了地上,冷汗淋漓。

    可惜,苏陌凉定力过人,对于君青染那点手段还不曾放在眼里,淡定从容的对上了君青染的双眸,唇角竟然隐隐咧出几分嘲讽的弧度,在她锐利的注视下微微躬身行礼,“苏陌凉拜见长公主。”

    看着自己恨之入骨的仇人就在自己面前,还挂着胜利者的微笑,君青染握着椅子手柄的双手猛然用力,竟是将手柄勒出了一个很深的印记,冷硬阴沉的面色更是难看无比。

    “苏陌凉,你谋害本宫,把本宫卖到青楼,该当何罪!”君青染一想到自己遭受的一切,嘴里的牙齿就恨得咯咯作响,若不是她的修养摆在这儿,此刻已经冲上去把她咬碎了。

    苏陌凉面对她的怒吼,微微抬头,勾唇浅笑,清脆的声音带了些无辜,“恕我愚笨,我不懂长公主这话是什么意思?”

    面对她懵懂的姿态,君青染更是怒火中烧,咬牙大吼,“混账东西,你竟然敢跟本宫装傻!”

    “长公主,我不知道我到底犯了什么错,你要如此冤枉我?”苏陌凉觉得委屈的反问。

    君青染被她气得直翻白眼,深深喘了几口气,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来,“苏陌凉,你个阴险歹毒的家伙,你以为你不承认,本宫就拿你没办法吗?”

    “长公主既然要办我,那就动手好了,反正有恭贤王府一大群陪我遭殃,我有什么好怕的?我不过是从下位面来的蝼蚁,烂命一条,死了也就死了,如今还有恭贤王和恭贤世子作伴,黄泉路上也不会孤单。”

    苏陌凉轻轻勾唇,毫无畏惧的迎视她凶狠的视线,潇洒的语气,顿时呛得君青染变了脸色。

    “你——”君青染气得抖着手臂,指着她,胸口的怒火简直要把五脏六腑给烧起来。

    活到现在,君青染还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无法无天之人。

    “长公主,你应该知道,恭贤世子不但是你的堂弟,更是宗派选中的弟子,你若是真的杀了他,你觉得宗派的人会善罢甘休吗?就因为一点小事,就上升到势力矛盾,你觉得值得吗?”苏陌凉早已看透了一切,这番话一针见血的道出了如今的局面,惊得君青染心中大惊,面如土色。

    她当初只考虑到君少泽是她的堂弟,所以于心不忍,却没顾忌到宗派那边的势力。

    现在被她这么一提醒,君青染的心募得沉到了谷底,浑身发寒。

    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她身为云楼暗域的长公主,却被卖到了妓院,在苏陌凉的口中竟然是件小事!

    听到这话,君青染就怒得瞋目切齿,袖口早已准备好的暗器,快要呼之欲出——

    然而,就在这时,殿外忽然传来洪亮的通报:“云楼帝尊驾到——”

    ————————

    今晚有点事儿,估计不能回家码字,所以建议大家明天白天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