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8章 你相信她吗?
    听到这声通报,欲要发作的君青染身形一滞,瞳孔闪过惊讶,而后赶紧收起袖口的毒暗器,略显慌张的看了一眼苏陌凉,脑海中迅速闪过一条毒计。

    就在君颢苍大步走进来的时候,大殿上顿时扬起一声惨叫,只见君青染跌在地上,面色惨白,嘴角溢血,捂着胸口,蹙着眉头,痛苦的指着苏陌凉,沙哑着声音怒斥,“苏陌凉,你好大的胆子,本宫不过是训你两句,你竟然对本宫下杀手!”

    苏陌凉看到这一幕,面色微惊,没料到君青染会突然给她来这么一招。

    这样的举动,太无耻,太无赖,实在不符合她尊贵的身份和强势的性格。

    能让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人,放下身段来耍赖诬陷她,看来长公主的确是怒到了极点,迫不及待的想要铲除她这个眼中钉了。

    想到这一点,苏陌凉冷笑连连,目光如冰的盯着她,瞳孔闪烁着丝丝鄙夷的冷芒。

    君青染对上那样冷淡如水的视线,心脏募得一颤,手心冒汗,更是夸张的嚷起来,“苏陌凉,本宫毕竟是帝尊的姐姐,你就算再恨本宫,怎么能对大姑子动手,你口口声声说爱苍儿,可你把苍儿置于何地了?”

    很明显,这话就是说给君颢苍听的,她在挑拨他们之间的感情!

    强行谋害不成,现在改成用苦肉计来陷害栽赃了,她倒是低估君青染了。

    君颢苍一进来就看到这一幕,本就阴沉的面色,更是难看得吓人,一声大吼回荡在大殿之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君青染闻声,这才艰难的抬头望向君颢苍,涕零如雨的控诉,“苍儿,你瞧瞧,这就是你深爱的女人。她心肠歹毒,趁你不在的时候,竟然把本宫偷运出宫,卖到了妓院。若不是恭贤世子救下本宫,本宫早已死在宫外了。因为这事儿本宫训了她两句,没想到她恼羞成怒,居然对本宫下了杀手,实在胆大包天。本宫当初含辛茹苦的把你拉扯长大,你为了一个女人,竟然纵容她如此对待本宫,你的良心而在啊!”

    君青染声泪俱下,呼天抢地,那样子还真是十分凄惨,若不是知道她的鬼把戏,苏陌凉都快被她勾起恻隐之心了。

    林婉儿被君青染的演技惊得目瞪口呆,呆滞了片刻,才愤怒的大声反驳,“长公主,你胡说,我家主子刚才根本没有出手,是你设计冤枉我家主子,你是云楼暗域身份尊贵的公主啊,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儿!”

    “帝尊,你千万别相信她的鬼话,我家主子真的没有动手!是长公主故意栽赃陷害啊!”林婉儿害怕君颢苍误会,面色焦急的冲他解释,整颗心七上八下的。

    “你个小贱人,竟敢睁眼说瞎话,帮着你家主子掩盖真相,你也知道本宫是何等尊贵的身份,怎么会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来栽赃你家主子,没想到你们有胆子动手,却没胆子承认,可恶至极。”君青染嘴巴也不饶人,噼里啪啦一顿呵斥,气得林婉儿直喘粗气。

    “你——你——你胡说八道!”林婉儿指着她,怒得面颊涨红。

    这时候的苏陌凉却相当淡定,微微侧目,望向君颢苍,冷声问道:“你相信是我动的手吗?”

    君颢苍敛眉深深看了一眼苏陌凉,沉默了很久,开口道,“你先回云楼宫,这里的事情我来处理。”

    苏陌凉没有得到他的正面回答,心微微一抽,瞬间扯起一丝痛意。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相信了长公主的话,认为她打伤了长公主,所以为了维护她,暂时让她先回去?

    或者是他听到了外边关于长公主沦为青楼妓子的消息,真的以为是她干的?

    想到这种可能,苏陌凉的心口像被戳了一个洞,面对君颢苍冷厉的面孔,她忽然没有勇气继续追问下去,她怕答案,会让自己心碎。

    苏陌凉深吸一口气,强装镇定的微微点头,“好,我先回去。”

    林婉儿发现气氛不对,着急的解释,“帝尊,我家主子真的没有出手打她,是她故意弄伤自己来栽赃我家主子的,还有青楼那件事,并不是我家主子的意思,你千万要相信我家主子啊。”

    苏陌凉听不下去了,猛然低吼打断,“好了,别说了,我们走吧。”

    如果君颢苍真的相信她,她不用解释太多,他也会相信。

    如果他真的不相信,就算她解释再多,也是徒劳。

    林婉儿还想说什么,可是接收到苏陌凉愤怒的眼神,才被逼无奈的闭上嘴,随她走出了大殿。

    君青染没料到君颢苍就这么让苏陌凉离开,一时摸不准他的心思,急吼吼的叫起来,“苍儿,你怎么能让她走,她今天敢对本宫下杀手,以后指不定又要想出什么歹毒的方法来对付本宫,你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姐姐被那女人害死吗?”

    君颢苍目送苏陌凉离开后,才收回视线,冷冷的望向君青染,薄唇微动,声音仿佛夹着冰渣子,冷硬刺骨,“这出戏,你还要演到什么时候?”

    听到这话,君青染猛然一僵,神色瞬间掀起惊讶,面颊抽搐的反问,“你——你——你在说什么?”

    君颢苍眼角轻扬,阴厉的盯着她,语气隐忍着极大的怒火,“姐,我一向敬重你,但不代表我能眼睁睁的看你伤害苏陌凉,你明知道我爱她,没办法看着她受委屈,你到底怎样才肯放过她!”

    君青染惊得瞪大了眼睛,无辜的解释,“苍儿,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明明是苏陌凉谋害我啊,她把我偷运出宫,卖进了青楼,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害我成了云楼暗域的笑柄。又在刚刚,她胆大包天的对我下杀手,摆明了是不把你放在眼里,根本不爱你啊,你怎么能说是我陷害她呢!”

    君颢苍听到这番话,眼眸微眯,青筋暴起,似乎忍无可忍了,压在胸口的暴怒最终爆发出来,“够了,苏陌凉是什么人,什么脾性,我比谁都清楚!依照她的性子,如果不是爱我,她不会费尽心机的参加你那故意捉弄人,毫无意义的选妃大赛,如果不是爱我,照她那冷血无情的性子,根本就不会管云楼军的死活,更不会傻到冒着生命危险,潜入敌国。如果不是爱我,她也不会忍气吞声的留在宫里,忍受你的刁难,如果不是爱我,你早就死了,不会有机会在我面前绘声绘色的演戏!”

    君颢苍太清楚,这一切苏陌凉都是看在他的面上,才一忍再忍,一退再退。

    要知道苏陌凉可不是心慈手软的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