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2章 另有打算
    蒋征闻言一愣,满脸不解,追问道,“主子,君少泽那么恨你,又是个阴险狠毒之人,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王锋落到他的手里,怎么可能还有活路?”

    想到君少泽为了报复苏陌凉,竟然把假的苏陌凉送进了青楼,他明知道送进青楼,会让苏陌凉暴露在大庭广众下,一个不慎就会惹祸上身,可是他宁愿冒着生命危险也要折磨她,足以见得他的恨有多深,多疯狂。

    所以,那么疯狂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轻易饶过王锋。

    想到这一层,蒋征就为王锋捏了一把汗。

    反观蒋征的着急,苏陌凉倒是冷静得不像话,淡淡开口,“君少泽的目标是我,他真正想要折磨的是我,而王锋是唯一可以牵制我的筹码,如果他连筹码都丢了,还拿什么来威胁我?”

    现在君颢苍在她的身边,君少泽想要动她,比登天还难。

    他已经用了一次调虎离山之计,引开了君颢苍,已经没了第二次的机会。

    所以,他只有从她身边的人下手,刚好王锋就成了他的目标。

    蒋征听到这话,醒悟的睁大了眼睛,连连点头,“是呀,我倒是忽略了这一点,君少泽只要还想牵制你,那王锋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君颢苍闻言,赞同的颔首,冲着苏陌凉,凝重说道,“嗯,不过,王锋就算没有生命危险,也会吃不少苦头,到时候君少泽用王锋来威胁你,你也会有危险,所以我们必须尽快救出王锋才行。”

    蒋征点头如捣蒜,满脸焦色,“是呀,我们必须赶快救出他。可是我们现在连王锋在哪都不知道,云楼暗域那么大,要是一一去找,不知道要找到猴年马月,到时候王锋没找到,连主子都被赔进去,那就惨了啊!”

    苏陌凉却是嫣然一笑,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后,转眸望向黑枭,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刚才我让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黑枭立马抱拳,“帝妃放心,都准备好了。”

    蒋征听到这话,一脸的疑惑,“主子,什么准备好了啊?我怎么听不懂了?”

    苏陌凉勾唇轻笑,觑了他一眼,“放心吧,相信明天,我们应该就会知道王锋的下落了。”

    “什么?明天?我们今晚这样横冲直撞的闯上门搜查,已经打草惊蛇了,想要找到王锋应该更难了吧,明天怎么可能啊!”蒋征不敢相信的摇头。

    苏陌凉扬眉,模棱两可的解释了一句,“全靠今晚冲动的搜查,不然,想要找到王锋那才是难上加难了。”

    蒋征闻言,更是困惑不解了,听那口气,似乎看似冲动的搜查,别有深意啊!

    意识到这一点,蒋征忽然闭嘴沉默了。

    他还纳闷,一向冷静的主子怎么会如此冲动,看样子,是有其他的打算。

    想到这里,蒋征才彻底放心下来,既然主子说能找到王锋的下落,那就一定会找到!

    夜,匆匆的过去。

    翌日,天刚蒙蒙亮。

    林婉儿就发现了一封来历不明的信,急急忙忙的跑进侧殿,交给苏陌凉,“主子,这是今早在窗户缝里发现的,你赶紧打开瞧瞧。”

    苏陌凉正梳着头发,闻言放下了梳子,接过信纸,展开浏览起来。

    “主子,信上说什么啊?”林婉儿一脸好奇的询问。

    苏陌凉嘴角轻扬,意料之中经,淡然道,“君少泽邀我赴约。”

    “喝,还真的是他,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找上门了。”之前苏陌凉就说君少泽一定会主动联系她的,果然猜的不错。

    “他邀请你在哪里见面啊?”林婉儿想到见面的事儿,不禁有些担心。

    君少泽主动邀请苏陌凉,不用想也知道有阴谋。

    苏陌凉道,“邀我今晚在烟清湖上的花船上见面。”

    “什么?花船?为什么会选这种地方。那可是男女**的地方,你上他的船,要是传出去,怕是名声不好吧。”林婉儿顿时皱眉,面色不满。

    那种地方不止有情人约会,更多的王公子弟,喜欢在花船上花天酒地,纵情声色,说白了,船上的女人基本都是青楼女子。

    所以,严格论起来,花船是个烟花之地,并不适合大家闺秀前往。

    可君少泽却选在这种地方,实在让人反感。

    “主子,你千万别去,不能上了君少泽的当啊。”林婉儿排斥的劝道。

    苏陌凉却是微微摇头,凝重道,“我要是不去,怎么能把王锋救出来呢,所以这一趟,我没得选择。”

    想到王锋,林婉儿也是一脸担心,“既然你非去不可,那我跟你一起去,要是有个什么,好歹我好歹还能帮把手。”

    “不行,君少泽要求必须由我独自前往,要是没有照着他的要求来,王锋怕是要缺胳膊少腿了。”苏陌凉严肃的摇头。

    听到这话,林婉儿心子一跳,吓得不轻,“可是——可是——”

    “没有可是,放心吧,我会保护好自己的,想要我的命,也得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苏陌凉冷哼一声,胸有成竹的态度,稍稍安抚了林婉儿。

    傍晚,太阳收敛起刺眼的光芒,渐渐隐入了云层,天边只留下一道绚烂的红霞,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变暗。

    烟清湖上,碧蓝的湖水,像是一面镜子,倒映着夜幕的繁星和弯月,湖面上漂浮着薄薄的青雾,像是少女编织的梦境,美得有些不真实。

    放眼望去,湖水辽阔,上面点缀着密密麻麻的画舫,花船,就算站在岸边,也能听到湖中央传来的丝竹笙箫,一片热闹繁华之景。

    这时候,站在岸边凑热闹的不少寻常女子,叽叽喳喳的议论着,“你们看,湖中央那艘最大的花船据说是恭贤世子的。听说这位世子深得宗派长老的喜爱,修炼了一身的本领,是个了不起的人物,这次回来,恭贤王八成是要给他挑选世子妃了。”

    “是呀,我也听说了,恭贤世子不但实力了得,还是不可多得的美男子呢。可是那么优秀的人,身边居然没有女人,实在匪夷所思。这样的好男人世间罕有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