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3章 金凤楼的花魁
    其中一个女子听了,更是兴奋,满脸娇羞的说道,“是呀,不知道哪个女人能入得了世子的眼,想想就羡慕不已。不过,我也不盼世子妃了,要是能在世子身边当个小妾,我就心满意足了。”

    “哈哈哈,你想得到美,就算是小妾,你也不够格啊,世子的小妾,再怎么也得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哪是我们这些寻常百姓可以高攀得上的。”

    听到这话,在场的不少女子都是捂嘴偷笑起来,纷纷嘲笑想当小妾的女子不自量力。

    站在旁边的苏陌凉听了这话,面纱下的唇瓣微扬,勾起浅淡的笑意,而后从她们身上收回视线,望向了湖中央君少泽的花船。

    沉吟片刻后,她走向岸边停泊的船只,朝着船夫喊了一声,指了指湖中央的方向,“老伯,能不能把我载到那艘船上去。”

    老伯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微微点头,“嗯嗯,能的。”

    然而这边话音刚落,苏陌凉的身后便是传来女人阴阳怪气的嘲笑声。

    “哎哟,你瞧瞧,可不止我一个想得美,还有人比我想得更美呢,竟然妄想上恭贤世子的船,她以为她是谁啊。”说话的是个穿青色长裙的女子,长得尖嘴猴腮,一脸刻薄相,说出来的话也十分难听。

    青衣女子看到苏陌凉孤身一人站在岸边,便是料定此人没什么身份。

    若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身边怎么可能连个伺候的丫鬟都没有。

    再说了,大家闺秀也不会来烟清湖这种地方,更不会主动要求上花船。

    所以,她才如此不屑的出言讽刺。

    她身边的红裙女子听了,更是夸张的笑起来,讽刺的声音更是刺耳,“哈哈哈,这世上还真是什么不知廉耻的女人都有啊,我们也不过是在私底下议论,没想到还真有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厚颜无耻的想上世子的船,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

    此话一出,周围的女子都笑成了一团,不屑的上下打量苏陌凉,面上全都带着鄙夷。

    因为苏陌凉带着面纱,容貌看不真切,女子们只当是她的容貌见不得人,所以才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有了这样的猜测,女子们笑得更欢了,各种不堪入耳的讽刺接踵而来。

    而苏陌凉却懒得搭理这群闲得无聊的吃瓜群众,只是冷冷瞥了她们一眼,便收回了视线,冲着船夫吩咐,“老伯,麻烦你把我载到那艘船上去。”

    话落,她便要抬步,准备上船。

    可就在这时,身后猛然响起一道凶巴巴的呵斥,如惊雷般炸响,吼得苏陌凉身形一滞,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慢着,那船我家小姐定了!”

    听到这样霸道强势的声音,苏陌凉眉头轻蹙,疑惑的转身望去。

    只见远处走来两位女子,其中一位身穿白色长裙的女子,长得秀眉凤目,玉颊樱唇,身段婀娜,气质优雅,实是一个绝丽的美人。

    她身边跟了一个小丫鬟,丫鬟手里抱着古琴,趾高气昂的盯着她,傲慢的样子,目空一切。

    而她身边的绝色美人,款款而来,如众星拱月般,让人眼前一亮,移不开眼,不禁让苏陌凉多打量了两眼。

    看到这一幕的其他女子则是满目惊讶的叹了一声,“哎呀,这不是金凤楼的头牌花魁兰琴儿吗!”

    声音落下,人群顿时炸开了锅,纷纷议论起这位金凤楼的活招牌。

    “是呀,这兰琴儿不但容貌绝丽,气质不凡,还谈了一手好琴,是个才貌双全的女子,好多男人爱她爱得发狂,她为金凤楼招揽了不少生意呢!”

    “嗯嗯,我也听说过,此人在暗域之城可是相当有名,虽然是风尘女子,但性格高傲,自命清高,行为做派比大家闺秀都要矫情,根本不像个青楼女子。”

    在暗域之城,有两大最为出名的青楼,一个是凤栖楼,一个是金凤楼,前段时间凤栖楼莫名其妙的消失了,现在只剩下金凤楼一家独大,这位兰琴儿便是金凤楼最受欢迎的头牌花魁,迷倒了不少男人,所以大伙儿对她都是有所耳闻的。

    听到大伙儿的议论,苏陌凉对此人有了大概的了解,只是她此刻没心情去跟一个青楼女子周旋,索性直接无视她,转身上船。

    跟在兰琴儿身后的小丫鬟看到这一幕,气得俏脸一鼓,厉声大吼,“喂,你耳朵聋了吗?我说那船我家小姐定了,你不准上船!”

    苏陌凉皱眉,侧目,深深看了她一眼,口气不悦的反问,“这船明明是我先问的,怎么就成你家小姐定的了,你难道不懂什么叫先来后到吗?”

    怎么走到哪都能遇到这种蛮不讲理的奇葩?

    小丫鬟却不以为然,倨傲的怒哼一声,讽刺道,“哼,哪里来的土包子,竟敢跟我们家小姐争船,你可知道我家小姐这是要去哪?”

    说到这里,小丫鬟的脸上顿时涌上得意之色,两只眼睛像是长到天上去了。

    可苏陌凉却不吃这套,硬邦邦的回答,“你们要去哪,我一点兴趣都没有。这船是我先定的,自然没有让出去的道理,你们还是另外找船吧。”

    小丫鬟哪料到她那么不上道,顿时气得满脸涨红,咬牙切齿,“混账东西,我家小姐可是被恭贤世子邀请上船表演的,你要是耽搁了表演时间,惹怒了世子,小心你的脑袋!”

    这附近停靠的就这一只船,其他的船只都离得很远,他们要是另外找船,会费不少时间,要是让恭贤世子等急了,谁来承担这责任?

    众人一听恭贤世子,都是抽了一口冷气,纷纷艳羡的感叹起来。

    “这兰琴儿可真是好命,不过一个青楼女子,竟然被恭贤世子邀请上船!太让人羡慕了。”

    “哎,谁让人家长着会勾人的脸和身子呢,男人看到她那张脸,腿都软了,恭贤世子也不例外啊!”

    “是呀,她要是被恭贤世子看上了,我看啊,她在金凤楼也待不长久了。”

    听到周围的议论,小丫鬟唇角勾起不屑的笑容,昂起脑袋,一脸骄傲的盯着苏陌凉。

    纵观整个暗域之城,能被恭贤世子邀请上船表演的也就她家小姐了,足以见得恭贤世子对她家小姐的重视。

    眼前这女人胆敢得罪她家小姐,纯粹就是找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