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5章 替奴家做主啊
    此时的兰琴儿嘴边一直挂着浅笑,似乎并未介怀刚才的不快,而是礼貌的道谢,“多谢苏姑娘的邀请,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话落,她便抬步上了渡船,毫不客气的找了位子坐下。

    反倒把丫鬟弄得一脸懵逼,愣了一下,才赶紧跟了上去。

    她不知道她家小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两人上了船,倒是消停了一会儿。

    而兰琴儿的视线却若有若无的扫向苏陌凉,对她面纱下的容颜颇感兴趣,“这位姑娘,不知道你为何要戴着面纱示人啊?”

    苏陌凉抬眸看她一眼,随口胡诌了一个理由,“我相貌丑陋,容易吓着别人,戴着面纱比较好。”

    这次赴君少泽的约,她行为举止都十分谨慎,因为被人传出她身为帝妃,却跟世子有染,可是会招来杀身之祸的,所以能低调就尽量低调。

    而小丫鬟听了,忍不住冷嗤了一声,“呵呵,原来是个丑八怪啊。”

    小秋还以为能得到世子如此重视,必定是貌若天仙,哪知道竟然是个丑女人,简直让人大跌眼镜。

    兰琴儿一听容貌丑陋,心里忍不住松了口气,唇角划过隐匿的笑容,看似好心的宽慰,“苏姑娘也不必介怀,人的相貌是爹娘给的,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苏陌凉装作听不懂她话里的讽刺,只笑不语,并不愿搭理。

    好在,船夫动作利索,船只眨眼就到了花船跟前。

    苏陌凉在船夫的指引下,踏上了花船,而兰琴儿也在丫鬟的搀扶下,紧跟上来。

    然而就在这时,苏陌凉忽然察觉一只手悄悄抓住了她的裙摆,下一秒便是狠狠用力,往后一扯。

    她心下微震,猛地站稳脚跟,朝着相反的方向用力。

    许是没料到苏陌凉突如其来的动作,身后的手一个没抓稳,巨大的惯性顿时让兰琴儿往后倒去,快得小秋措手不及,想要去拉,直接扑了个空,眼睁睁的看到兰琴儿的摔进了湖里。

    只听扑通一声,身后的湖面顿时溅起一个巨大的浪花。

    落水的兰琴儿不会水性,在湖里惊恐的扑腾挣扎,狼狈的呛了好几口冷水,吓得小秋惊慌失措的尖叫起来:“我的天啊,小姐,小姐!救命啊,救命啊!我家小姐落水了!快救我家小姐啊!”

    “我家小姐不会水,会被淹死的啊,你们快救我家小姐啊!”

    船夫哪料到会在这个时候出幺蛾子,惊得脸色大变,猛地跳入水中,伸手拽住惊恐的兰琴儿,折腾了一番,才用力将她救到了花船上。

    兰琴儿一上船,无力的跌在地上,浑身湿漉漉的,头发凌乱,面色惨白,难受的咳嗽着,那模样狼狈得不忍直视。

    再加上,她穿的是白裙,被湖水打湿后,裙子紧紧贴在身上,傲人的曲线和隐秘的部位暴露无遗,看得船上的侍卫面红耳赤的,尴尬不已。

    小秋也意识到这一点,赶紧脱下自己的外套,裹在兰琴儿的身上,冲着周围的人呵斥了一声,“看什么看,再看挖了你们的眼睛!”

    吼完,她才满脸担心的望向兰琴儿,低声询问,“小姐,你还好吗,要不要请大夫?我看今晚的表演要不就算了吧?”

    一直冷得直哆嗦的兰琴儿闻言,皱眉呵斥,“说什么胡话,今晚的表演一定要照常进行。”

    今晚可是来之不易的机会,要是得到了恭贤世子的赏识,她就再也不用在青楼里卖笑了,她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

    “可是,你这状态——我怕你支撑不住啊!”小秋看到她虚弱的样子,眉头皱成了川字。

    兰琴儿无力的摆手,安抚道,“没事儿,休息会就好。”

    这时候,船舱里的君少泽也听到外边巨大的动静,快步走了出来,看到兰琴儿一身狼狈的跌在地上,眸中划过惊色,眉头一蹙,厉声质问,“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恭贤世子现身,小秋顿时想起害得她主子落水的罪魁祸首,满脸愤怒的指着苏陌凉,大声控诉,“恭贤世子,是这个贱人故意陷害我家小姐,把她家小姐撞到水里,差点淹死,世子要为我家小姐做主啊!”

    君少泽闻言,望向苏陌凉,神情一怔,冷峻的面孔忽然跃上几分玩味,似乎很期待苏陌凉的反应。

    此时的苏陌凉面对小秋的指控,面不改色,冷冷瞥她一眼,警告道,“小丫头,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明明是你家小姐自己没站稳摔下去,怎么能随便栽赃别人身上呢?如果你说是我陷害你家小姐,麻烦拿出证据来,没有证据,那就是诬陷!”

    看到苏陌凉不承认,兰琴儿面色划过阴霾,银牙暗咬,忽然委屈的哭诉起来,“苏姑娘,我并没有伤害过你,你为何要杀我?刚刚明明就是你故意撞我,才把我撞下水的,现在矢口否认,你的良心何在啊?”

    兰琴儿伤心的抽泣着,娇弱的身子在夜风中瑟瑟发抖,惹人怜爱,男人看了,保护**直线飙升。

    她现在一口咬定是苏陌凉干的,就算陷害不了她,也要让她背上黑锅。

    苏陌凉看到这一幕,哭笑不得,在兰琴儿答应上船的时候,她就知道肯定有阴谋。

    还真是猜得一点不错!

    这兰琴儿跟她一同乘船,八成是想趁机把她推下水。

    当然,淹死了最好,若是没有死,至少也是整得一身狼狈,到时候惹得君少泽不高兴,兰琴儿便喜闻乐见。

    她这算盘打得可真响。

    不过,她估计怎么也没想到,到头来反而是自己摔到了水里。

    面对这种人,苏陌凉真是一个字都不想多说。

    兰琴儿看到君少泽沉默不语,半天没有表态,忍不住煽风点火,添油加醋的博取同情,“世子,奴家不是故意跟苏姑娘起冲突的,当时怕世子等着急了,所以赶着时间上船,谁知道和苏姑娘发生了口角,没想到苏姑娘如此狠心,竟然对奴家下这样的狠手,若是船夫再晚一点,奴家就没命见你了,你要替奴家做主啊!”

    君少泽听到呼天抢地的指控,唇角一勾,微微侧目,轻轻瞥了一眼苏陌凉,戏谑的开口,“你控告帝妃谋杀你,我可替你做不了这个主儿,能为你做主的,怕是只有云楼帝尊了。”

    什么?帝妃!!!

    兰琴儿听到帝妃二字,双眸瞬间扩大,哭丧的表情戛然而止,神色惊骇的抬头望向苏陌凉,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