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7章 你个阴险狡诈的女人
    此时的苏陌凉慢悠悠的望向窗外,看到湖边燃起一缕青烟,唇边才缓缓绽放出从容自得的浅笑,看得君少泽心头发慌,涌上些不好的预感。

    “苏陌凉,王锋还在我的手里,你要是敢玩什么花样,我可不保证他还能活着见你。”君少泽沉着面色,厉声警告。

    苏陌凉笑着摇摇头,目光戏谑的盯着他,幽幽开口,“你真的确定王锋还在你的手里吗?”

    君少泽闻言,猛地睁大眼睛,瞳孔跃上惊色,细细打量了她之后,忽然镇定下来,冷笑着道,“苏陌凉,早就听闻你阴险狡诈,诡计多端,果真闻名不如见面,可惜啊,你说的半个字我都不会信!”

    从昨晚到现在,不过一天的时间,就算君颢苍动用他的力量,就算苏陌凉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那么快找到。

    更何况,那个地方极其偏僻隐蔽,若不是他亲自告知,想要找到王锋,比登天还难,君颢苍就算再厉害,也得花上不少的时间才行。

    再者,如果苏陌凉真的找到了王锋,何必赴约上船,明知道他打算对她出手,上船不就是找死吗!她还没有那么傻。

    所以,他肯定,苏陌凉是在撒谎!

    他早就听说苏陌凉喜欢使诈,真真假假的忽悠敌人,他绝不能上了她的当。

    然而,就在君少泽自信满满的时候,外边忽然跑来一个侍卫,满脸着急的抱拳:“世子,属下有要事禀报。”

    君少泽见此,心里咯噔一下,猛地皱眉,看了一眼噙着笑容,表情莫测的苏陌凉,突然有些忐忑不安,沉声吩咐,“上前说话。”

    侍卫得到允许,急匆匆的走到他的身侧,附在他耳边,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小声禀报。

    听了消息的君少泽,忽然脸色大变,猛地抬起头,瞪眼咋舌的盯着苏陌凉,瞳孔里满是惊骇。

    不!这不可能!

    君少泽怒发冲冠,一个挥袖,打翻了桌上的茶杯,只听碰瓷一声脆响,打破了死寂,随后便是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你们是怎么办事儿的!”

    侍卫被他的怒火,吓得面色一白,猛地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世子饶命,世子饶命!”

    君少泽看到苏陌凉那讽刺的笑容,顿觉分外扎眼,想到已经没了要挟她的筹码,心底的怒火更甚,瞋目切齿的大吼,“来人啊,拖出去斩了!”

    连个人都看不好,要他何用!

    吼声落下,船舱外立马冲进来两个侍卫,一把擒住跪在地上求饶的男子,强行拖着往外走,整个船舱都回荡着此人惊恐嘶哑的求饶,实在让人不忍直视。

    看着人被拖下去,君少泽心头的怒火没有得到丝毫平息,阴鸷的盯着苏陌凉,咬牙切齿,“苏陌凉,你个贱人,你派人跟踪我!”

    他去见王锋的时候,极其小心谨慎,饶了很多条路,做了很多假动作,确保没人跟踪才放心的见人。

    没想到竟然还是被苏陌凉给找到了,君少泽鼓着眼睛,握着拳头,胸口的怒火仿佛要爆炸开来。

    苏陌凉看他发怒,唇边的笑容越发灿烂,心情不错的挑眉,轻轻摇头,语气带了几分讽刺,“我可不做跟踪你的蠢事儿。你那么狡猾,那么谨慎,我的人多半会跟丢,实在很有难度啊。”

    君少泽闻言,脸色一滞,眉头皱得更紧,“哼,你没有跟踪我,那怎么会知道王锋的下落!”

    苏陌凉勾唇,“这还要全靠着昨晚的搜查,才让我有机会在你的香炉里下药,不然一时半会还真找不到王锋的下落。”

    昨晚,她趁着搜查王府的时候,让黑枭在君少泽的香炉里添了一味药材,人一旦沾染上这类药材的味道,要很久才会消散,并且让人无法察觉。

    后来她便让青云豹带着君颢苍的人,顺着气味,前往营救王锋,而她则是上船赴约,引开君少泽的注意力,直到看到湖边的信号弹,她才知道王锋已经脱离了危险。

    所以,不管君少泽怎么使诈,怎么兜圈子,怎样警惕,只要到过的地方,青云豹只要嗅着气味就能找到,这比跟踪他方便多了。

    君少泽听到这话,震动不小,面色瞬间变得灰白,受了极大的打击,“苏陌凉,你果然阴险狡诈!”

    他怎么也没料到苏陌凉会在他的熏香里动手脚。

    他日防夜防,总以为自己做得万无一失,竟然都栽在她手里两次,这女人还真是不好对付。

    想到这里,君少泽怒发冲冠,冲着十个壮男,狰狞大吼,“给我上,我要你们撕碎了她!”

    苏陌凉见此,微微皱眉,扬声质问,“君少泽,我好歹也是帝尊封的帝妃,你这样明目张胆的对我出手,被帝尊知道了,你觉得他会放过你吗?”

    君少泽怒得双目猩红,隐隐有些失去理智,冷笑着反驳,“放心吧,我会毁尸灭迹的,到时候没人能证明你上过我的船,也没有证据证明你死在了我的船上,就算帝尊想帮你报仇,长公主和我爹也会维护我。别忘记了,我还是宗派弟子,你觉得帝尊动得了我吗?”

    君少泽之所以这么嚣张,无非是有长公主,恭贤王和宗派撑腰,依照他的背景势力,他还不信动不了一个下位面的贱女人。

    虽然帝尊实力强大,但不代表他没有顾忌,再怎么说长公主也是他的亲姐姐。

    他亲姐姐要誓死维护自己,他就不信君颢苍真能下得去手。

    君少泽的算盘打的很响,唯一就是低估了君颢苍对苏陌凉的感情。

    苏陌凉闻言,冷笑两声,轻轻抬眸,深深看了他一眼,轻飘飘的语气落到君少泽的心里却比千金还重,“如果他们知道你不是君家的种,你觉得他们还会为你撑腰吗?”

    听到这话,君少泽大惊失色,脖颈发硬,两眼发直,心像被拴了块石头,直沉下去。

    “你——你说什么!!!”他双目充血,压着声音,结巴的质问。

    苏陌凉看他失态,眼波流转,冷觑了他一眼,“我说什么,世子心里不是很明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