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8章 生死一刻
    君少泽怒得一掌拍在桌上,猛地站了起来,他鼓着眼睛,死死瞪着苏陌凉,咆哮声从牙缝里挤出来,如沉雷滚过,声势骇人:“你到底知道了什么!!!”

    君少泽俊美的面孔毫无血色,脖颈处已经暴起青筋,显然怒到了极点。

    面对他的暴怒,苏陌凉反而显得淡定不少,唇角轻轻咧出讽刺的弧度,语气轻松得仿佛在说一个无关紧要的事情,“我不过是刚好知道了你的身世,刚好知道了你和楚月吟的秘密而已。”

    “不知道恭贤王和长公主知道你不是君家的血脉,而是楚雄和恭贤王妃的孽子,会是什么表情呢?怎么办,我似乎越来越期待了呢!”苏陌凉眸眼含笑的盯着他,低低的笑了两声,阴测测的语气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君少泽听到这话,神情大震,身形一颤,不堪打击的往后退了一步,一把抓住椅子,撑住虚脱的身体,惨白的面色比窗户纸还要白上几分。

    苏陌凉竟然知道了,她什么都知道了!

    君少泽惊骇得目眦尽裂,震惊之后,猛地咆哮出声,“你们给我杀了她!我要她的命!”

    知道了他的秘密,苏陌凉必须死!

    十个壮男听到这样的秘密,被震得晕头转向的,还没彻底消化,就突然听到君少泽的怒吼,才赶紧回过神,朝着苏陌凉扑了上去。

    苏陌凉看到这一幕,面色一沉,眸光微冷,倏然起身,猛地抬掌应下第一个男子的攻击。

    她如今好歹也是中期尊灵师,虽然在体力上不如这群男人,但在实力上却能狠狠压他们一头。

    所以,不过眨眼时间,苏陌凉已经轻而易举的抓住了第一个男子的胳膊,朝着外边狠狠一撇,顿时扬起一声杀猪似的嘶吼,而后一团银色的光芒从她袖底绽放而出,猛地一下子撞在了男子的胸膛,只见鲜血喷涌,划过半空,形成一道鲜红残忍的弧度——

    砰咚一声巨响,第一个男子摔落在地,没了气息。

    大伙儿还来不及反应,苏陌凉长袖一挥,银针如毒蛇吐信,朝着前赴后继的三人刺了过去。

    跑在前面的三个人,还一副张牙舞爪,凶神恶煞的样子,可惜还没碰到苏陌凉的发丝,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已经死了四个,剩下的六个人看到这一幕,心中大骇,想要刹住脚,停下进攻,谁知道苏陌凉的动作急快,手里酝酿的灵力猛然爆射而出,震荡开来,狠狠撞上了他们的身体,强大的力量波动震得空气都呜呜作响——

    而后只见六个男人倒射而出,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便彻底断了气,一眼望去,满地的尸体,触目惊心,惨不忍睹。

    君少泽看到这一幕,胸膛的怒火,像是一锅开水,沸腾起来,双目猩红,咬牙切齿的大吼,“苏陌凉,你不过是个中期尊灵师,也敢在我面前放肆!既然你知道了我的秘密,那今天就别想活着走出这船舱!”

    吼声落下,君少泽周身的无边杀气轰然翻卷,快速形成一个强悍的能量漩涡,散发出悍然犀利的气劲,犹如刀子般朝着苏陌凉扑面而去,而他矫健的身影更如猎豹一般朝她冲了过去。

    苏陌凉看到他释放出巅峰尊灵师等级的灵力,心头一震,瞳孔微凝,神色凝重的赶紧做好防御的准备。

    苏陌凉虽然早就知道君少泽的实力不低,却没想到已经强大到这个地步。

    小小年纪竟然已经达到了巅峰尊灵师,难怪深受宗派长老的重视,他的确有这个资本啊。

    看来君少泽之所以如此嚣张狂妄,胆大包天,不仅仅是因为有背景支持,更重要的是有一身的真本事儿,所以导致他刚愎自负,任性妄为,不惜牺牲一切代价,也杀了苏陌凉替楚月吟报仇!

    意识到这一点,苏陌凉知道此人已经失去理智了,想用计谋牵制他是不可能的,此时此刻必须用实力去战斗。

    想着,苏陌凉眸光一凝,迅速挥袖,猛地一声大吼,“天魔貂,给我上!”

    这时候,天魔貂顿时从空间里飞了出来,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朝着君少泽迅速扑去。

    君少泽看到苏陌凉竟然召唤出一个毛茸茸,毫无杀伤力的小家伙迎敌,顿觉被羞辱,冷哼一声,咬牙道,“苏陌凉,你这是在找死!”

    苏陌凉则是不屑反驳,“我倒要看看,是你死还是我死!”

    在君少泽看来,处于中期尊灵师的苏陌凉,跨级战斗身为巅峰尊灵师的自己,已经是异想天开了,没想到她竟然还妄想杀了自己,到底谁给她的勇气和自信?

    “哼,大言不惭!”君少泽不敢苟同的怒吼一声,勇猛的迎上天魔貂的攻击,这时候手里的灵力一下子撞上天魔貂的爪子,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灵力四射,如烟花绽放,光彩夺目。

    然而君少泽只觉得被一股凶悍的力量击退,根本来不及抵挡,身体便是被轰飞出去,重重砸在地上。

    他喷出一大口鲜血,面色震惊的抬眸望向再次朝着自己扑来的白色肉球,瞬间骇得魂飞魄散,想要抵挡,却发现自己内脏受损,使不上半分力气,就这样又是被挨了一拳。

    天魔貂毛茸茸的拳头一下子落到了他的脸上,那等恐怖的力量,直接把他的颧骨打错位,跌在地上的身体,更是滑出两米之远。

    他鲜血狂喷,身体和脸上剧痛难忍,刚还不屑的面色此刻已经苍白如雪,冷汗涔涔,痛苦的在地上打滚呻吟。

    天魔貂见此,轻蔑的盯着他,揉动着自己的拳头,冷笑道,“还真是不经揍啊,你爷爷我才打了两拳,你就这副鬼样子了,实在丢脸!”

    听到天魔貂开口说话,君少泽更是双目大睁,惊恐得浑身发抖,“我的天!竟然是口吐人言的灵兽!”

    天魔貂听到灵兽两字,不悦的蹙眉,鄙视的呵斥,“我呸,你个愚蠢的人类,你爷爷我才不是什么灵兽,我是上古凶兽,天魔貂,不是你这种凡人可以触碰的层次!”

    上古凶兽,天魔貂!!!

    听到这样的字眼,君少泽仿佛顶了个晴天霹雳,惊骇失色的张大了嘴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