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9章 下了杀手
    君少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自己这辈子竟然能见到上古凶兽!

    上古凶兽那是何等厉害的存在,他虽然没见过,但也听过天魔貂的威名。

    没想到传闻中的上古凶兽,竟然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就像做梦一样,太不真实!

    然而,更让君少泽震撼的是,天魔貂眉心有契约印记,很明显是已经被人契约了。

    看到这里,君少泽骇得目眦尽裂,猛地抬头望向远处的苏陌凉,望着那张冷淡如水的脸蛋,对上那双犀利幽深的黑眸,心猛然揪紧,浑身冒起一层冷汗。

    他亲眼看到苏陌凉把天魔貂召唤出来,所以不用猜也知道,契约上古凶兽的人,除了她没有别人了。

    意识到这一点,君少泽倒抽一口冷气,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心仿佛要飞起来一样在胸膛里乱撞。

    一个下位面来的蝼蚁,不过是名中期尊灵师,实力还在自己之下,竟然契约了上古凶兽!

    要知道就连他师父都没有资格契约上古凶兽,苏陌凉何德何能啊!

    这样的打击简直如五雷轰顶,震撼得君少泽头晕目眩。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遇到了什么变态!

    这一刻,他已经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在这样震惊的消息面前,所有的痛似乎都变得麻木,心里除了震撼以外只有震撼,再也找不到别的情绪了。

    本以为自己亲自出手,就可以彻底解决了苏陌凉,谁能想到她竟然拥有这样厉害的底牌!

    难怪苏陌凉从上船开始,就从容不迫,冷静得不像话,原来,她不但安排好了王锋的营救行动,还拥有这样厉害的底牌!

    望着苏陌凉略带鄙夷的神情,君少泽心里像是被戳开一个洞,瞬间涌上悔意和害怕,想到接下来的后果,被打得毫无反击之力的身体开始瑟瑟发抖,“苏陌凉,你不能杀我,就算我不是君家的人,但我还有宗派,他们一定会给我报仇的,你别得意得太早!”

    苏陌凉闻言,微微挑眉,醒悟般颔首,“是呀,你倒是提醒了我,你背后还有宗派。如今我得罪了你,你也知道了我的底牌,我要是不杀你,岂不是等于放虎归山了吗,到时候你添油加醋的怂恿宗派出手,不用想也知道,我的下场一定会很凄惨,所以,今晚你还非死不可!”

    君少泽还打算用宗派来威胁她,没想到苏陌凉完全不买账,反倒坚定了杀他的决心,这一刻,他的心入坠冰窖,冷入骨髓。

    苏陌凉不傻,她既然已经和君少泽彻底杠上了,不管杀不杀他,都会惹上一身的麻烦。

    而杀了他,毁尸灭迹,销毁证据,还能暂时隐瞒一段时间。

    宗派总得有个调查取证的时间,所以一时半会还没那么快查到她的头上。更重要的是,君少泽死了,敌人就不会知道自己拥有上古凶兽的真相。

    可若是不杀他,那君少泽回去之后,必定立马通知宗派,麻烦很快就会找上门来,连让她精心筹备的时间都没有,反而会坏事儿。

    利弊权衡之下,苏陌凉当然选择杀了他!

    “你——你——苏陌凉,你只要敢动我,他们迟早会查到你身上的,你一定不得好死!”君少泽怒得咬牙切齿,歇斯底里的嘶吼。

    苏陌凉闻言,瞳孔漾出几分沉沉的笑意,明明是在笑,却带着莫名的诡谲。

    “恭贤世子,你也不要为我操心了,我既然敢动手,那必定是想到了后果。你想想,你要是死了,我销毁了证据,谁会联想到凶手是我呢?我不过是个中期尊灵师,而你却是巅峰尊灵师,足足比我高了两个等级,说我杀害你,未免也太可笑了吧。”

    “再说了,你之前还送了我通天火烈鸟这么珍贵的礼物呢,在世人眼中,我们的关系好着呢!就算有人怀疑到我身上,你觉得大伙儿会信吗?”

    听到这话,君少泽惊慌得如寒蝉般,哑然失声,惊悸得每根骨头都在颤抖。

    望着苏陌凉怡然自得的浅笑,君少泽只觉得毛骨悚然,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这一晚,烟清湖上发生了一场大火,火光直冲入天,将烟清湖照的犹如白昼。

    湖上一艘花船被烧成灰烬,上边的人无一幸免,就连尸体都不曾找见。

    恭贤王府,大厅内。

    只见一位身穿黄袍的中年男子坐在大厅上方,他长着四方脸庞,五官精致,身材魁梧,但经过岁月的侵害,额头已经镌刻上皱纹,两鬓夹杂着银丝,失去了昔日的风采。

    此时,他略显苍老的容颜上却布满愠怒,浑身散发着隐忍不发的戾气。

    那等威严弥漫在大厅里,吓得坐在一旁的侧妃,都心惊胆战的,不敢随便吭声。

    这时候,管家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立马下跪行礼。

    恭贤王见此,眉毛一竖,立马大吼质问,“打捞起来的人有没有活口!”

    管家闻言,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连忙点头,“回王爷,有——有一个!”

    花船上的尸体基本都被烧成了灰烬,就算幸运留下全尸的,也就那么三四个人。

    但这几个人沉入湖底,也没了生命迹象,最后还留着一口气的就只剩下一个人。

    “那你赶紧把他给本王抓过来啊!本王要细细审问他!”恭贤王闻言,气得鼓大了眼睛,咬牙呵斥。

    他要知道到底是谁胆大包天的杀了他最宠爱的嫡子!!!

    管家听到这话,老脸纠结到了一起,为难道,“王爷,那人被我们捞起来后,本还有一口气的,但实在伤得太重,没坚持一会儿就死了。”

    “什么!!!”王爷惊得一掌拍在桌上,发出一声巨响,吓得旁边的侧妃抖了抖身子。

    管家也被吓得够呛,赶紧磕了一个响头,求饶道,“王爷赎罪,老奴办事不利,求王爷饶命!”

    “现在连杀害世子的凶手是谁,你都调查不到,你的确该死,来人啊——”恭贤王想到君少泽的惨死,就气得咬牙切齿,浑身发抖,猛地一声大吼。

    管家见王爷真要杀他,惊骇失色,立马磕头,“王爷息怒,王爷息怒,老奴知道,凶手是苏陌凉,被捞起来的侍卫亲口说的,老奴听得清清楚楚,不会有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