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0章 恭贤王的阴谋
    恭贤王听到这话,脸色一变,震得目瞪口呆。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恭贤王显然没料到管家会报出苏陌凉的名字。

    管家吓得满头大汗,一边磕头,一边回话,“是苏陌凉,侍卫咽气前亲口说的,老奴不敢说谎。”

    恭贤王瞪大眼睛,震惊的摇头,“不可能!怎么可能是苏陌凉?苏陌凉的实力不如泽儿,怎么杀得了他?”

    君少泽如今在巅峰尊灵师的等级,年轻一辈中,除了君颢苍,没人是对手,苏陌凉一个来自下位面的人怎么可能杀害他引以为傲的嫡子!

    可是,看到管家惊恐的不停磕头,量他也不敢胡编乱造的骗自己啊。

    “她到底是如何动手的,你告诉本王?”恭贤王怒得瞋目切齿,低吼质问。

    管家感受到老王爷的愤怒,面色为难,带着哭腔摇头,“那人只说了苏陌凉,没说如何动手的,老奴不知道啊。”

    恭贤王气得半死,大步走过去,一脚踹在了他的身上,顿时将管家踹翻在地,骂骂咧咧道,“你个没用的老东西,这么点事儿你都办不好!”

    管家上了年纪,王爷的脚力不轻,摔在地上,疼得白了脸色,哼唧了几声,说不出话来了。

    看到他没用的样子,恭贤王心头的怒火更甚,想到最宠爱的嫡子竟然被个贱女人杀害,他就彻底失去了理智,暴怒嘶吼:“敢杀本王的儿子,本王非宰了她不可!”

    说着,恭贤王便是绕过管家,大步朝厅外走去,气势汹汹的架势,一看就是要去找苏陌凉算账。

    不过,也能理解,君少泽可是他最宝贝,最骄傲的儿子,为了培养这个儿子,他花了多少精力,多少心血,没想到竟然被一个他丝毫瞧不上眼的贱女人给毁了!

    让恭贤王如何接受这个事实!

    而坐在一旁的侧妃看到这一幕,惊得脸色大变,立马上前拉住王爷,着急的提醒,“王爷,你可不要冲动啊,苏陌凉如今是帝尊的心上人,上次帝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册封她为帝妃,足以见得此人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你现在贸然对她出手,帝尊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恭贤王此时怒不可遏,什么话都听不进去,狠狠挥袖,甩开侧妃,怒哼道,“她害死了本王的儿子,犯下如此大错,本王倒要看看,帝尊敢不敢包庇她!”

    说着,恭贤王又是抬步要走,侧妃看他失去理智,心里着急,再度冲上前,拽住他的手臂,“王爷,你要想清楚啊,现在唯一的证人已经死了,船也被烧毁了,你没有任何证据就强行闯上门抓苏陌凉,非但不能为泽儿报仇,反倒背上不分青红皂白,长辈欺负晚辈的骂名,得不偿失啊。”

    这位侧妃是暗域之城,大户家族,谢家的庶女,曾经在谢家隐忍成长,许是见惯了勾心斗角,所以心思深沉,思维活络,颇有手段,如今在这危机时刻,也能一针见血的点破事情要害。

    恭贤王虽然也是个精明能干之人,但这次面对的是儿子的惨死,难免有空控制不住情绪。

    而侧妃身为局外人,反而看得比较透彻。

    恭贤王听到这番话,头顶仿佛挨了一棍子,顿时清醒不少,黑着面孔,瞪向她,愤怒的咬牙,“如果照你说的那样,岂不是要让苏陌凉逍遥法外,让泽儿死得不明不白!”

    谢淑云见他镇定下来,心里松了口气,安抚的劝道,“王爷,泽儿的仇,我们肯定要报,但不能如此直接的找苏陌凉算账,既然她敢算计泽儿,那我们也可以算计她。”

    恭贤王闻言,眉头皱得更紧,眸中划过一道暗茫,“看来夫人是有好的办法了。”

    谢淑云神秘一笑,微微颔首,“不知道王爷还记得寄养在乡下的庶子君浩宇吗?”

    恭贤王一听这名字,面色顿时沉了下来,语气十分嫌弃,“有事无事提他干嘛?”

    “王爷,如今泽儿死了,王爷可以把君浩宇接回府啊。”谢淑云柔声提醒。

    恭贤王闻言,愤怒的呵斥,“一个青楼女子生的孩子,还不配当本王的儿子,他是本王这辈子的耻辱,这辈子都别想进王府的门。”

    这位君浩宇说来是恭贤王的小儿子,但是是青楼女子所生,身份卑贱,难以启齿。

    他母亲当初为了攀龙附凤,想方设法的怀上了他的儿子,最后非闹着要进王府,迫于舆论的压力,他只有硬着头皮娶了她。

    可心里却对君浩宇母子十分厌恶,排斥。

    后来,有个算命大师说,君浩宇是个灾星,专门克亲人,要是跟亲人待在一起,亲人会陆陆续续的死去。

    正好,没过多久,君浩宇的母亲就病死了。

    那时候恭贤王还没太在意,直到后来恭贤王妃病死,他才正视起这个问题。

    恭贤王深爱恭贤王妃,认为是君浩宇克死了他的爱妻,一怒之下,就把他赶出了王府,将他丢到乡下自生自灭。

    所以,提起这个儿子,恭贤王实在没有任何好感,更多的反而是厌恶,是仇恨。

    谢淑云自然知道恭贤王的心情,沉声解释道,“王爷,妾身知道你恨透了君浩宇,但这次给泽儿报仇,还得靠他呢。”

    恭贤王听到这话,疑惑了,“你这话什么意思?跟那小畜生有什么关系?”

    谢淑云勾唇一笑,附在他的耳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惊得恭贤王睁大了眼睛。

    “你是说,利用他——”恭贤王瞳孔跃上豁然开朗的神色。

    “可是,这不太好吧,毕竟是一条人命啊!”恭贤王心底有些犹豫。

    谢淑云则是耐心劝道,“王爷,你还没看明白吗,君浩宇就是个灾星,先是克死了他的母亲,后来又克死了王妃,现在还克死了他的哥哥,有他在的一天,妾身就提心吊胆的,要是王爷你也出了什么差错,妾身可怎么办啊!”

    说着谢淑云柔弱的抽泣了两声,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

    恭贤王本还有些犹豫不决,但听到这番话,想到君少泽的惨死,顿时狠下心肠,“是呀,他就是个孽障!”

    谢淑云微微点头,含着泪花的眸底划过一丝精光,“王爷现在就可以派人去乡下把他接回来,好生伺候着,君浩宇毕竟是王爷的亲生儿子,王爷如今死了嫡子,悲痛欲绝,所以接庶子回府,缓解内心伤痛,也在情理之中。没有人会怀疑到这上面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