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1章 参加丧礼
    恭贤王闻言,觉得有理的点头,默认了谢淑云的说法,“那什么时候动手?”

    谢淑云挑眉,眸中闪过冷芒,“两天后就是泽儿的丧礼,那日定会有不少人前来吊丧,到时候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帝尊就算有心包庇,也没办法。所以,丧礼上是我们最好的机会。”

    听到这话,恭贤王赞同的颔首,“好,就照你说的办!这次本王非扒苏陌凉一层皮不可!”

    ————————

    恭贤王府一发出讣告,关于恭贤世子遇难的消息很快就在暗域之城传开。

    时间如梭,转眼就到了吊丧的日子。

    几乎暗域之城里的所有家族都来了,就连帝尊,君青染和君月夜都很给面子的到了现场,当然苏陌凉身为君颢苍的妃子,夫君都来了,她自然没有回避的道理,所以也跟在了身边。

    他们一行人走进王府,万众瞩目,在场的众人纷纷起身,恭敬行礼。

    恭贤王看到他们驾到,悲伤的表情中透着极大的感激,立马迎上前接驾,“帝尊,长公主和平襄王亲自前来,实在有心了。”

    “王爷说的哪里话,少泽好歹也是君家的人,他突然遇难,本王也深感痛心,岂有不来的道理。”

    平襄王赶紧伸手扶起恭贤王。

    说来,恭贤王是他的长辈,平襄王打心眼里尊敬他。

    长公主看到恭贤王面容憔悴,心有不忍,安慰道,“世事无常,生死难料,恭贤王节哀顺变才是啊。”

    君青染是看着君少泽长大的,虽然前段时间闹得不愉快,但如今听到他的死讯还是很伤怀。

    恭贤王有气无力的福了福身子,“多谢长公主关怀。”

    “好了,今天你就不要多礼了,好好送泽儿最后一程吧。”他已经够伤心了,君青染也不忍心用礼数规矩去约束他。

    这时候,站在恭贤王身旁,穿着蓝色锦衣的青年男子,赶紧冲着帝尊三人行礼:“浩宇见过帝尊,平襄王,长公主。”

    帝尊,君青染和君月夜闻言,这才注意到他的存在,纷纷将视线移到了他的身上。

    沉默了许久的君颢苍打量着青年男子,好奇的问了一句,“本尊听说,王爷把乡下养病的小儿子给接回了府,难道这位就是吗?”

    恭贤王闻言,苦笑着点头介绍,“是的,这位就是微臣的庶子君浩宇。如今泽儿走了,微臣就剩下宇儿一个儿子了,实在不忍心让他在乡下受苦,所以就把他接了回来,让他好好送送他哥。”

    长公主听了,心里隐隐作痛,感同身受的点头,表示理解。

    而站在君颢苍身边的苏陌凉听了,深深看了一眼这位庶子,发现此人五官精致,眉清目秀,眉宇间透着几分英气,倒是跟恭贤王有七八成的相似。

    只是此人不爱说话,表情腼腆,是个内向的性子,若要跟君少泽比,无论是在气势还是气质上,都是差远了。

    也难怪,恭贤王喜欢器宇轩昂的君少泽,而不喜欢这个唯唯诺诺的庶子了。

    不过,也不难理解,这位庶子是青楼女子所生,生来就被人瞧不起,所以从小到大就有些自卑,再加上父亲的厌恶,更是让他抬不起头,过得战战兢兢。

    没有得到关爱,也没有得到精心的培养,自然要比君少泽逊色不少。

    当初,苏陌凉让王锋调查的时候,也了解了下这位早被人遗忘的庶子,清楚恭贤王对此人的态度,前两天听到他被突然接回王府,苏陌凉便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所以这次前来早有准备。

    恭贤王得到体谅,面上装作感激的样子,冲着身边的君浩宇吩咐道,“你带着帝尊,长公主,平襄王到灵堂吊唁。”

    话落,恭贤王轻轻抬眸,深深看了一眼君颢苍身边的苏陌凉,阴冷的目光像是匕首般拂过她的面颊。

    苏陌凉感受到他诡异的注视,心里早就有了数,镇定的对上他阴鸷的双眸,回他一个礼貌性的笑容。

    恭贤王见此,神色变得更加难堪。

    而此时的君浩宇已经照着吩咐,恭敬伸手,为他们引路了。

    苏陌凉见此,也快速从恭贤王身上收回视线,若无其事的跟了上去。

    当她经过君浩宇的时候,脚下忽然绊了一跤,身子一斜,朝着君浩宇的身上倒去。

    君浩宇没料到这一出,下意识的伸手去扶,两人撞在一起,苏陌凉才免去了摔倒的危险,赶紧离开他的身体,面色尴尬的抱歉:“昨日感了风寒,身子不适,让君公子见笑了。”

    君浩宇是个内敛的人,没有说话,只是点了下头,便继续朝前引路。

    苏陌凉见此,唇角缓缓咧出一个莫名的笑意,而后随他走进了灵堂。

    灵堂里,四周挂着白布,桌上摆着供品、香炉、蜡台和长明灯。最前方摆着一具空棺材,里边用君少泽平日里的衣服代替,棺材跟前一个火盆噼里啪啦燃烧着纸钱。

    吊唁的人,看到帝尊等人进来,都是自动让出位置,退到了一边,有的吊唁完了,则是直接走出了灵堂,回到了外边的席位上。

    苏陌凉吊唁完,刚要走出去,这时候身侧忽然走来一个婢女,冲着她低语道,“苏姑娘,侧妃娘娘有请。”

    苏陌凉愣了一下后,抬眸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君颢苍。

    两人对视一眼后,不需任何语言,便已经心领神会。

    苏陌凉见此,冲着身侧的婢女轻轻点头,“好,你往前带路吧。”

    很快,婢女便是带着苏陌凉去了后院,因为前院办丧事儿,宾客都汇聚在前院吊丧,所有奴才婢女全都到前院伺候了,后院也就显得冷清许多,这一路过来,几乎没什么人。

    眼看着就要到前方的翠馨苑了,谁知道旁侧忽然冲来一个婢女,一下子撞上了苏陌凉。

    婢女没料到会撞到人,吓得张牙舞爪的,一不小心打掉了苏陌凉头上的簪子。

    簪子落到地上,摔掉了上面的珍珠,婢女见了,惊恐失色的下跪磕头,“苏姑娘饶命,苏姑娘饶命,奴婢不是故意的!”

    苏陌凉听到这话,微微挑眉,眸底闪过一丝精光,冷淡道,“起来吧,不过是一只簪子罢了,既然坏了,丢了便是。”

    婢女闻言,如蒙大赦的磕了几个响头,感激的说道,“谢苏姑娘不杀之恩。”

    苏陌凉瞥了她一眼,朝身边引路的婢女知会一声,“我们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