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2章 看似心无城府
    引路的婢女闻言,这才回过神,神色略显慌张,赶紧低头,规规矩矩的引路,“苏姑娘,这边请。”

    苏陌凉这才转过身,朝着婢女指的方向离开了。

    不一会儿,两人便走到了翠馨苑的门口。

    苏陌凉忽然停下脚步,抱歉道,“我肚子有些不舒服,想去方便下,你去跟侧妃娘娘知会一声,我一会儿就来。”

    婢女想到事情基本已经办妥,没有多想,颔首道,“好。奴婢这就给侧妃娘娘回话。”

    目送着婢女,进了翠馨苑,苏陌凉嘴边的笑意瞬间消失不见,而后迅速躲到了角落里,与隐在暗处的蒋征接头。

    “你去跟踪刚才摔坏我簪子的婢女。”苏陌凉开门见山的吩咐。

    “怎么?她有问题吗?”蒋征一怔,讶异的挑高了眉头。

    苏陌凉眼眸微眯,凝重点头,“嗯,刚才那婢女面生得很,在前院并未见过她,照理说她根本不认识我,可是一冲上来就唤我苏姑娘,摆明早就知道我的身份,所以刚才那一出也是预先设计好的。”

    那小丫头慌里慌张的,心里有鬼,想来是没注意到称呼问题,不料苏陌凉刚好是个细心敏锐之人,一听她开口,便察觉出了猫腻。

    蒋征听到这话,恍然大悟的点头,瞳孔涌上敬佩之情,“还是主子观察入微。”

    “去吧,小心点,别让人发现了。”苏陌凉谨慎的瞧了一眼四周,嘱咐道。

    “嗯,主子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蒋征心领神会的点头,而后身形一闪,朝着远处迅速掠了出去,消失在苏陌凉的视线里。

    看到蒋征走了,苏陌凉才从暗处走出来,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若无其事的走进了翠馨苑。

    一进入园子,大片大片的绿色植物映入眼帘。

    明明是女人家住的地方,鲜花很少,反而是些叫不出名字的绿色植物偏多,淋浴在温煦的阳光下,给人一种幽美、恬静的感觉。

    这院子虽然说不上奢华大气,但格局布置却独具匠心,苏陌凉猜测这院子的主人也是个心思玲珑的人。

    在这之前,她对这位侧妃有些耳闻,听闻此人低调,温婉善良,在下人面前口碑一向很不错,曾经和恭贤王妃情如姐妹,关系颇好。

    王妃和侧妃能相处得这么好的,真是十分少见。

    也正因为她温婉善良的性子,曾经不喜欢她的恭贤王,后来也慢慢的被她感化。

    在恭贤王妃死后,王爷对她越加宠爱起来,她虽然没有被册封王妃,但在王府的地位,与王妃没有差别。

    苏陌凉正想着,便已经来到了大厅门口。

    一进入大厅,只见上边已经坐着一位身穿白色丧服的中年女子。

    因为府上操办着丧事儿,她不施粉黛,素颜朝天,明明上了年纪,可白皙的肌肤依然吹弹可破,五官算不上精致,顶多是清秀可人,头上随意挽着浅色珠钗,简简单单,却显得整个人端庄优雅,温婉动人。

    这是苏陌凉第一次见她,心里隐隐涌上些惊讶。

    她以为谢淑云能爬到今天的位置,再怎么也应该是个大美人才对,没想到容貌并不出众。

    既然不是靠着外貌取胜,那必定是拥有深沉的心机和过人的手段了。

    就在苏陌凉沉吟之际,上边的谢淑云已经站起了身子,亲自迎了上来,一把拉住苏陌凉的手,亲切的说道,“苏姑娘,今日我可算见着你了。”

    苏陌凉没料到此人什么架子都没有,一上来就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般热情寒暄,倒是弄得她有些不自在。

    “我听了你在前线打仗的事情,打心眼里佩服你,这些年云楼暗域和焚血天城势均力敌,一直没有分出胜负,而你却让焚血天城栽了那么大个跟头,实在是太厉害了。我一直都想跟你见上一面,谁知道前段时间身子不争气,就给耽搁了,好在,今日总算是见上了。”谢淑云兴奋的说着,一边拉着她坐到了自己身旁的位置。

    面对她的热情,苏陌凉嘴角抽搐,扯起一个谦虚的笑容,“云妃娘娘谬赞了,我只是投机取巧,真正厉害的还是帝尊和几位将军。”

    “呵呵,苏姑娘就不要谦虚了,听闻你潜入敌军,把焚天君耍得团团转,这样的手段,可不是谁都有的。对了,说到帝尊,你们两个的好事儿也近了吧。”谢淑云声音很甜,夸起人来,十分动听。

    苏陌凉倒是保持着冷静,微微摇头,“长公主要教导我两个月的礼仪,所以还早着呢。”

    “苏姑娘,也不用担心,帝尊都亲口封了你,帝妃之位迟早是你的,跑不掉的。”谢淑云笑着安慰道,看不出任何端倪。

    若不是苏陌凉有所警惕,只怕真的以为此人打心眼里钦佩自己。

    想到这儿,苏陌凉只笑不语,并没有接话。

    因为她知道,这位侧妃看似心无城府,鬼知道这具皮囊下包藏着怎样的毒心。

    想来,就是她这看似单纯热情的性子,迷惑了恭贤王吧。

    想到这里,苏陌凉的眸底掠过一丝冷笑,对于她的热情,似乎并不领情,淡淡开口,“侧妃娘娘,我已经离开很久了,帝尊要是看不到我,该着急了。”

    她没有那么多时间跟这种假惺惺的人周旋,直接了当的站起来,准备要走。

    谢淑云见此,神情一愣,许是没想到苏陌凉这么直接,心里不舒服,但面上还是装得温和的样子,笑着点头,“哈哈,是呀,你们也算是新婚燕尔,帝尊又那么喜欢你,自然是一刻都离不了,留你在这儿,是我的不是了。”

    “云妃娘娘严重了。”苏陌凉冷声回了一句。

    “罢了,我正好也要去前院送泽儿最后一程,一起走吧。”谢淑云温和的摆手,似乎并未介怀。

    苏陌凉见此,只微微颔首,随她一起出了翠馨苑。

    再次回到前院,大伙儿都已经吊唁完毕,坐在席位上吃喝起来。

    苏陌凉快步回到了席位,落座在君颢苍的身旁。

    恭贤王神情莫测的看了她一眼,而后转头朝旁边的谢淑云问了一句,“准备妥当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