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3章 中毒身亡
    谢淑云沉声回道,“嗯,都准备好了。”

    听到这话,恭贤王才放心下来,仰头高喊一声,“上酒!”

    声音落下,几个婢女端着酒盘陆陆续续走了上来,依次给在座的宾客斟酒。

    由于是丧宴的缘故,气氛都比较沉重,大伙儿基本都是埋头吃喝,不敢大声喧哗。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碰瓷”一声,酒杯摔落在地,声音不大却在沉闷的丧宴上显得极为突兀。

    大伙儿纷纷朝着声源处望去,只见君浩宇面色惨白,嘴唇发紫,眉心渗出黑线,面部狠狠抽搐了几下,身形一歪,砰咚一声,摔到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全场吓得鸦雀无声,空气仿佛凝固,僵持了片刻,君浩宇身边的人才反应过来,惊恐失色的尖叫起来,“快来人啊,君公子晕过去了!”

    吼声落下,整个院子顿时炸开了锅。

    君浩宇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晕倒了呢?

    所有人都是不可思议的交头接耳起来。

    恭贤王看到这里,吓得脸色大变,猛地站起身,着急的大吼,“还愣着干嘛,快传太医啊!”

    婢女被吼得身体一抖,顿时回过神来,慌张的转身冲了出去。

    不一会儿,太医就来了。

    恭贤王焦急的从座位里跑出来,皱着眉头,惊慌的喊着,“曾太医,你快来看看本王的庶子,看看他到底怎么了?”

    曾太医听到是王爷的儿子出了事儿,心子微沉,被婢女引到了君浩宇的跟前。

    看到他摔在地上,一动不动,曾太医暗道一声不好,赶紧蹲下身子,伸手探了探气息,而后神情大震,骇然抬头,黑着脸色,凝重道,“王爷,君公子已经断气了。”

    “什么!你说什么!”恭贤王被他震得瞪大双目,身形摇晃,往后退了一步,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

    曾太医想到恭贤王刚死了一个嫡子,正在办丧事儿呢,结果又死了一个儿子,深表同情,叹了口气,“王爷,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

    人都已经彻底断气了,他医术还没高超到让人起死回生的地步,实在无能为力。

    “不!不可能,他到底是怎么死的,你告诉本王!”恭贤王怒发冲冠,呲牙咧嘴的嘶吼。

    曾太医闻言,立马伸手翻了翻君浩宇的眼皮,又摸了摸脖子,拿起他的双手,仔细查看了手指甲,而后捡起摔落地上的酒杯检查了一翻,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凝重的回答,“回王爷,君公子是中了一种叫水寒砂的毒药,这种毒药混入酒水里,无色无味,不易察觉,但毒性非常强悍,沾上一点,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所以,君公子应该是喝了混入水寒砂的酒水,才毒发身亡的。”

    听到这话,全场宾客一片哗然。

    谁都没想到君浩宇的酒水竟然被下了毒!

    到底是谁这么胆大包天,竟然敢谋害王爷的庶子,还是在王爷的眼皮子底下,这也太嚣张了吧!

    意识到这一点,大伙儿全都惊骇的议论猜测起来。

    听到是中毒,恭贤王凶狠的脸,扭弄得皱皱巴巴的,深邃的双眸喷涌着火光,胸膛的怒火如火山爆发,“岂有此理,竟然在本王嫡子的丧礼上动手脚,本王要是知道谁干的,一定扒了他的皮!”

    谢淑云闻言,也走了过来,抹着眼泪,伤心的哭诉,“是呀,不知道是谁跟王爷有仇,要这样报复王爷,泽儿已经走了,现在就连宇儿也不放过,王爷,你一定要把凶手揪出来,不能让宇儿死得不明不白啊。”

    恭贤王听到这话,气得深吸一口气,猛地抬眸,凶狠的环视了周围一圈,厉声大吼,“来人,立马封锁王府,不准任何人进出,凶手既然是在丧礼上动手脚,肯定就隐藏在王府内!你们给本王仔细搜查,王府上下任何角落都不能放过,本王要揪出真凶,祭奠我儿在天之灵!”

    吼声落下,王府里的侍卫们纷纷行动起来,一时之间人心惶惶。

    苏陌凉看到这一幕,唇角咧出冷笑,心里已经在为这出戏和两位主演鼓掌叫好了。

    她没料到,恭贤王和谢淑云演技这么好,演得她差点都要信了,更没想到这恭贤王的心肠如此歹毒,竟然利用自己亲生儿子的性命当做赌注,简直丧心病狂。

    看来,在恭贤王的心目中,君浩宇果真的什么都不是,唯一的利用价值,就是用来替君少泽报仇。

    当初她听到恭贤王突然接君浩宇回府,就觉得挺诧异的,没想到恭贤王的意图在这儿。

    如果君浩宇地下有知,知道自己敬爱的父亲并未对他有半分愧疚甚至半分怜爱,而是把他当做报仇的工具,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恭贤王要是知道自己为了给隔壁老楚的孽种报仇,而杀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又该作何敢想呢?

    想想还真是讽刺可笑!

    思及此,苏陌凉的眸底划过讥讽,微微抬眸,望向恭贤王,冷声反驳,“恭贤王,你此举怕是不妥吧。现在天色已晚,你把大家全都困在王府,牵累无辜的宾客,是不是有些过分啊。”

    恭贤王闻言,老脸一板,愤怒低吼,“哼,本王的庶子在丧礼上丧命,不光是王府里的人,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有谋杀的嫌疑,本王自然要调查清楚才行。苏姑娘这样不满,难道是心虚了吗?”

    苏陌凉勾唇冷笑,并未放在心上,只是看了一眼旁边的君青染和君月夜,幽幽开口,“王爷,我体谅你丧子之痛,但不代表你可以无凭无据的乱冤枉人。你说在座的人都有杀人嫌疑,是把帝尊,长公主和平襄王一并怀疑上了吗?”

    “你——”恭贤王没想到苏陌凉如此伶牙俐齿,竟然把长公主和平襄王都牵扯上了。

    就在恭贤王语塞之时,反倒是君青染打了圆场,“好了,本宫理解恭贤王的心情,不予计较,现在还是找出凶手要紧!”

    如今,连长公主都发话了,其他人自然不敢有任何意见,恭贤王看长公主帮着自己说话,才悄悄松了口气。

    只要长公主和平襄王站在他这边,苏陌凉今晚必死无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