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7章 叛国谋反的死罪
    “咦,好像是一封信啊。”有人看清楚后,惊讶的呢喃出声。

    恭贤王看到这一幕,微微蹙眉,还来不及思考怎么回事儿,便听君颢苍冷声命令,“把信呈上来。”

    护卫闻言,这才放下君浩宇的尸体,捡起地上的信,快步朝着君颢苍走去。

    君颢苍接过信封,取出里边的信纸,仔细浏览起来。

    本还面无表情的他,在看到信上的内容后,面色越来越沉,越来越黑,额头竟然能看到青筋暴起,瞧得恭贤王忐忑不安,虚汗直冒。

    就连身边的君青染和君月夜都感受到了君颢苍身上散发出的戾气,表情纷纷跃上疑惑。

    “帝尊,怎么了啊?”君青染皱眉,不解的询问。

    君月夜则是好奇的盯着他,等待他的回答。

    这时候,只见君颢苍猛地抬起头,冰蓝眸子跳跃着怒火,阴鸷的盯着恭贤王,暴怒大吼,“恭贤王,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叛国谋反!”

    吼声如雷,猛然炸响,吓得周围的宾客浑身一抖,满脸错愕。

    恭贤王被吼得一脸懵逼,完全是在状况之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君青染和君月夜被君颢苍突如其来的愤怒惊了一跳,忍不住开口追问。

    “帝尊,你怎么了啊?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的火?”君颢苍为人冷酷残忍,喜怒不形于色,还很少发这么大的火,君青染自然吃惊不小。

    君颢苍闻言,一个扬手,将手里的信纸重重甩到他们面前,咬牙道,“你们自己看,恭贤王干了什么好事儿!”

    听到这话,不止恭贤王心中一震,就连君青染和君月夜心里也涌上些不好的预感,赶紧捡起落在地上的信纸,仔细浏览起来。

    看完信上的内容,君青染和君月夜都是一脸吃惊,难以置信的望向恭贤王,内心的震动难以言表。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恭贤王居然会干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来,简直出乎他们的意料。

    接收到三人又惊又怒的视线,恭贤王觉得莫名其妙,面色微微发白,心脏七上八下的扑通直跳,外人是不知道,其实他的脊背已经起了一层的冷汗。

    “帝尊,微臣不明白你的意思,什么叛国谋反,什么好事儿?微臣不知啊!”恭贤王看到君颢苍那暴怒的表情就知道准没好事儿,颤抖着声音询问。

    “砰!”

    只听一声巨响,只见君颢苍一掌拍在桌上,震得桌上的酒杯餐盘叮当作响,也吓得大伙儿精神一震,揪紧了心脏。

    “放肆!证据确凿,你还敢狡辩!这信上分明写着你勾结焚天君,集结队伍,准备谋反,别告诉本尊,你不知道!”君颢苍愤怒呵斥,冰蓝眸子可怕的抽缩着,从里面喷着通人的火光。

    听到这话,恭贤王像是被重力击中,脚下一虚,往后退了一步,略显苍老的脸瞬间惨白如纸,就跟死了似的。

    他哪想到那信上竟然写着他叛国谋反,这实在太可怕了!

    其他人听到这样骇人听闻的消息,头顶像是炸了个霹雳,被雷得外焦里嫩的。

    震惊之后,恭贤王立马着急的解释,“帝尊,冤枉啊!微臣对帝尊,对云楼暗域从来没有二心,怎么可能勾结焚天君造反,一定是有人陷害微臣,求帝尊明察!”

    话落,恭贤王立马下跪,诚恳抱拳。

    君青染见此,心里虽然震惊,但也不愿意相信,毕竟叛国造反可是诛九族的杀头大罪啊,恭贤王再如何嚣张也不敢拿国家命运开玩笑。

    “帝尊,我看这件事另有隐情,一定要查清楚才行啊。要是冤枉了好人,可就是无数条性命啊。”

    听到君青染开口劝说,君月夜也连连点头,“帝尊,恭贤王这些年一直尽忠职守,没有任何越矩,现在突然爆出这种消息,难保不是有人设计陷害,帝尊还是三思而后行啊。”

    君颢苍冷着脸,哼了一声,“设计陷害?你倒是给本尊说说,到底是谁设计陷害你!”

    恭贤王闻言,心中一震,瞬间惊醒过来,猛地朝苏陌凉望去,深邃的眸子赫然跃上惊骇之色,指着苏陌凉,颤抖着手臂,大叫起来,“是你!一定是你!苏陌凉,本王倒是低估你了,你还真是恶毒啊,竟然用这种手段来陷害本王!”

    这分明就是斩草除根,永绝后患的节奏。

    大伙儿看到恭贤王指着苏陌凉,都是一脸惊讶。

    大家不明白,苏陌凉和恭贤王到底有什么仇恨,今天好像是杠上了似的,纠缠不清。

    苏陌凉听到这话,失笑摇头,讽刺的看着他,“恭贤王,你说这话可就有些无理取闹了啊。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为了害我,连脸面都不要了吗?”

    恭贤王看到她那张镇定自若的脸蛋,就气得咬牙切齿,浑身发抖,“苏陌凉,明明是你故意伪造书信来栽赃陷害本王,你还敢狡辩,你个阴险狡诈的毒妇!”

    “王爷,我刚才不过是质疑一下君公子的死因,你就记恨我到这种地步,心胸未免也太狭窄了吧。”苏陌凉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语气里全是失望。

    众人听了,也是不满的皱眉,之前大家都没听说恭贤王和苏陌凉有什么过节,所以能让恭贤王恼羞成怒的估计也只有刚才的误会。

    恭贤王身为一个长辈,又是位高权重的王爷,跟一个小丫头计较,的确有**份。

    如今,被苏陌凉这样一挑拨,恭贤王人心尽失,孤立无援。

    “你——你——”恭贤王打嘴仗,哪里是苏陌凉的对手,两三下就被呛得说不出话来。

    知道,跟苏陌凉说不清楚,他只有转头望向帝尊,委屈的解释,“帝尊,单凭着一张信,你不能定微臣的罪,叛国谋反这样大的事儿,我怎么可能把信交给君浩宇。”

    君颢苍闻言,似乎并不大相信,冷哼道,“这不是正好解释,你为何突然要把君浩宇接回王府的原因了吗?君少泽死了,没人帮你完成大业,就算你恨透了君浩宇这个儿子,也不得不把他接过来,辅佐你,你说对吗?”

    恭贤王听到这话,犹如当头一棒,震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