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8章 釜底抽薪
    望着君颢苍冷厉阴鸷的蓝眸,听到他笃定的口气,恭贤王紧张得汗一股脑儿往外冒,心脏扑冬扑冬,像是要从嗓子眼跳出来。

    他猛地一个磕头,委屈大喊,“帝尊,微臣冤枉啊,微臣从未干过叛国谋反这等大逆不道之事,微臣半生戎马,为云楼暗域立下过汗马功劳,怎么能单凭一封伪造的假信就定微臣的罪!接君浩宇回来,是微臣不忍让亲生儿子流浪在外,微臣对帝尊的忠心天地可鉴啊。”

    那委屈凄苦的声音回荡在院子上方,众人听了都是面露同情,心有不忍。

    恭贤王接连失去两个儿子,刚刚又亲手斩杀了信任多年,陪伴多年的侧妃,心里的悲痛可想而知,现在又被牵连进了叛国谋反的滔天大罪中,这样的打击足以将人击垮。

    而那封信的确有些古怪,的确不排除有人故意陷害的可能。

    想到这一层,君青染皱眉,再度提醒,“帝尊,恭贤王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他好歹也是你的长辈,为云楼暗域立下过战功,如果被冤死,影响甚广,要是引起众怒,可就不好收场了。再说,依本宫看,这很可能是敌人的阴谋,故意伪造恭贤王的笔记设的计,单凭信上的内容,实在不可信啊。”

    许是出于私心,君青染无论如何不相信恭贤王会干出这种事情来。

    君颢苍闻言,朱唇轻抿,咧出一个讽刺的冷笑,高傲的眼角微微上挑,更增添撩人风情,只是冰蓝眸子却渗透着冷如骨髓的寒意,“这封信上说,恭贤王为了取得焚天君的信任,已经把帅印交了出去。既然你说这是别人伪造你的笔记写的信,那总不至于还有人伪装成你,把帅印交出去吧。”

    恭贤王听到这话,心里稍稍有底,斩钉截铁的否认,“微臣绝对没有干过这种事儿,帅印还在微臣这里,微臣这就派人去取。”

    话落,他便是招呼着管家,告知了具体的位置。

    管家听了,领会的点点头,小跑着去了后院。

    对于帅印,恭贤王还是很放心的,今早上他才检查了一遍,绝对不会有错。

    然而,过了半个时辰,管家才神色慌张,满头大汗的从后院跑了回来,想要凑上去小声告诉恭贤王,却被君颢苍给厉声吼住了。

    “你拿的帅印呢?”君颢苍看到他两手空空的回来,眉头一拧,沉声质问。

    管家被吓得双腿一软,猛地跪在了地上,惊恐的磕头,“奴才该死,奴才——奴才——没——没——”

    听到他吞吞吐吐,君颢苍面色越加难堪,猛地呵斥,“到底怎么了,说!”

    感受到君颢苍扑面而来的煞气,管家吓得浑身虚脱,“奴才没有——没有找到帅印!”

    此话一出,恭贤王震惊得头顶炸了个响雷,彻底呆住了。

    没有找到帅印?

    这是什么意思?

    他听错了没有?

    震惊之后,恭贤王惊慌失色的大吼质问,额头趟下豆大的汗珠,“高管家,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怎么可能没有找到帅印!你找对了地方吗?”

    管家被他吼得一抖,惊悸得汗毛起立,茫然不知所措的脑子像一张白纸,害怕的磕头,“奴才不敢撒谎,奴才不但找了王爷说的地方,还把整个屋子的其他角落也一并找了,实在没见着帅印,奴才该死,求帝尊和王爷饶命!”

    众人闻言,全都被这一出,骇得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的盯着恭贤王。

    帅印可是军权的象征啊,比将军的性命还重要,而恭贤王竟然把这样重要的东西给弄丢了!

    不,绝不是弄丢,恭贤王为人稳重,绝不可能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难道真如信上所说,恭贤王打算叛国谋反,为了取得焚天君的信任,将帅印交了出去?

    想到这里,本来不愿意相信的围观群众,心底掀起不小的涟漪,震撼的微微摇头,似乎并不愿接受这个事实。

    恭贤王的形象一直很好,在大伙儿的印象中,就算上了年纪,也是铁铮铮的汉子,怎么会成为云楼暗域的叛徒?

    君青染和君月夜也是满脸震惊,盯着恭贤王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恭贤王是他们的长辈,曾经辅佐父辈有功,他们向来都挺尊敬他,哪知道会爆出这样的惊天大秘密,他们实在承受不来。

    遭受重创的恭贤王,更是惊讶得如五雷轰顶。

    鼓得如牛眼大小的眼睛,布满浓浓的绝望,惊恐的表情渐渐凝固在脸上。

    今早上还好好的帅印,怎么会一转眼就不见了,他不相信,他不信!

    就在这时,恭贤王的脑袋嗡的一下,似乎醒悟过来,猛地抬头望向苏陌凉。

    看到那张淡然冷漠,暗含讽刺的脸,恭贤王整个人都抖起来,面颊抽搐,神色愤然,瞋目切齿,“我知道了,是你!一定是你!苏陌凉,你个毒妇,你要是落到我的手里,我不会放过你!”

    从密谋造反的信到帅印失踪,除了是苏陌凉设计,恭贤王再也想不到别人了。

    这一刻,他不得不承认,苏陌凉好歹毒的手段,用一封信,抛钻引玉的牵扯出整件事。

    她深知,单凭一封信不足以坐实他叛国谋反的滔天大罪,所以留有后招,竟然把帅印给偷走了。

    想来,帅印应该是在刚才搜查的时候失窃的,那时候乱糟糟的,护卫可以正大光明的闯入房间搜查,绝对是偷窃的最好时机。

    恭贤王永远想不到,自己为了栽赃苏陌凉,派人搜查证据,却给了后者致命反击的机会。

    意识到这一点,恭贤王差点气得吐血。

    只是他纳闷,他放置帅印的地方十分隐蔽,苏陌凉的人到底是如何找到的。

    照理说,她没有那个能耐!

    只是如今再如何怀疑也无济于事,苏陌凉这下子已经坐实了他背叛云楼暗域,勾结焚天君造反的罪名,他想要翻身,基本是不可能了。

    不但是他会被杀头,就连王府上下所有人都会被牵连。

    苏陌凉这一招釜底抽薪,可真是厉害啊!

    什么叫斩草除根,他算是领教了。

    就在恭贤王恨得牙痒痒的时候,君颢苍已经朗声宣布,“恭贤王交出帅印,与焚天君勾结一起,密谋造反,其罪当诛,押下大牢,隔日问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