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9章 告诉他真相
    声音落下,全场一片死寂,只听到大伙儿惊骇的抽气声。

    而恭贤王像是被重锤击中,颓然的跌坐在地上,惊恐的眸子里满是绝望。

    他知道自己完了,恭贤王府完了,只是想不到自己一世英名竟然栽在一个小丫头手里。

    其实恭贤王这辈子精明厉害,很多事情都能运筹帷幄,但他却缺少女人之间那些勾心斗角的手段。

    他过惯了被人仰望的日子,多少有点刚愎自负,而苏陌凉这样一个小丫头片子,还是来自下位面的蝼蚁,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当他还在对自己的毒计自信满满的时候,哪想到,苏陌凉竟然顺着他的计谋,反过来将他一军,弄得他措手不及。

    所以,要论阴险狡诈,他绝对不是苏陌凉的对手。

    如此被一个小丫头玩弄于鼓掌之间,大概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耻辱。

    这一夜,曾经威风凛凛,位高权重的王爷,转眼成为了阶下囚。

    以前的荣耀,以前的威望,一瞬间化为泡影。

    漆黑的夜晚,天际没有半点星光,只有夜风吹拂下的树叶,影影绰绰,将牢狱勾勒得阴森恐怖。

    苏陌凉顺着微弱的烛光走进了牢房。

    牢房里遍地狼藉,地上血迹斑斑,耗子、蟑螂、壁虎,在黑暗里爬来爬去,散发出一股难闻的血腥和恶臭。

    “苏姑娘,恭贤王在这一间。”引路的牢头陪着笑容,为苏陌凉伸手指了指跟前的牢房。

    他知道眼前这女人如今是帝尊面前的红人,得罪不起,说话的语气带着极尽的谄媚。

    听到声音,牢房里的恭贤王顿时抬起头,在看清楚来人的身份之后,震惊的神色瞬间涌上暴怒。

    “苏陌凉,你个贱人,你竟然还敢来!”恭贤王站起身,凶猛的扑了上去,若不是被铁柱挡着,此刻已经冲上去跟苏陌凉干起来。

    苏陌凉见此,眼角划过一丝嘲讽,目光如炬的盯着他,话却是对着牢头说的,“我有两句话要跟恭贤王说,你先下去吧。”

    牢头得令,点头哈腰的,快步退了出去。

    见人走了,她才勾起红唇,冷笑开口,“你都已经沦为阶下囚,明日就要问斩了,我还有什么不敢的?”

    恭贤王被她嚣张的气焰激怒,本还英俊的面孔扭曲得像一头怪兽,呲牙咧嘴的大吼,“苏陌凉,你别得意得太早,我已经书信给泽儿的师父了,他老人家是苍焰宗的长老,拥有不俗的实力和地位,他很快就会来救我,到时候会宰了你给泽儿报仇,你的奸计是不会得逞的。”

    苏陌凉闻言,眸色划过一抹惊讶,颇感意外的咂咂嘴,“不愧是恭贤王啊,这边刚入狱,就已经将消息传了出去,还真是效率啊。看得出来,你是真疼爱你的泽儿,自己沦落到这步田地,竟然还想着替他报仇,这样的感情实在让我羡慕,啧啧啧——”

    恭贤王听到苏陌凉那诡异的语气,心里有些发毛,当下不满的呵斥,“苏陌凉,你如果是来看我笑话的,劝你别费这个心思,你还是回去想想该怎样求饶,才不会死得太惨吧。”

    苏陌凉听到这话,竟是笑出了声,感慨的摇摇头,“恭贤王,你这一生就是太自信,觉得自己永远都不会输,可惜啊,从你娶了恭贤王妃开始,就注定是个失败者。”

    “你这话什么意思?”恭贤王心下一沉,被她莫名其妙的话弄得皱紧了眉头。

    苏陌凉眉眼轻扬,墨黑的眸子仿佛黑曜石,绽放着迷人的光泽,落入恭贤王的眼里,却激起一阵颤栗,“你知道你深爱的女人从始至终都没有爱过你吗?”

    恭贤王神情一震,眸子猛然扩大,“你说什么!”

    “恭贤王妃从始至终都没有爱过你,她爱的人是楚雄,在她未出阁之前,他们就已经情定终身了。可谁知道你突然上门提亲,活生生的棒打了这对苦命鸳鸯。”

    “你是身份尊贵的王爷,曹楚两家都招惹不起,曹家只有瞒下所有事情,将女儿嫁到了王府。所以,你深爱的女人不但不爱你,反而恨透了你!”最后几个字,苏陌凉咬得有些重,像是一拳打在恭贤王的心上,让他震惊不已。

    听了这样的真相,他显然接受不了,凶神恶煞的反驳,“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到底从哪里听来的这些谣言!”

    苏陌凉笑着摇头,“你确定这是谣言吗?其实,你的王妃是不是喜欢你,你心里最清楚。”

    恭贤王被她逼得变了脸色,似乎是回想起曾经的画面,面色有些着急,像是极力在说服自己,“不!她只是性子冷淡了点,但绝对是个好女人!她要是恨本王,为何心甘情愿的替本王生儿育女?”

    他永远不能忘记,她初为人母的喜悦,如果真的恨他,怎么可能有那样幸福的表情,更不可能为了他们的孩子,那么尽心尽力。

    她虽然性子有些冷淡,甚至高傲,但这也正是他喜欢的样子啊。

    苏陌凉听到这话,黑瞳瞬间涌上讽刺,失笑摇头,“呵呵,恭贤王,你还真是天真,她的确是生儿育女,但不是为你,而是为楚雄,因为君少泽根本不是你的儿子!”

    这话如晴天霹雳,哐当一下砸在恭贤王的脑门上,仿佛骨头都要震碎了,骇得他踉跄的往后退去。

    愤怒凶恶的脸一刹那面如土色,肌肉隐隐抽搐着,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样的真相简直比被人陷害的打击还要大!

    他对君少泽倾尽了所有精力,所有父爱,费尽心思的呵护和培养,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君少泽是他最爱的女人生的儿子,所以他一早就认定君少泽来继承自己的爵位,一直用心的照料,培养。

    现在突然得知,他付出了所有心血的孩子,竟然是别的男人的孩子,这样的打击仿佛要抽空他所有的力气。

    “不,你撒谎!我不会上你的当!”恭贤王用力摇头,排斥的低吼。

    苏陌凉见他不愿意相信,嘴角轻勾,冷笑,“王爷不相信我说的,总不至于连王妃身边贴身嬷嬷的话都不信了吧。”

    说着,她轻轻抬手,拍了拍,“进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