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0章 被活活气死
    话音落下,只见黑暗深处忽然走出来一抹佝偻的身影。

    那张已经布满皱纹,却依稀能看出当年模样的容颜,顿时惊得恭贤王睁大了眼睛。

    就在这时,老人已经来到了苏陌凉的身边,冲着恭贤王恭敬的行礼,低沉沙哑的声音给他造成巨大的冲击,“奴婢连玉,叩见王爷。”

    恭贤王惊骇的吸了一口冷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不可能!连玉早就病死了,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连玉嘴角扯起一个冷笑,开口道,“当初帮王妃接完生,连玉的确差点死了,可不是病死,而是被王妃杀人灭口。好在奴婢命大,路上遇到了好人,奴婢才幸免于难,活了下来。”

    “什么!王妃要杀你灭口?”恭贤王没料到还有这么一出,惊讶的吸了一口冷气。

    据他所知,这位连玉嬷嬷从王妃嫁进王府之前,就一直跟在王妃身边伺候,算是王妃最信得过的嬷嬷,什么事儿都喜欢交给她做,感情也十分深厚。

    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孩子出生后没多久,就听王妃说,连玉嬷嬷病死了。

    对于他来说,不过一个奴才,死了也就死了,并没有在意,当时他还担心王妃伤心,于是拨了好多丫鬟去伺候她。

    没想到此人竟然活着,还突然出现在这里,更是说出了当年不是病死,而是被灭口的真相。

    王妃那么喜爱的一个嬷嬷,怎么可能杀她?

    可如果没有追杀她,王妃为何要欺骗自己嬷嬷病死了?

    想到答案,恭贤王的面色发白,心里越加忐忑不安。

    他无法面对这个真相,更无法面对君少泽不是他儿子的事实。

    “王爷,奴婢一直跟在王妃身边,是亲眼看到王妃和楚将军相爱的,当时他们都准备谈婚论嫁了,可谁知道王爷捷足先登,棒打鸳鸯,拆散了他们。那时候王妃已经怀有身孕,为了保住曹家和楚家上下那么多口人命,她只有把这个孩子说成是王爷的。”

    “这样不但能让曹楚两家相安无事,这个孩子也能平安顺利的生下来,过着世子的生活。所以这就是当初王妃提前一个月早产的原因。”连玉将当年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恭贤王听了,怒红了双眼,心里似乎有个东西,支离破碎。

    “不——我不信,这不是真的!你们都在骗我!!!”他抱着脑袋,崩溃的嘶吼,嘴上虽然说着不信,可神情已经出卖了自己的内心。

    他认得这位连玉嬷嬷,虽然比以前老了不少,但轮廓还是那么深刻,就连声音几乎都没怎么改变。

    恭贤王不傻,以前没有细究,是因为从未怀疑过他爱得女人,如今回想起以前的种种,怎么可能发现不了蛛丝马迹,更何况,她说的一切跟当年的事情吻合,让他不得不信。

    只是这个打击太大,他承受不了!

    苏陌凉看到恭贤王崩溃狂躁的样子,目光渐冷,心里替君浩宇愤怒和不值,“王爷,我至少以为你多少是有点良心的,却没想到,你为了别人的孩子而害死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不知道你到了下面,还有没有脸去见君浩宇呢。”

    这话如压在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刺激得恭贤王目眦尽裂,双目猩红,身形剧颤之后,噗的一声,狂喷一口鲜血!

    是呀,他为了贱女人和楚雄的孽种,付出了那么多心血,反而让自己的儿子流浪在外,吃尽苦头,最后为了替这个孽种报仇,竟是杀死了自己的亲生儿子,想到这里,恭贤王只觉得天旋地转,五脏六腑都快被撕裂。

    “不!不!”恭贤王仰头一声嘶吼,扭曲的面容全是崩溃,吼声震耳欲聋,如沉雷滚过,声势骇人,吓得连玉变了脸色。

    这时候,只见恭贤王魁梧的身形一颤,再度喷出一口鲜血,鼓着双眼,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动静之大,死相之惨,面上残留着恐怖的神情,多看一眼,就觉得毛骨悚然。

    连玉吓得浑身发抖,颤颤巍巍的说,“奴婢已经说出了当年的真相,可以放奴婢回去了吗?”

    苏陌凉冷冷挥手,“走吧。”

    连玉闻言,如蒙大赦,逃似的跑出了牢狱。

    苏陌凉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才从恭贤王的尸体上收回视线,慢悠悠的转身走了出去。

    候在牢狱外的蒋征看了,立马迎上去询问,“主子,恭贤王他——”

    话还没说完,苏陌凉便先一步回答,“死了。”

    “额?你动手了?”蒋征没想到苏陌凉这么效率。

    苏陌凉冷冷道,“没有,他自己气死的。”

    “噗!”蒋征汗颜。

    不过,也不奇怪,想来谁听到这种消息,都会被气得吐血吧。

    “现在恭贤王已经死了,主子也不用担心他给宗派报信,就算宗派知道了君少泽的死讯,也不一定能查到主子头上来。”想到已经斩草除根,免了后顾之忧,蒋征松了口气。

    而苏陌凉却面色凝重,“晚了,我们低估恭贤王了,他已经先一步书信宗派了。”

    “啊!不会吧!”蒋征听到宗派,脸色都变了,“宗派我们可惹不起啊,主子,接下来要怎么办啊?”

    “已经惹了,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蒋征见她如此淡定,无语的摇了摇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学到主子半分的冷静。

    只是有一个问题,他至今没想明白,“主子,其实我们之前把真相告诉恭贤王,他知道君少泽不是他儿子,就没有后面这么多麻烦了。”

    苏陌凉却是失笑摇头,沉声反问,“恭贤王刚刚死了宠爱了二十几年的儿子,心情可想而知是多么悲愤和激动,你觉得他能心平气和的听我说出真相吗,就算听了,你能保证他会相信我,而不是认为我是为了脱罪而故意欺骗他?要知道当时我们还没找到连玉嬷嬷,想要让他相信,还是有些难度的。”

    听到这话,蒋征觉得有理,连连点头。

    是呀,他家主子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就算说出真相,正处于丧子之痛的恭贤王不一定会相信苏陌凉。

    要是一个不相信,遭殃的就会是他家主子,所以这种做法的确有些冒险,还不如杀了他,来得直接干脆保险!

    “是不是觉得我很残忍?”苏陌凉冷冷问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