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2章 为师兄报仇
    苏陌凉一走进王锋的房间,就见血战团的大伙儿全都满脸着急的围在王锋的床边。

    而萧凛尘则是坐在一边,摸着王锋的脉搏,检查着他体内的情况,愁眉不展,表情凝重,气氛十分压抑。

    “萧凛尘,主子来了,快让主子替他瞧瞧。”林婉儿一走进房间,便是冲着大伙儿喊了一声。

    声音落下,大伙儿面色一喜,赶紧让开,退到了一边。

    “王锋到底怎么了?”苏陌凉焦急的走了过去。

    萧凛尘也赶紧站起身,向苏陌凉说明情况,“老大,君少泽太歹毒了,他在王锋的体内下了一种叫焚骨冥丝的慢性毒药,需要仙品的乾元换骨丹才能解毒。”

    苏陌凉惊得皱紧了眉头,“尊品丹药?”

    要知道尊品丹药,是必须达到丹宗的等级才能炼制,而她上次因为吞噬异火的关系,炼丹师等级晋级到了后期丹皇。但要想达到丹宗,还必须提升两个等级才行,任务实在艰巨啊。

    “看来,我们只有去拍卖会看看了。”苏陌凉沉吟片刻,做了决定。

    萧凛尘却是摇摇头,“主子,这乾元换骨丹不但要求炼丹师等级,更重要的是,它的药材非常稀有,就算达到了丹宗,很多炼丹师都没办法获得这类丹药的药材。我看拍卖会都不一定有啊。”

    苏陌凉面色一沉,皱眉问道,“需要什么药材?”

    “需要血鸦蛊草!”萧凛尘凝重开口。

    听到这样陌生的名字,就连苏陌凉都有些意外。

    她空间里也有不少稀有药材,却没有一样叫这名字的。

    苏陌凉看了看床上虚弱的王锋,心肝都揪了起来,凝重道,“不管如何艰难,我都要去拍卖行问问看,若是没有,那我便到佣兵工会发布任务。”

    萧凛尘,蒋征闻言,重重点点头,“主子,明日我们跟你一起去。”

    ————————

    苍焰宗

    一位身穿灰袍的中年男子,坐在大厅上方,手里捏着信纸,鼓着双眼盯着信上的内容,气得面色铁青,浑身发抖,最后忍无可忍,一掌拍在桌上,只听砰的一声巨响,直接将桌子震碎了。

    然而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脆若银铃的声音,语气相当焦急。

    “师父师父!听说师兄出事儿了,是真的吗?”

    只见一位身穿紫色长裙的少女飞奔进来,来人生的纤巧削细,面凝鹅脂,眉如翠羽,齿如含贝,一双大眼睛,湛湛有神,秀美中透着一股英气,只是此刻却蹙着娥眉,喘着粗气,不知道是着急的缘故,还是奔跑的缘故,白腻的面颊浮着两团红晕,但就算是生气着急,也挡不住她的光彩照人。

    还不等中年男子回答,紫衣女子一进来便看到满地的粉屑和师父那张阴沉黝黑的面孔,心下一惊,顿时涌上不好的预感,更加激动的大声质问,“师父,是不是师兄出事儿了,你快告诉我!”

    她此时的俏脸涨得绯红,灿若繁星的眸子闪烁着担心焦虑的光芒,紧张的望着他。

    被唤为师父的老者,胸膛翻涌着怒火,仿佛要从嘴巴里滚出来,想到君少泽的惨死,怒不可遏的咬牙开口,“信上说,你师兄被一个叫苏陌凉的女人害死了!”

    紫衣女子听到这话,受了严重的打击,身形一颤,面色吓得惨白如纸,震惊了片刻才情绪激动的大吼:“不可能!师兄那么厉害,怎么可能被一个女人害死,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石景山怒得深吸一口气,努力抑制体内的怒火,解释道:“信上说这个女人来自下位面,但会些狐媚之术,勾引了云楼帝尊。正因为有帝尊撑腰,她才如此狂妄嚣张,无法无天。”

    “我不相信,师兄怎么可能死在一个下位面的废物手上!就算她有帝尊撑腰,她也没能力伤害得了师兄啊!”紫衣女子不相信的摇头,实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在她心目中,她师兄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男人,怎么可能被废物害死,这简直不可理喻。

    石景山看到自己的徒儿不能接受,他何尝又能接受。

    君少泽也是他引以为傲的弟子,最后却死在下位面的蝼蚁手里,传出去他这张老脸要往哪里搁?

    “这是恭贤王的亲笔书信,不会有错。信上说,她不但会勾搭男人,更是阴险狡诈,工于心计,害死了你师兄之后,还设计给恭贤王扣上了谋逆的杀头大罪。想来,这个女人喜欢在背地里耍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泽儿虽然实力强大,但涉世未深,容易上当中计。”石景山说到此处,深邃的黑瞳里泄出一抹阴冷。

    紫衣女子听了,悲愤交集,怒发冲冠的吼起来,“一个废物也敢伤害师兄,师父,你一定要为师兄报仇啊!”

    石景山听到紫衣女子的哭诉,仇恨像怪兽一般吞噬着他的心,让他忍无可忍,低沉的声音从唇齿间崩裂而出,“哼,熙雯,你就放心吧,这个女人敢杀老夫的爱徒,老夫一定不会放过她!就算有帝尊撑腰又如何,老夫还不相信,帝尊会为了一个女人得罪宗派。”

    石景山虽然忌惮帝尊,但那女人杀害了他的弟子,帝尊再如何强势,也得给出一个交代。

    他还不相信,自己身为宗派长老,还办不了一个来自下位面的废物!

    听到师父这话,姚熙雯也愤怒的附和:“师父,我也要去,我要亲手杀了这个贱人替师兄报仇!”

    “好,我们现在就启程前往暗域之城!”石景山低吼一声,猛地站起身,怒冲冲的走了出去。

    而此时的苏陌凉等人却不知道危险正在一步步靠近。

    自从得知王锋中毒之后,第二天苏陌凉就带着萧凛尘和蒋征出了宫,去了拍卖会。

    预料之中,拍卖会果然没有血鸦蛊草,至于乾元换骨丹那就更没有了。

    被逼无奈,他们只有转移阵地来到了佣兵工会。

    工会的负责人刚开始还很热情的招呼他们,可听到他们要血鸦蛊草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就垮了下去。

    “小姐,你这任务难度太大了,怕是没有佣兵团敢接这个任务啊。这血鸦蛊草,实乃罕见,我们佣兵工会开了这么多年,也没碰上一次,所以,你还是放弃吧。”负责人叹了口气,挥挥手,示意他们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