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3章 仇家找上门
    蒋征着急了,“老板,我兄弟中了毒,急需这味药材救命啊,你行行好,帮帮忙吧。”

    “哎,不是我不帮,是这药材实在难寻,你们要是真的着急,就先在我这里登个记吧,如果没有佣兵团愿意接,那我也没办法了。不过,你们可以自己去东边的空霞森林瞧一瞧,碰碰运气,咱们暗域之城的药材多数都来自那个地方。”负责人好心的提醒。

    苏陌凉感激的点点头,掏出了一大袋玄晶,“好,那就拜托你了。”

    负责人一看,苏陌凉出手如此大方,眸色划过惊讶,脸蛋立马堆上了笑容,讨好的说道,“这位小姐,如果你真想找到血鸦蛊草,也不是没有办法。听闻苍焰宗里有个地方,叫星远圣地,里面的奇珍异宝多不胜数,就不乏有许多外界找不到的珍贵药材,小姐要是能进入那个地方,血鸦蛊草肯定不是问题。”

    萧凛尘听到这话,眼前一亮,兴奋的冲苏陌凉说道,“老大,我们去星远圣地找找看吧。”

    负责人看到萧凛尘神色激动,失笑摇头,低笑着解释,“这位小兄弟,星远圣地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前提条件,你们必须是苍焰宗的弟子,并且要参加殿试,殿试前三名才可以进入圣地。要知道星远圣地可是苍焰宗的宝地,想要进去哪那么容易。”

    负责人看到苏陌凉出手阔绰,所以多卖了些消息,但不代表他就认为苏陌凉等人有资格混进去。

    说白了,能进入星远圣地的弟子,都是天才中的天才,想要混进去拿药材,比登天还难。

    在他眼中,萧凛尘的反应,实在有些天真了。

    苏陌凉听到星远圣地有多不胜数的奇珍异宝,就预料得到,想要进去非常难,如今听到殿试前三名,心就更加沉重了起来。

    要想夺得前三,可是要战胜苍焰宗的所有弟子才行啊。

    萧凛尘也意识到了艰难,皱着眉头,不耐烦的反驳,“你这不是废话吗,我们都不是苍焰宗的弟子,别说星远圣地了,就连苍焰宗都进不了。”

    “哈哈,小兄弟,别着急,其实苍焰宗还是有机会进的。再过不久就是宗派选拔赛,到时候四大宗派会到暗域之城来挑选有潜力的好苗子,你要是实力不错,倒是可以去试试,如果被苍焰宗的长老瞧中了,前途不可限量啊。到时候,你就离星远圣地更近一步了。”工会负责人笑着建议道。

    萧凛尘和蒋征闻言,都别有深意的对视了一眼。

    他们主子才杀了苍焰宗的弟子,苍焰宗能让他们加入吗?

    想到现在不管哪个办法都十分有难度,萧凛尘心里郁结,愁眉锁眼的望向苏陌凉,征求她的意见,“主子,你看,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

    一直沉默着的苏陌凉心里有了计较,微微抬头,凝重道,“先去空霞森林碰碰运气,再另作打算。”

    好在王锋中的是慢性毒,除了比较折磨痛苦以外,一时半会还死不了。

    平时靠着普通的丹药控制一下,还能支撑一段时间,眼下举步维艰,她只有慢慢筹划才行。

    蒋征和萧凛尘闻言,都是理解的点点头,随着苏陌凉走出了工会。

    “老大,听说空霞森林很大,我们怕是几天几夜都走不完啊。”蒋征一边走,一边皱眉提醒。

    待他们走出了工会,苏陌凉才停下来,“嗯,徒步不是办法,我们先在空霞森林的上方,粗略的寻找一下。”

    之前她契约了通天火烈鸟,这火鸟的速度非常快,正好可以利用一下。

    想着,她伸手一挥,顿时将通天火烈鸟召唤了出来。

    这时候只见一只火红的大鸟振翅冲入云霄,一声长鸣,兴奋的在空中盘旋打圈,迟迟不肯降落。

    想来是在苏陌凉的空间里待久了,又被天魔貂欺负压榨,现在终于获得自由,呼吸新鲜空气,一个高兴就忘乎所以了。

    经他这么一闹腾,顿时造成了不小的动静。

    街上的行人看到这一幕,纷纷震惊的驻足观看,目光发痴的盯着天空撒了欢的通天火烈鸟。

    要知道通天火烈鸟可是凶兽榜排行第五的凶兽,平时想要见上一眼,太不容易。

    如今有幸看到,自然也要大饱眼福一番。

    这时候正朝这边赶路的姚熙雯,一眼便发现了空中翱翔的通天火烈鸟,惊得瞪大双眼,立马朝身边的石景山叫道,“师父,你快看,那不是师兄的通天火烈鸟吗?”

    石景山自然也看到了火烈鸟,当下黑了面色,皱眉低吼,“走,过去看看!”

    声音落下,只见坐在飞禽上的两道身影迅速朝着前方掠去,快如闪电,眨眼就消失不见。

    苏陌凉看到撒欢的火烈鸟迟迟不肯下来,心底窜起火气,厉声命令,“红毛,你给我滚下来,再不下来,天魔貂的拳头可不长眼。”

    火烈鸟一听天魔貂的大名,庞大的身躯一抖,立马乖乖的飞了回来,落到苏陌凉的面前,一动不动的,像个鹌鹑。

    也不知道天魔貂对他做了什么,竟然让他怕成这样。

    苏陌凉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沉声吩咐,“带我们去空霞森林。”

    话落,她正准备翻身坐上去。

    谁知道,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娇喝,街道右侧迅速掠来两道身影,一男一女,一老一少,怒容满脸,气势嚣张,一上来就对苏陌凉劈头盖脸的呵斥。

    “混账!你是谁!通天火烈鸟,为什么在你这儿?”

    苏陌凉惊愕的打量了掠来的两人,眸底划过暗茫,蹙眉回答,“我是通天火烈鸟的主人,它不在我这儿,难道还在你那儿吗?”

    姚熙雯闻言,震惊的瞪大眼睛,她没见过这样厚颜无耻的人,竟然把她师兄的凶兽说成是她的,当下怒火中烧,咬牙呵斥,“你放屁,这通天火烈鸟是我师兄的,根本不是你的,劝你赶紧把火烈鸟交出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苏陌凉听到这话,瞳孔跃上惊色,这才深深看了她一眼。

    她师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