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0章 苏陌凉上场
    话落,不等萧凛尘反应,曹永晋再度用力,狠狠压了下去。

    萧凛尘一个不慎,被力量击中,朝着后方倒射好几米,才艰难的稳住身形。

    就算如此,萧凛尘也没有显得特别狼狈,除了嘴角溢血外,并没有找到其他伤势。

    曹永晋微微挑眉,多了几分赏识,“不错,比刚才那男的够味,不过,你一个初期尊灵师,想要战胜我,简直异想天开!”

    说着,他再度一个期身,冲了上来,这次的手法比之前更快更犀利,快得让萧凛尘措手不及,都来不及防御,便被他凶悍的灵力打下了擂台,跌落在地。

    血战团的兄弟见了,吓了一大跳,立马冲上前,搀扶起萧凛尘,重新回到了苏陌凉的身边。

    萧凛尘内心愧疚,面色难堪,难受的抱歉,“老大,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被林婉儿扶着的蒋征也是羞愧的低下头,不敢看苏陌凉的表情。

    他们这次的确丢了好大个脸。

    苏陌凉面无表情的扫了他们一眼,随后伸手掏出了两颗疗伤的丹药,递到他们的手里,缓缓开口,“你们的灵力等级本就在他之下,输了很正常,不用自责。”

    对方可是中期尊灵师的强者,他们一个圣灵师巅峰,一个初期尊灵师,怎么可能是其对手。

    苏陌凉早就知道他们会输,之所以没有阻止,是因为蒋征和萧凛尘需要和比自己厉害的强者过招,才能快速成长。

    所以今日一战,对他们来说,是个非常不错的历练。

    再者,血战团的兄弟们自从来了九幽之域,为了不给自己拖后腿,一直都在废寝忘食的修炼,他们的努力,苏陌凉都看在眼里的。

    以前他们大多只是宗灵师等级,但他们现在已经达到了圣灵师,而萧凛尘更是晋级到了初期尊灵师,虽然有丹药的帮助,但自身不付出努力,想要晋级到尊灵师,还是相当有难度的。因为越往后的等级,会艰难,光靠着外物的扶持,显然是不够的。

    所以,面对这样一群为了自己而拼命努力的人,苏陌凉怎么好责怪他们。

    萧凛尘和蒋征听到苏陌凉的安抚,都是心头一暖。

    她平时虽然严格要求他们,但每次出事儿从来不会责怪他们,他们的老大总是这么窝心。

    此时,擂台上的曹永晋因为接连战胜了三个人,气焰极其嚣张,狂妄的仰头大笑,“你们当中,还有谁要帮忙出头的,一起上吧,我一次性解决了你们,免得浪费我的时间。”

    讽刺羞辱的话一出,围观的群众全都将目光聚焦在了苏陌凉等人的身上,瞳孔纷纷跃上讥讽,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这伙人一连三个人都败在了曹永晋的手里,想来是没人再出来自取其辱了。

    不少人都是失望的摇摇头,对苏陌凉等人不屑的议论起来。

    “那女子我认得,她就是帝尊身边的红人苏陌凉。上次,她和苍焰宗的长老起了冲突,还是帝尊护下她呢。看那群人应该是她的人,没想到这么不经打,太弱了。”

    其他人听到这话,也出声附和,“是呀,这女人能勾引帝尊,我还以为她多能耐呢,没想到这么差劲儿,一点也配不上帝尊。”

    “理解一下吧,听说他们这群人都是来自下位面的,下位面的废物哪有什么实力啊!”

    “什么?竟然是下位面的人,天啊,他们也有胆子招惹曹家兄妹,也太狂妄无知了吧。”有的人听到这话,都惊讶的捂住嘴巴,难以置信的打量着苏陌凉一群人。

    曹绮柔听到周围的议论,看到自家兄长给自己报了仇,长了脸,顾不得身上的伤势,满脸得意的望向苏陌凉和林婉儿,嘴角斜起一个嘲弄的弧度,冷笑着反问,“苏陌凉,你刚刚不是挺拽的吗?不是瞧不起人吗?嘴上说得那么厉害,那你的人怎么会被我哥打得满地打滚,浑身是伤呢?”

    “哼,一群下位面的贱人,也敢羞辱我,不给你们点厉害尝尝,你们永远不知道天高地厚!”

    说着,她转眼望向擂台上的曹永晋,高兴的喊道,“哥,他们这群怂包,没人敢挑战你了,他们上台只会自取其辱,沦为笑柄!”

    曹绮柔出了口恶气,心情十分愉快,那得意的小模样恨得林婉儿牙痒痒。

    听到这样羞辱的话,她就控制不住心头的火气,握紧拳头,想要开口反驳,谁知被苏陌凉接过话去。

    “谁说没人了?我不是还站在这儿的吗?”嘲笑声中,苏陌凉清脆悦耳的声音分外突兀,音量不大,却惊得众人瞬间安静下来,一脸愕然的盯着她。

    曹绮柔没想到苏陌凉还要逞能,神情一愣,随后嘲讽的大笑,“苏陌凉,你还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啊。我哥可是中期尊灵师,你觉得就凭你的三脚猫功夫,能打赢我哥吗?”

    听到曹绮柔的反问,周围的大伙儿全都嬉笑起来,望着苏陌凉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蠢货。

    因为苏陌凉此举在他们眼中,纯粹就是找死!

    曹永晋这个年纪达到中期尊灵师,已经算是很不错的天赋了,要是到宗派修炼几年,晋级到君灵师都是有可能的。

    而她一个下位面的人,居然敢挑战这样的强者,还真是没有一点自知自明啊。

    苏陌凉无视周围的嘲笑,嘴角轻扬,溢出一个优雅的笑容,只是笑意不达眼底,冷冷的扫向曹绮柔,“不试一下,怎么知道呢!”

    见她如此镇定自若,胸有成竹的样子,曹绮柔面色一滞,不屑冷笑,“你要自取其辱,我也没办法,只希望你到时候别哭鼻子,说我哥欺负你!”

    苏陌凉闻言,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曹绮柔一眼,顿时飞上了擂台。

    贵宾席上的石景山看到这一幕,眸底划过一丝阴险的暗茫。

    他没想到老天爷都在帮他,眼下他报仇的机会终于来了!

    思及此,石景山微微挑眉,别有深意的盯着台上的苏陌凉,唇边渐渐扬起隐匿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