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5章 不识抬举
    只见人群靠后的位置,站在一位穿着白色长袍的俊美男子,他生着一双碧色眸子,如湖水般清澈怡人,却又深不见底,深邃的目光透着几分冰冷。

    五官精致,清秀,像是一块浸在寒潭里的古玉,给人一种沁人心脾的凉意。

    未绾未系的墨发披散在身后,光滑顺垂如同上好的丝缎。肌肤白皙胜雪,吹弹可破,一眼望去,竟是比女人还要娇嫩几分。

    只需扫一眼,苏陌凉便知道此人身份不俗,是个养尊处优的贵公子。

    想来,这位白衣男子就是刚才小厮口中的公子了。

    就在苏陌凉打量对方的时候,通天火烈鸟激动的内心传音道,“主子,你千万不能把我的羽毛送给别人,羽毛可是我最宝贝的东西了,要摘我羽毛,门都没有。”

    苏陌凉知道,通天火烈鸟虽然凶悍,但却是个爱漂亮的灵兽,全身上下最宝贝的就是他的羽毛,谁动它羽毛,它跟谁拼命。

    想到这里,她一口回绝了小厮的请求,“抱歉,通天火烈鸟的羽毛,我不能给你家公子。”

    小厮一听这话,面色一滞,许是没料到她竟然敢拒绝,眸底涌上震惊,不满的呵斥,“混账,你知道我家公子是谁吗,就敢拒绝!”

    苏陌凉可没兴趣知道他们是谁,并未放在心上的回了一句,“你家公子是谁,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摘了通天火烈鸟的羽毛,它会不高兴。”

    小厮听到这话,更是勃然大怒,厉声大吼,“你别不识抬举,我家公子可是拍卖会会长的儿子,跟你要通天火烈鸟的羽毛,也是看得起你,你居然敢拒绝,活腻了吗!”

    苏陌凉听小厮趾高气昂的口气,就知道这位白衣男子身份不低,却没想到竟然是拍卖会会长的儿子。

    拍卖会汇聚了太多奇珍异宝,也掌握了太多的人脉关系,富可敌国,凌驾于暗域之城几个大家族之上,可是招惹不起的大势力啊。

    难怪这位小厮说话这样嚣张,见识了她的实力,也并未将她放在眼里,的确,他家公子有骄傲的资本。

    只是,苏陌凉却并没有被他的身份吓着,反而沉声质问,“就算是拍卖会会长的儿子,也不能仗势欺人,强人所难吧!”

    小厮没想到苏陌凉知道他们的身份,却依然面不改色,甚至还敢出言顶撞,顿时气得怒发冲冠,“你放肆!”

    就在两人僵持着的时候,白衣男子红唇微动,开口了,声音冷冽,“我用九曲灵丹跟你换通天火烈鸟的羽毛。”

    此话一出,全场一片哗然,一个个面色涌上震惊,而后激动的议论了起来。

    “这真是天大的好事儿啊,九曲灵丹,那可是中灵品的丹药,只有中期丹皇才可以炼制,珍贵得不得了啊!”

    “是啊,苏陌凉这次是赚到了,竟然能用一根羽毛,换来这么珍贵的丹药,真是羡慕死人啊。”

    “拍卖会会长的公子果然是豪啊,为了一根羽毛,竟然拿出一颗如此珍贵的丹药交换,真是不知道人间疾苦。”

    知道内情的人听到这话,冷笑着反驳,“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别胡乱插嘴。听说齐公子这次闭关出来,已经晋级到中期丹皇了,那九曲灵丹,十有**是他自己炼制的。既然已经是中期丹皇了,中灵品的丹药,人家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当然不放在眼里了啊。”

    旁边的人听了,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齐公子的天赋也太恐怖了吧,这才多久啊,就已经晋级到中期丹皇了,未免也太天才了吧。”

    “谁让人家有老天爷眷顾呢,生来就是拍卖会会长的儿子,资源财富享用不尽,又有一身的炼丹天赋,这些是你们羡慕不来的。”

    听到这话,大伙儿都是感慨的摇头,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的滋味。

    反观其他人的激动和羡慕,苏陌凉到显得淡定不少,她冷冷瞥了白衣男子一眼,没有预期中的感恩戴德,反而是不领情的拒绝,“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羽毛不能给你们,别让我再重复第三次。”

    别说小厮震惊,就连白衣男子也被苏陌凉的态度给惊住了。

    他刚才用九曲灵丹跟她交换,她居然都不愿意!

    搞错没有?

    小厮看到这里,气得咬牙切齿,愤怒大吼,“我家公子用九曲灵丹跟你交换,你竟然拒绝,你脑袋是不是坏掉了?九曲灵丹可比你那破羽毛珍贵几百倍啊,你到底知不知道!”

    苏陌凉听到这话,有些无语。

    她身为炼丹师,当然知道九曲灵丹,不但知道,还会炼制。

    她之前因为吞噬了异火的关系,早已晋级到了巅峰丹皇,要炼制中期丹皇才能炼制的中灵品丹药,比吃饭还简单。

    现在这白衣男子要用九曲灵丹来换,苏陌凉自然不稀罕。

    毕竟这丹药,她挥挥手,不出一个时辰,就能炼他几十颗呢。

    所以,苏陌凉直接无视了小厮的质问,一个挥手将通天火烈鸟,金毛狮王和青云豹召回了空间里,那举动已经是变相拒绝了白衣公子的请求。

    小厮看到这一幕,怒得气喘吁吁的,忍无可忍,“苏陌凉,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得罪了我家公子,可没有好果子吃!”

    苏陌凉勾唇冷笑,不屑的冷觑他一眼,“我倒是没见过求人办事儿的,有像你们这样横行霸道的。灵兽是我的,我想给就给,不想给就不给,你们要强制我给,那跟强盗有什么区别?”

    “你——”小厮顿时被她堵得说不起话。

    白衣男子从小到大,还从未碰过壁,从未遭到过别人的拒绝,苏陌凉此举,无疑是在挑战他的底线,激起他心头的火气儿。

    许是良好的教养告诉他不能失态,他只有耐着性子,沉声质问,“你到底怎样才肯把羽毛交出来!”

    苏陌凉看他似乎真的特别需要羽毛的样子,微微挑眉,沉吟片刻后,幽幽开口,“除非你拿乾元换骨丹来换,我就把羽毛给你。”

    小厮听到这话,震惊的大吼一声,“什么!乾元换骨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