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6章 狮子大开口
    乾元换骨丹!

    那可是尊品丹药,是达到丹宗的炼丹师才可以炼制的丹药。

    这种丹药的药材极其稀有,就算达到了丹宗,也不一定能炼制得出来。

    而苏陌凉竟然让他家公子用这样稀有的丹药去换通天火烈鸟的羽毛!

    实在欺人太甚!

    小厮听了,当下怒不可遏的大吼,“苏陌凉,你别得寸进尺。用九曲灵丹换你的破羽毛,已经是给你面子了,你竟然还敢要求乾元换骨丹。如果我家公子有那么贵重的丹药,会傻到用来跟你换羽毛吗?”

    要不是他家公子最近在炼制一味中灵品的丹药,缺了一味药材,那药材又刚好就是通天火烈鸟的羽毛,他才懒得搭理一个下位面的贱女人呢。

    本来用珍贵的九曲灵丹交换羽毛,已经是他家公子吃亏了,哪想到这女人非但不把九曲灵丹放在眼里,还狮子大开口的索要乾元换骨丹,实在太过分了。

    白衣男子听到苏陌凉的要求,也是沉了面色,蹙起眉头,心里的怒火翻涌而起,从碧色的瞳孔里喷射出来。

    苏陌凉此举,的确太不给面子,他身为丹皇炼丹师,几乎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什么时候碰过壁啊,这女人简直就是打他的脸,让他难堪。

    别说白衣男子生气,就连周围的群众都看不下去,不满的讽刺起来。

    “这苏陌凉真是不知好歹,九曲灵丹不知道多少强者争着要呢,就算放到拍卖会拍卖,也能卖出相当不菲的价格,比那灵兽的羽毛珍贵到哪里去了,她居然还不愿意,还想换乾元换骨丹,真是贪得无厌啊。”

    “是呀,齐漠宸可是中期丹皇,是多少人追捧的对象,别人巴结都来不及呢,她倒好,竟然敢得罪这么厉害的炼丹师,不知道说她蠢,还是无知!”

    林婉儿听到周围的议论,生气的皱眉,不满的朝小厮喊道,“我家主子也是炼丹师,不稀罕那什么九曲灵丹!没有乾元换骨丹,就别想换通天火烈鸟的羽毛,劝你们死了这份心。”

    众人一听这话,都惊讶的面面相觑,交头接耳。

    大家都没料到苏陌凉竟然也是名炼丹师!

    要知道炼丹师可是个相当尊贵的职业啊!

    小厮听了,则是不屑的冷笑起来,丝毫不把苏陌凉放在眼里,“你家主子是炼丹师,我家公子还是中期丹皇呢,就凭你们,也敢在我主子面前炫耀炼丹师的身份,一群井底之蛙,不自量力。”

    暗域之城,年轻一辈中,只有他家公子的炼丹技术最好,是炼丹天才中的天才。

    许多炼丹师在他家公子面前,都得夹着尾巴做人。

    而一个下位面的女人也敢大言不惭的在他家公子面前说她是炼丹师,实在可笑之极。

    大伙儿闻言,也跟着嘲笑起来,纷纷指责苏陌凉太过狂妄,都认为是她打赢了曹家兄妹,内心膨胀,所以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了。

    要知道,这齐漠宸可不是曹永晋可以相比的人,人家光是拍卖会会长的儿子这一个身份就可以压死人,更何况还是尊贵的中期丹皇,招招手,不知道多少强者为他效劳呢,苏陌凉此举,傻到了极点。

    而齐漠宸得知苏陌凉也是一名炼丹师,阴沉的面色划过隐晦的惊讶,微微挑眉,深深打量了她一眼,心里似乎有了想法,随后开口提议,“明日就是炼丹比赛了,既然你是炼丹师,那我们就来赌一把,如果我赢了这场比赛,你把通天火烈鸟的羽毛给我,如果我输了,你可以到拍卖会随便挑选一样宝贝,我绝无二话,如何?”

    此话一出,全场都惊讶得吸了一口冷气。

    大伙儿没想到齐漠宸居然如此大方的许下这样的承诺,简直让人大跌眼镜。

    拍卖会宝贝无数,随便挑一样都能发家致富,苏陌凉这次可是赚大发了啊。

    想到这里,大伙儿纷纷望向苏陌凉,羡慕的砸吧着嘴巴,流水都要流出来了。

    而苏陌凉则是冷静的看了齐漠宸一眼,这次倒没有急着拒绝,因为拍卖会自己送上门来的便宜,她好像不占白不占啊。

    沉吟了片刻,苏陌凉微微颔首,答应下来,“好,我跟你赌,只希望你说话算话,到时候真的能把拍卖会的宝贝拱手送人。”

    听到如此嚣张的话,众人惊得倒抽一口冷气,不可思议的盯着苏陌凉,不知道她到底哪里来的底气,不但答应跟齐漠宸比炼丹,还敢挑衅这位出了名的炼丹天才,还真是目空一切,不知天高地厚啊。

    小厮更是气得面颊涨红,激动反驳,“我呸,我家公子才不会输,你也太自以为是了!反倒是你,到时候输了,可别耍赖,记得乖乖把通天火烈鸟的羽毛交出来!”

    林婉儿闻言,气得面颊涨红,比炼丹,她的主子还没有输过谁,如今更是已经达到巅峰丹皇了,怎么可能怕他区区一个中期丹皇。

    想到这里,林婉儿就气不过的想要争辩,可话还没说出,苏陌凉便是一口打断,“好了,少说两句,一切赛场上见分晓,我们走吧。”

    林婉儿听了,自然乖乖闭嘴,不悦的瞪了齐漠宸的小厮一眼,才扶着蒋征,随苏陌凉离开。

    走到路上,苏陌凉朝旁边的萧凛尘,问了一句,“这齐漠宸什么来路,你清楚吗?”

    萧凛尘微微点头,“之前听说过此人,据说他是个炼丹狂魔,炼起丹来如痴如醉,到了癫狂的地步。本来凭着他的实力,老早就有资格进入宗派的,可三年前的宗派选拔赛,他正在闭关炼丹,由于性格古怪,炼丹的时候不喜欢被外界打扰,所以错过了比赛。”

    蒋征闻言,满脸诧异,“宗派选拔赛,不是云楼暗域最重要的比赛了吗?他居然因为炼丹而错过了?也太任性了吧!”

    “是呀,此人十分任性,甚至自负,并没有太把选拔赛放在眼里。不过,他也有骄傲的资本,依照他的天赋和财力,自然什么都不用担心!”萧凛尘咂嘴感叹道。

    蒋征了然的点头,而后笑着道,“哈哈,他再厉害,也没有我们主子厉害,主子,你不要担心,他肯定不是你的威胁。”

    苏陌凉面上不动声色,语气却忽然有些凝重,“他不是我的威胁,但石景山是!”

    她知道,石景山肯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复仇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