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9章 危险的丹药
    尤长老看了几位长老一眼,忍不住开口询问,“这道题目,是哪位长老出的?”

    炼丹比赛的题目,一直以来,都是由四个宗派,身为炼丹师的长老出题。

    而初赛的题目,多半都是比较简单的,眼下却突然出现了这样危险的题目,几位长老都是有些意外。

    听到询问,苍焰宗的刘长老笑着回答,“尤长老,这道题是我出的,几位长老可以放心,吞火丹虽然是危险丹药,但药材我们都是经过特殊处理了的,药性很弱,就算炼制失败,对生命也构不成威胁。我之所以选吞火丹,重点考验的是选手的勇气,身为一个炼丹师,如果连驾驭丹药的勇气都没了,再娴熟的技术,又有何用?”

    听到这话,其他几位长老这才放心了解的点点头。

    既然对方都说了,药材经过特殊处理,不会有危险,那他们也不好再说什么。

    毕竟苍焰宗人家也有考核弟子的权利。

    石景山看到其他几位长老不再追究,心里的紧张这才稍稍缓和,抬眸与刘长老对视了一眼。

    说来,这次比赛的题目,还是他向刘长老求了一个人情,才换来了吞火丹。

    就像刘长老说的那样,吞火丹虽然有危险,但只要药材经过特殊处理,减弱它的药性,是没有生命危险的。不过,若是没有处理,呵呵,那就难说了。

    想到此处,石景山挑眉望向了远处的苏陌凉,心底冷笑连连,瞳孔里射出一道阴森的冷光。

    萧凛尘将这一幕收入眼底,忍不住朝苏陌凉提醒道,“老大,石景山不怀好意,你要小心啊。”

    “不要担心我,你自己好好比赛,希望能在总决赛看到你。”苏陌凉淡淡嘱咐一句,便是无视周围的目光,缓缓朝第十组的比赛场地走去。

    看到这一幕,大伙儿全都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刚刚的幸灾乐祸顿时变成了不屑的嘲讽。

    “呵,她还真的打算炼制吞火丹,也太不自量力了,她难道真的以为自己能打败齐漠宸吗?”

    “我看那,她不是不自量力,而是根本不知道吞火丹的厉害,不知者无畏嘛!”齐漠宸身边的小厮冷笑着的接过话来,语气带着浓浓的讽刺。

    齐漠宸得知苏陌凉抽到吞火丹,倒是拧着眉头,沉吟了一下。

    想到她根本炼制不出吞火丹,到时候无法进入决赛,连跟他比赛的资格都没有,齐漠宸的面色有些阴沉。

    如果是这样,那他岂不是就拿不到通天火烈鸟的羽毛了吗。

    思及此,他忽然抬起头,冲着苏陌凉喊了一声,“苏陌凉,我的题目很简单,可以跟你交换。”

    十组的其他人听到这话,全都羡慕嫉妒的望向苏陌凉,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说她倒霉,她偏偏又有点运气,就算抽到了第十组,也有人愿意跟她换,实在气人。

    然而,苏陌凉竟是出人意料的拒绝了,“不用了,这丹药我还是能应付的。”

    齐漠宸身边的小厮,没想到苏陌凉居然不领情,心底顿时窜起怒火,忍不住冷嗤道,“呵呵,就凭你?能应付吞火丹?真是天大的笑话。吞火丹可是危险类的丹药,你一个不慎就会丧命,我家公子是在救你的命,你居然不领情,也太不知好歹了吧!”

    其他人闻言,也是站在齐漠宸这边,谴责起苏陌凉。

    在他们看来,苏陌凉就是狂妄自大。

    要知道,就连达到了初期丹皇的炼丹师,面对吞火丹也会觉得焦头烂额,她倒好,居然扬言能应付吞火丹,一脸并不把吞火丹放在眼里的样子,让人看了,实在不爽。

    面对周围鄙视的目光,苏陌凉倒是一脸坦然,侧目扫了一眼贵宾席的石长老和刘长老,缓缓开口,“刚才那位长老已经说了,药材是经过特殊处理的,不会有任何危险,所以,就不劳驾你家公子了。”

    小厮听到这话,顿时哭笑不得,望着苏陌凉的眼神像在看一个傻子。

    他虽然不是炼丹师,但常年跟在齐漠宸的身边,多少也懂一些炼丹知识。

    连他都知道吞火丹的药材虽然经过处理,降低药性,可以避免生命危险,但不代表不会受伤啊。

    吞火丹的药材十分烈性,稍有不慎,也会造成内伤。

    她连最基本的常识都没有,长老说什么就信什么,完全是个不懂炼丹的门外汉,竟然也敢跟炼丹天才比炼丹。

    这绝对是他见过最愚蠢最无知的人了。

    其他人听了,都是捂嘴偷笑,失笑摇头,对苏陌凉鄙视到了极点,周围嘲笑的声音铺天盖地的将苏陌凉包围其中。

    一瞬间,苏陌凉成为众人眼中不懂炼丹,还非要逞能的大傻瓜。

    齐漠宸看她固执,无语的冷哼了一声,既然她主动找死,那他也没有办法了。

    只是本可以用文明的方式拿到通天火烈鸟的羽毛,偏偏要逼他动粗,这种感觉实在让人不爽。

    想着,齐漠宸冷着脸,瞪了苏陌凉一眼,而后漠然离开,朝着他自己的赛场走去。

    苏陌凉从齐漠宸的身上收回视线,也走到了第十组赛场的位置。

    由于刘长老说这次的吞火丹并没有生命危险,本还想弃权的几个人都留了下来,站到了属于自己的丹炉跟前,已经准备就绪。

    苏陌凉也是随着仆人的指引,来到了自己的地盘。

    据她所知,为了公平起见,炼丹比赛上所有的丹炉和药材,全都是四大宗派统一发放,禁止使用自己的物品。

    思及此,苏陌凉伸手拿起据说已经被处理过的药材,仔细检查了一翻,而后抬头看了刘长老和石长老一眼。

    两位长老被她这一眼瞧得有些心虚,表情显得分外僵硬。

    而苏陌凉却是微微挑眉,像是没有发现端倪似的,又将药材搁了回去。

    两个长老看到这一幕,有些忐忑的心也跟着落了回去。

    本来石长老之前还有点担心,苏陌凉会发现药材不对劲,可听了刚才她那番话,他是彻底放心了,一个门外汉,怎么可能知道药材药性的强弱。

    意识到这一点,石景山的嘴角才重新扬起自信的微笑。

    苏陌凉之前确实没有炼制过吞火丹,最多也就听说过,这是一种非常烈性的丹药。

    只是,再烈的丹药,能烈得过她体内的异火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