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0章 她被吞噬了!
    更何况,她如今已经是名巅峰丹皇,对付下灵品的丹药,自然是绰绰有余。

    想着,苏陌凉嘴角轻扬,瞳孔掠出自信的光芒,而后伸手将各类药材依次剥离,动作很快,快得让人看不清楚,不过眨眼时间,就见药材已经投入了丹炉。

    “咦?你看清楚她是怎么剥离药材的吗?”一直关注着苏陌凉的围观人群,有人好奇的询问。

    不少人都是摇头,“没看清,好像根本没怎么剥离,就放进去了吧。”

    “什么?没有剥离?这也太离谱了吧!药材不经过剥离,怎么能渗透出药效呢,这样能炼制出丹药吗?”稍稍懂炼丹的人不敢相信的惊叹起来。

    旁边的人听了,冷笑着道,“呵呵,我看啊,她根本就不懂炼丹,怎么可能知道如何剥离药材,她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你们要求她那么多干嘛。”

    话落,周围不少人都哄堂大笑,笑声在广场上传开,引得远处的人群,不断往这边瞧。

    就连远处的齐漠宸都被吸引了目光,忍不住朝旁边的小厮问了一句,“那边什么情况?”

    小厮还没回答,反倒是赛场下方的群众开口解释,“哈哈哈,齐公子,他们在笑苏陌凉没有剥离药材,就将药材丢进了炉子里,完全不懂如何炼丹。”

    听到这话,旁边伺候的小厮忍不住笑起来,“哈哈哈,我还第一次听说这么可笑的事儿,丢人丢到宗派选拔赛上来了,不知道帝尊的脸要往哪搁啊。”

    齐漠宸闻言,没有说话,只是唇角不屑的弧度出卖了他此时的心情。

    冷漠的视线在苏陌凉的身上匆匆扫过,重新落到了自己跟前的丹炉上。

    刚开始他还斗志昂扬,现在嘛,他已经完全不把苏陌凉放在眼里了。

    跟这样的对手一起比赛,简直是对他的侮辱。

    林婉儿和蒋征等人听到周围的嘲笑声,被人指指点点的,气得半死,却又无可奈何,只有期待着急的望向苏陌凉,等待比赛结果。

    这时候的苏陌凉,却出奇的淡定,将外界的声音全部屏蔽在外,纤细的手指轻轻撩动,火苗随着她的指尖,膨胀跳跃起来,不一会儿将丹炉紧紧包裹,只听轰的一声,只见丹炉四周顿时绽放出耀目的火花,将她白皙的俏脸映得红彤彤的,美不胜收。

    而那黄灿灿红闪闪的火舌,兴奋的嬉戏着,时而拥抱,时而窜向空中,溅出各种形状的火花,烧得炉子里的药材吱吱作响,如怨如诉。

    看到这一幕,周围的笑声戛然而止,大伙儿嘲讽不屑的表情瞬间凝固在脸上,望着苏陌凉撩动火焰的瞳孔,也涌上了难掩的震惊。

    这样的手法,看上去,并不像一个不会炼丹的人该有的动作啊。

    就在大伙儿震惊之时,苏陌凉跟前的火焰越演越烈,只听轰隆一声爆破,竟是将整个炉子都烧了起来。

    众人见此,全都惊骇失色的叫起来。

    “我的天啊,那药材的药性太强,正在对炼丹师进行反噬!”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吓得面色发白,捂住嘴巴,紧张的盯着苏陌凉。

    “怎么会这样?不是说药材经过处理,降低了药性吗,怎么还会反噬?”

    “不知道啊,你看其他几个炼丹师都没遇到这种情况,只有她遭到反噬,想来是她自己手法不到位,处理不当的缘故吧。”

    “哎,苏陌凉这下可惨了,没想到炼个丹,把小命都搭了进去。”不少人都是惋惜的感叹。

    “是呀,可惜了,本来灵力天赋还不错,又契约了灵兽,进入宗派是毫无悬念的,没想到因为逞能,葬送了自己的前程,真是太愚蠢了。”

    看到这么危险的一幕,此时的人群炸开了锅,全都议论纷纷,再度掀起了全场的**。

    这样大的动静,也很快惊动了其他赛场的选手。

    大伙儿都是好奇的朝苏陌凉这边望来,看到苏陌凉跟前的熊熊烈火,正凶悍的冲进她的体内,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全都愣住了。

    他们大多数虽然都是资深的炼丹师,但还嫌少看到被丹药反噬的情况。

    围观的群众被吓傻了,唯独石景山的脸色越来越得意,他不但没有给她的药材降低药性,反而增强了药性,苏陌凉不被反噬才怪呢。

    等她死了,药材也已经被烧毁,就等同于毁灭了证据。

    再加上,其他炼丹师都没遭到反噬,就她一个人被反噬,说明是她自己技术的问题,怪不到任何人的身上。

    石景山可谓是机关算尽,不给苏陌凉丝毫活路!

    蒋征和林婉儿等人看到这一幕,也被苏陌凉吓了一大跳,心里像是揣了只兔子,砰砰直跳,紧张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然而反观他们的惊骇,苏陌凉却冷着脸,镇定的站在原地,从容不迫的挑动着手指,任由凶悍的火焰钻入体内。

    不一会儿,只看到苏陌凉周身被火焰覆盖,彻底成为了一个燃烧着的火人。

    可是,她并没有像大伙儿预料中的那样被烧成灰烬,反而一点一点的把火焰吸入体内,就好像在吸收灵气一般,身体依然完好无损,就连表情都面不改色的,瞧得众人瞠目结舌。。

    “我的天啊!我看错了没有,她竟然将火焰都吸入了体内,并且没有死?”短暂的死寂之后,终于有人震惊的大叫起来。

    其他人都被吓得跟个木塑的人似的,呆滞的盯着苏陌凉,呆滞的点点头。

    他们见过不少人炼丹,却从未见过有人这样炼丹,实在太令人震撼了。

    石景山也被吓得面色惨白,深邃的眼窝迸射出惊骇,僵硬的老脸抽搐着,半天说不出话来。

    不!这不可能!他不相信!

    那么强烈的火属性,不但没有吞噬她,反而被她吸入了体内?

    天啊,他是在做梦,还是老眼昏花了?

    然而,就在众人吓傻的时候,只见苏陌凉一个挥手,散去炉上的火焰,轻轻抬手,一颗饱满圆润的丹药浮了上来。

    众人只感到一股炽热的气浪扑面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