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4章 她是丹皇巅峰?
    几个长老细细打量了丹药一番,神色添了几分惊讶,全都满意的点头。

    “这绝对是品质上乘的复灵紫丹啊,小小年纪就能炼出这样好的丹药,不错不错。”几个长老相互点头,难掩欣赏之色。

    得到长老们的认可,齐漠宸瞬间成为了众人嘴里赞颂羡慕的对象。

    齐漠宸的小厮,早就掩不住嘴角得意的笑容,昂首挺胸的接受着周围艳羡的目光。

    他们家公子在炼丹方面,可从来没有输过谁,这次自然不会例外。

    这时候其余几个选手也陆陆续续的完成了自己的作品,每个人的丹药都经过几位长老逐一检查,最后的成绩尘埃落定。

    由于丹药都出自出色的炼丹师之手,总得来说,成绩还算不错,但跟齐漠宸相比,当然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看到这里,尤长老捋着胡须,笑容满面的冲齐漠宸点头,满意的赞赏道,“嗯,齐漠宸,你果然没有让老夫失望,这次总决赛,你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

    话音一落,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每个人嘴里都滚动着齐漠宸的名字,一下子将他捧到了天上。

    然而就在这兴奋热闹的当头,一道冰冷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犹如一盆冷水浇在火堆上,扑灭了所有人的热情。

    “尤长老,我家老大的丹药还没出炉呢,这第一名,你怕是宣布早了吧。”萧凛尘瞥了一眼齐漠宸炼的复灵紫丹,似乎并未将其放在眼里,语气也带着十足的冷漠和不屑。

    小厮没想到都这个节骨眼了,对方还不见棺材不落泪,顿时生气的反驳,“我家公子炼出了中灵品中难度最大的丹药,你老大要想战胜我家公子,除非达到了巅峰丹皇,你觉得就凭你们这种卑贱的身份,有资格成为巅峰丹皇吗?”

    “哼,做人还是要有点自知之明,太过狂妄,只会沦为笑柄!”小厮鄙视的冷哼一声,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才从他身上收回了视线。

    那趾高气昂的姿态,气得血战团的大伙儿咬牙切齿。

    而其他人为了讨好齐漠宸,立马拍齐漠宸和小厮的马屁,“是呀,齐公子能达到今天这种成绩,不但自身的天赋了得,背后还有拍卖会的支持,苏陌凉一个下位面的女人,怎么能跟齐公子比,也太自不量力了。”

    齐漠宸听了大伙儿的话,表面不置可否,心里却是受用的,嘴角勾起不易察觉的弧度,微微侧目望向了不远处的苏陌凉,看到后者还在忙碌的炼丹,心底不禁泛起冷笑。

    他倒要看看这个嚣张狂妄的女人到底能炼制出什么样的丹药来。

    然而,大伙儿讽刺的声音还没落下,远处的苏陌凉忽然一个收手,散去了火焰。

    忽然,一道刺目的光芒爆射而出,耀得所有人都猝不及防的眯起了眼睛。

    光芒之后,一颗饱满的丹药从炉底飘浮起来,瞬间散发出一股奇异的药香伴着一股强大的热浪朝着众人扑面而去,那香味竟是比齐漠宸的复灵紫丹还要浓烈。

    看到这一幕,全场的声音戛然而止,阿谀奉承的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时间仿佛静止,所有人都呆在原地,一时忘记了反应。

    几位身为炼丹师的长老,看到苏陌凉跟前的丹药,全都惊讶的瞪大双目,声音都结巴了。

    “那——那——那是上灵品丹药,玄月龙泉丹吗?”刘长老毕竟是炼丹师,一眼就认出了丹药的品种,只是内心不敢相信,不敢妄下结论,只是面颊抽搐,压低声音的惊呼。

    旁边的长老呆滞的点点头,震惊的呢喃,音量不大,却在陷入短暂死寂的广场上显得极其突兀:“是啊,是玄月龙泉丹,是稀有的上灵品丹药!这丹药不但要犀利的手法,还必须有非常强大的精神力!她居然成功了!”

    另一位长老也深受触动的点头,瞳孔涌动着兴奋的色彩,“这丫头小小年纪,居然炼制出了这样稀有的上灵品丹药,这样的天赋,实在让人震惊啊!快,你赶紧把丹药端过来,老夫要仔细查看。”

    身边伺候的仆人听到吩咐,立马趋步上前,取过丹药,端到了几位长老的跟前。

    听到这话,在场的所有人惊奇得如五雷轰顶,一个个全都吓傻了。

    玄月龙泉丹!这可是上灵品的丹药!

    苏陌凉成功炼制上灵品的丹药,不就意味着她已经是一名巅峰丹皇了吗?

    “苏陌凉是巅峰丹皇!这是真的吗?我不是在做梦吧?”人群里已经有人难以置信的叫起来。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爆发出惊叹,盯着苏陌凉的眼睛差点鼓出来。

    丹皇巅峰意味着什么,他们实在是太清楚了。

    齐漠宸被尊称为炼丹天才,也不过是名中期丹皇,却已经被人捧上天了,而苏陌凉比齐漠宸还要高一级,竟是达到了巅峰丹皇,这样的天赋,这样的实力,未免也太恐怖了。

    大伙儿是吓得瞠目结舌,呆滞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齐漠宸更是备受打击的身形一晃,面色唰的惨白如纸,碧色瞳孔睁得很大,里边除了震惊以外,还有浓浓的不甘和愤怒。

    他怎么也想不到苏陌凉的炼丹师等级居然在他之上,要知道他可是暗域之城公认的炼丹天才啊,怎么会输给一个下位面的女人!

    不,这不可能!

    这不是真的!

    齐漠宸的心仿佛被棒槌击碎,蔓延出强烈的痛楚,他无法接受的摇头,排斥着眼前的事实。

    他堂堂拍卖会会长的儿子,败在一个下位面的女人手里,简直是天大的侮辱,让齐漠宸如何接受得了。

    别说齐漠宸受惊不小,就连身边伺候的小厮也被吓了一大跳。

    他愣在原地,眼睛发直的盯着苏陌凉炼制的丹药,心仿佛漏跳一拍,掉到了裤裆里,“丹皇--丹皇--巅--巅峰!”

    小厮舌头打结,震惊的望向远处的苏陌凉,心底的震撼全都写在了脸上。

    他好歹也跟在齐漠宸身边好多年,对玄月龙泉丹自然有所耳闻,如今听到这个名字,不敢相信的摇头,“不可能!这肯定不是玄月龙泉丹,几位长老,你们看错了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