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8章 护妻狂魔发怒了
    低沉冷厉的声音吓得大伙儿身形一滞,惊恐失色的朝大殿上方望去。

    只见身穿黑袍的君颢苍正襟危坐的坐在大厅的正前方,冰蓝眸子阴厉的盯着他们,浑身散发的戾气,弥漫在整个大厅,顿时让大伙儿心惊胆战的打了个冷颤。

    蒋征神情大震,吓得脚步一顿,立马捂住多话的嘴巴。

    林婉儿和萧凛尘等人也是吓得变了脸色,面上的笑容仿佛冰雪封住了一般。

    看着君颢苍冷着脸,酝酿着怒火,大伙儿都是害怕的后退了一步,顿时将苏陌凉给暴露在最前面。

    他们哪里想到君颢苍居然回来了,还坐在云楼宫的大厅里等着他们呢。

    也不知道他在这里等了多久,不过看他阴沉的面色,怕是时间不短。

    想到这里,大伙儿都是鼓着眼睛,凶狠的瞪向蒋征,那眼神很明显在说,你不是说帝尊今晚不会回来吗!

    蒋征一脸无辜,委屈的耸肩,摇头。

    他明明是调查清楚了的,他哪里知道帝尊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他又不是帝尊肚子里的蛔虫。

    “看你们浩浩荡荡,有说有笑的回来,心情很不错嘛!”君颢苍眉头轻扬,唇角漾着令人目眩的笑容,只是那双倒映着红烛火苗的冰蓝美眸闪烁着丝丝阴冷的精光,与他轻快的语气和唇边的笑容形成强烈的反差,反而生出几分阴森的寒意。

    所有人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下,汗毛都竖了起来。

    “蒋征,本尊倒是不知道,你竟然如此了解本尊的行踪,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本尊跟前当差呢。”君颢苍目不转睛的盯着蒋征,幽幽开口,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鹰的犀利,吓得蒋征浑身一抖,起了一身的冷汗。

    “帝尊不是我,不是我,是主子,是主子让我干的,我也是被逼无奈啊!”面对君颢苍的强大威压,蒋征赶紧摆手,没骨气的指向苏陌凉。

    他知道,君颢苍对谁发火,也不敢对苏陌凉发火,惩罚谁,也舍不得惩罚苏陌凉。

    苏陌凉没想到这才打了一个照面,说了两三句话,就被自己的人给出卖了,顿时震惊的望向蒋征,眼里写满了不可思议。

    蒋征苦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她,一脸委屈。

    他也不想啊,云楼帝尊可是出了名的冷血无情,除了苏陌凉,谁的面子都不给。

    为了保命,只有暂时把她推出去了。

    果然,听到这话的君颢苍,怒火的确平息了不少,只是想到这群人背着他,放任苏陌凉去冒险,还是不满的一掌拍在桌上,凶戾低吼,“放肆!你们保护不了她就算了,还让她去参加那种比赛,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本尊扒了你们的皮!”

    心有余悸的愤怒从唇齿间迸裂而出,洪亮凶狠的声音回荡在大厅里,给所有人造成不小的威压,大家全都被吓得抖了抖身子。

    护妻狂魔发起怒来,还真是可怕。

    看到大伙儿吓得不轻,苏陌凉知道君颢苍是真的动怒了,忍不住开口劝道,“颢苍,跟他们没关系,你有火冲着我来,不要找他们麻烦。”

    君颢苍听到这话,就更是火大,可又舍不得对她发火,只有硬生生的憋着,怒视着她,心底涌上些无奈。

    她明知道他舍不得凶她,还这样说,摆明了是仗着他对她的宠爱来威胁他。

    想着,君颢苍深吸一口气,冲着其他人呵斥,“滚出去,今晚任何人不得踏进云楼宫半步,要是再有人闯进来,别怪本尊不客气。”

    对血战团这群人,君颢苍是恨得牙痒痒,每次都在关键时候打扰他,再这样下去,他迟早会被他们逼疯!

    蒋征和萧凛尘闻言,顿时领悟过来,点头如捣蒜。

    “放心吧,帝尊今晚慢慢享用晚餐,我们在外面给你放哨,就算天塌下来了,也不让任何人打扰你们。”蒋征嘿嘿的笑了两声,冲着君颢苍挤眉弄眼的,那模样暧昧至极。

    话落,大伙儿都是捂嘴偷笑的看了苏陌凉一眼,赶紧脚底抹油的跑了出去。

    “喂,你们给我回来,你们什么意思啊!”苏陌凉不傻,听到那话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心头一慌,立马叫住他们,可话音还没落下,外边就只剩下黑漆漆的一片,哪里还有他们的影。

    此时此刻,苏陌凉就算背对君颢苍,没有看到他的脸,也感受得到背后炙热的目光,仿佛要把她整个人给烧起来。

    她只听到自己的心像是打鼓一般,咚咚跳得厉害。

    可是,她明天还要动身去苍焰宗,参加殿试呢,千万不能被折腾得下不了床啊。

    思及此,苏陌凉也打算落跑。

    谁知道,这步子还没迈开呢,就被一道力量给吸了过去。

    下一秒,她整个人都坐到了君颢苍的怀里。

    被炙热的男性气息包围,苏陌凉心下一惊,慌乱的挣扎着要脱离他的怀抱。

    君颢苍现在一肚子火气,身体硬得跟铁块似的,死死抱着她不撒手,她的挣扎无疑成了挠痒痒。

    “君颢苍,你到底想怎样?我不过就是瞒着你参加比赛嘛,现在什么都招供了,你有必要揪着不放吗?”苏陌凉挣扎无果,无语的嚷起来。

    君颢苍蹙眉,咬牙道,“石景山不是君少泽,也不是恭贤王,他是宗派的长老,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没办法跟宗派抗衡,你非但不远离他,还去招惹他,你是想气死我吗?”

    “对于石景山,我自有分寸,你不用担心。”苏陌凉嘟哝。

    君颢苍听到这话,怒火更甚,他要怎么不担心,他都快担心死了。

    她背着自己,瞒着自己,悄悄进行着一切,要不是他早有眼线,暗中保护,瞒着她杀了石景山两次暗袭,她现在连小命都没有了。

    要知道她这次招惹的不是什么公子哥,娇小姐,而是苍焰宗。

    就连他都要给宗派几分薄面,更何况是她。

    想到自己患得患失的紧张心情,君颢苍无奈的叹了口气,将她用力搂在怀里,呢喃道,“你不能出事儿,不然,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来。”

    要是她因为苍焰宗出了事儿,那他必然掀了整个苍焰宗,就算把云楼暗域捅出个窟窿也在所不惜。

    到那时候,肯定会爆发大规模的战争,四大宗派也会被牵扯进来,云楼暗域必定动荡不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