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2章 吓得屁股尿流
    然而他的吼声还没落下,一旁的刘长老看到那张熟悉的容颜,顿时惊得目瞪口呆,表情僵住了。

    “你——你——你!”刘长老盯着款款而来的苏陌凉,面颊微微抽搐,结巴的说不出话来。

    他怎么也没想到招惹孙庆豪的小贱人,居然是苏陌凉!

    心中震惊,刘长老怔在原地,一时忘记了反应。

    反倒是苏陌凉微笑着冲他打招呼,“刘长老,怎么?三日未见你就不认识我了吗?”

    刘长老立马惊醒的摆手,僵硬的嘴角勉强扯起笑容,“哈哈哈,苏姑娘说的哪里话,老夫再健忘,也不可能忘记了苏姑娘啊。”

    苏陌凉唇角一勾,满意的笑起来,“能让刘长老挂念着,晚辈实在荣幸啊。”

    刘长老听到这话,心虚的笑了笑,表情十分尴尬。

    而孙庆豪看到两人的互动,被弄得一脸懵逼,惊讶的望着刘长老询问道,“刘长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认识这个小贱人吗?”

    刘长老闻言,猛然蹙眉,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甩在了他的脸上,“放肆!什么小贱人,把嘴巴放干净点,要是再让老夫听到你侮辱苏姑娘,老夫办宰了你!”

    孙庆豪被打傻了,捂着脸蛋,满目惊愕的盯着刘长老,心里涌上了惊涛骇浪。

    一直优待他的刘长老,居然为了一个贱女人,扇了他一巴掌!

    搞错没有?

    “刘长老,你——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孙庆豪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呆滞的询问。

    刘长老看他蠢笨的模样,气得深吸一口气,又是一巴掌打在他的脑袋上,咬牙切齿的低吼,“哼,你个蠢货,你知不知道你眼前这位苏姑娘可是名丹皇巅峰,人家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苍焰宗的弟子。你个不长眼的东西,惹怒了苏姑娘,还不赶紧赔罪!”

    听到这话,周围的群众全都大惊失色,望着苏陌凉的眼神瞬间变了。

    短暂的寂静后,大伙儿都是震惊的议论了起来。

    丹皇巅峰意味着什么,他们再清楚不过。

    难怪这群人如此不把土霸王放在眼里,原来人家是名了不起的丹皇巅峰,这样的实力就连刘长老都要给几分薄面呢。

    孙庆豪这下子真是踢到硬点子了。

    此时的孙庆豪,被苏陌凉的身份吓得双腿一软,跪了下去。

    丹皇巅峰!

    他听错了没有!

    眼前这个看上去最多二十岁的女子,居然是名丹皇巅峰!

    如此年轻的丹皇巅峰,简直可以用天才来形容啊。

    这样厉害的实力和天赋,足以受到苍焰宗的高度重视,难怪刘长老对她和颜悦色的,甚至有点讨好的意味在里边,原来是这样。

    看着刘长老凶恶的表情,意识到自己得罪了一名了不起的炼丹天才,他的脊背发寒,额头顿时涌上了一层冷汗,整个心七上八下的,忐忑得不行。

    他们孙家虽然生意做得大,但只是商人,没有强大的实力,之所以能在栖云城站稳脚跟,是刘长老在背后支撑着,而眼前这位女子就连刘长老都要讨好着,更何况他们孙家。

    意识到这一点,孙庆豪吓得嗓子发干,咽了咽口水。

    看到孙庆豪吓得不轻,林婉儿,蒋征和萧凛尘等人都是偷笑起来。

    刚刚还嚣张跋扈的人,一下子被吓得屁股尿流,这样的反差实在让人忍俊不禁。

    刘长老盯着孙庆豪,气得半死,要是因为这个草包而损失了一个炼丹天才,他一定灭了这个灾星。

    想到此处,刘长老赶紧冲苏陌凉解释,“苏姑娘,这草包脑子不好使,又是个眼瞎的,所以冲撞了你。你要是不高兴,我阉了他,为你讨回公道,你看如何?”

    听到这话,跪在地上的孙庆豪吓得抖如筛糠,惶恐的磕头认错,声音带着嘶哑的哭腔,一听就知道吓破了胆,“苏姑娘饶命,苏姑娘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我错了,求你饶了我,我不能被阉啊!”

    他们孙家就他一个独苗,他还要传宗接代的呢,再加上,他这辈子最大的爱好就是女人,要是没了下面那玩意儿,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有什么脸活下去!

    孙庆豪惊恐的求饶回荡在整个大厅,听得围观的大伙儿一阵唏嘘。

    孙庆豪这个土霸王,仗着刘长老的关系,嚣张跋扈惯了,大伙儿还从来没见过他这样狼狈的时候。

    又是磕头,又是求饶的恐惧样子,实在太快人心啊!

    苏陌凉不想看到他那副油腻的嘴脸,微微敛眉,沉声回答,“既然他是刘长老的人,我自然是卖刘长老一个面子的,好在我们都没受伤,也没有造成任何损失,就饶他一次吧。”

    说来,她这次能进苍焰宗,还是靠着刘长老的维护,或多或少,苏陌凉还是感激他的。

    如今马上就要进宗派了,到了石景山的地盘,他肯定会有动作,能和刘长老搞好关系,也能多一份安全。

    看到苏陌凉愿意息事宁人,刘长老大喜,对她的好感更进一层,连连点头,“苏姑娘宽宏大量,能收到你这样的弟子,实在是我丹阳殿之福啊。”

    话落,他低头冲着跪在地上吓得六神无主的孙庆豪低吼,“苏姑娘原谅你了,还不快滚!”

    孙庆豪闻言,如蒙大赦,立马从地上站起来,惶恐的跑出了客栈,眨眼就不见了人影。

    看到这里,林婉儿不屑的呸了一声,“呸,怂包一个,真是恶心!”

    此时的刘长老面上终于添了喜色,笑着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苏姑娘既然已经到了栖云城,那便随老夫一同前往苍焰宗吧。”

    苏陌凉颔首,“嗯,刘长老安排便是。”

    ——————————

    苍焰宗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它坐落在苍焰山上。

    苏陌凉等人站在山脚下,抬头望着玉石切成的台阶,一路从山脚通向山顶,仿佛要通往天上去,气势恢宏壮观,让人心生敬畏。

    清晨,薄雾萦绕在山间,山清水秀里藏着声声清脆的鸟鸣,听上去清新悦耳。

    苏陌凉一伙儿在刘长老的带领下进入了苍焰宗,一路上走马观花,看到了不少宏伟建筑和景观别致的花草。

    路上来往着不少身穿宗派衣服的年轻弟子。

    虽然服饰一样,但颜色却不相同,有的身穿蓝色,有的身穿白色,胸襟上还带着不一样的标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