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4章 年轻的丹宗强者
    白萱萱挑眉,冷漠的唇角咧起一个冷笑,“听说你两把刷子,不但在选拔赛上炼制出了上灵品的丹药,还炼制出了丹纹,小小年纪,天赋真是惊人啊。”

    听到这话,她身边的绿衣女子立马接过话来,讨好道,“白师姐,她炼制出了丹纹又如何,还不是个丹皇巅峰。如果要比天赋,谁能比得过你呢。你现在已经是名中期丹宗了,她一个丹皇在你面前,实在不够瞧啊。”

    绿衣女子这话显然很受用,白萱萱冷硬的面孔稍显缓和,眼角荡出一抹骄傲的笑意。

    苏陌凉闻言,眸底划过一抹惊色,对于此人的炼丹等级有些意外。

    眼前这位紫衣女子看上去只比自己大一两岁的样子,没想到就已经是名中期丹宗了。

    这样的天赋有些恐怖啊!

    她身后的萧凛尘等人也是惊了一脸,望着白萱萱的眼神顿时涌上了警惕。

    白萱萱听到绿衣女子的马屁,心里虽然高兴,但嘴上却要谦虚着,“你这就不知道了,能炼制出丹纹的人,可是相当厉害的炼丹师。听刘长老把这位苏姑娘捧得很高,其实我倒是很想见识下苏姑娘的炼丹技术,不知道是不是名副其实呢?”

    名副其实几个字,被白萱萱咬得很重,话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

    她这是在质疑苏陌凉的实力呢!

    想来也能理解,白萱萱是丹阳殿最受瞩目的炼丹天才,对于一个忽然闯入的外来者,还是一个被长老吹得天花乱坠,捧到天上的新人,多少是有些好奇的,更何况听闻她能炼制出丹纹,心里就更加嫉妒了。

    苏陌凉感受到对方的敌意,冷漠的扫她一眼,“你说完了吗?”

    白萱萱被她突如其来的问话弄得一怔,瞳孔涌上疑惑,然而不等她回答,只听苏陌凉接着道,“说完了,那我进去了。”

    苏陌凉之所以能站在这里,听她废话,是出于礼貌,被别人指名道姓的叫住了,自然是没有无视走掉的道理。

    只是,不代表她能听她一直废话,毕竟她们根本不认识。

    看着苏陌凉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一副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的样子,白萱萱一双美眸顿时瞪得浑圆,绝美的脸蛋僵硬得微微抽搐,显然是气得不轻。

    她堂堂中期丹宗,可是比巅峰丹皇高了两个等级啊,居然被苏陌凉给无视了,岂有此理。

    想到此处,白萱萱银牙暗咬,握紧了手指。

    这时候,她身边的绿衣女子气不过的大吼一声,“你给我站住,师姐跟你说话,你爱理不理的,是什么态度!”

    苏陌凉被呵斥住,这才停下步子,悠悠转身望向绿衣女子,“抱歉,我不认识你们,没什么话说。”

    绿衣女子没想到苏陌凉居然这样高傲,当下怒得面颊涨红,大声训斥,“我们是你的师姐,你一个新来的,也太不懂规矩了!”

    此话一出,周围的大伙儿也是对苏陌凉指指点点起来。

    “那苏陌凉还真是狂妄,连白师姐和路师姐都敢无视。”

    “膨胀了呗,自认为自己是个丹皇巅峰,就眼高于顶。”

    “呵呵,她有什么好得意的,人家白师姐都达到中期丹宗了,比她高了两个等级,她也有脸不把白师姐放在眼里,真是笑话!”

    说来,这群嚼舌根的人,也是因为嫉妒,看不惯苏陌凉作为一个新人,就受到了那么好的待遇,才心里不爽,说些阴阳怪气的话来发泄自己的不满。

    只是他们不知道,苏陌凉是个冷淡的性子,并不是看不起白萱萱,只是不喜欢跟不熟悉的人过多攀谈而已。

    更何况,对方对她充满了敌意,说话夹枪带棒的,她怎么可能傻到去理会这种人。

    可是她的举止放在对方的眼里,俨然就成了高傲无礼。

    苏陌凉面对绿衣女子和周围人群的责备,面不改色,冷冷道,“我一个新来的,自然不知道这里边的规矩,如有冒犯之处,还望两位师姐见谅。”

    “你——”路初蔓看到她不卑不亢的样子,顿时被她堵得哑口无言。

    想找个理由修理她,偏偏她的态度又让人挑不出毛病,不修理她,又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白萱萱见此,隐忍着怒火,开口道,“我作为你的前辈,今日就不跟你一般计较,只是必须提醒你一声,这世上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到了苍焰宗,遍地都是天才,可不止你一个。平时收敛点,不要太招摇,要是闯了祸,刘长老也没办法给你擦屁股。”

    说着,白萱萱不屑的冷觑了苏陌凉一眼,而后转身就走,只是,还没走出几步,她忽然又停了下来,目光冰冷的扫向血战团,红唇轻咧,勾起讽刺,“对了,还有一点,管好你身后的废物,别让他们丢了我丹阳殿的脸!”

    林婉儿听到这话,一直隐忍不发的火气顿时冲了上来,咬着牙齿,正准备反驳,却被一旁的苏陌凉给拦了下来,“师姐放心,我们参加完殿试就会离开,绝对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困扰。”

    听到殿试,白萱萱眉头一挑,眸底划过一抹惊讶,不禁扯嘴冷笑了一声,“就凭你们也想参加殿试,呵呵呵呵,真是越来越有趣了。苏陌凉,我倒是很期待你的表现呢,希望能在殿试的最后一层看到你,不要让我失望哟。”

    说着,白萱萱轻蔑的瞥了她一眼,再度转身扬长而去,只余下个优雅高贵的倩影,让人心生向往。

    林婉儿一肚子火,不敢放肆的争辩,只有冲她背影唾弃了几口口水。

    “我呸,什么玩意儿嘛,真不知道到底是谁高傲,仗着自己是这里的老人,莫名其妙来找茬,我们根本就没招惹她好吧。”

    萧凛尘闻言,微微眯眸,沉吟道,“谁让人家是丹宗强者呢,受了委屈,你也得憋着。”

    “依照主子的天赋,丹宗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牛逼什么啊!”蒋征也是不服气。被人骂了废物,心里多少有些不爽。

    苏陌凉看到周围的人还在看笑话,敛眉提醒,“好了,最近你们也低调点,不要惹事,等我们参加完殿试就撤,最主要是不要耽误王锋的治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