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1章 你求我啊
    声音还没落下,只见沙漠里顿时涌出了密密麻麻的虫子。

    这些虫子,全身漆黑,巴掌大小,看着毛骨悚然,让人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是毒沙虫!被咬到,会中毒身亡的,大家小心了!”白萱萱看到这一幕,拧紧娥眉,提高声音,凝重提醒。

    这毒沙虫生活在沙漠里,除了喜欢吃沙子以外,还喜欢吸人血。

    它们嗅觉灵敏,一旦有人路过,它们就会从沙子里爬出来咬人。

    现在他们这么多人在这里,自然吸引了大量的毒沙虫,不一会儿,就见周围全都涌出了密密麻麻的黑虫,那源源不断的数量,看得大伙儿头皮发麻。

    大伙儿全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躲避着毒沙虫的攻击。

    可还是有人不幸中招,只见一声哀嚎,一名弟子顿时摔在了地上。

    他抱着自己的脚踝,面色惨白,嘴唇发紫,痛得呲牙咧嘴,呼吸急促,一副快要死了的虚弱模样。

    众人见此,吓了一大跳,然而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不远处又有一个人倒了下去,同样是躲避不及,被地上的毒虫咬伤了脚踝。

    而后又要几个人陆陆续续的倒下,看得大伙儿心惊肉跳。

    因为毒虫太多,不断的从沙漠里涌出来,大家都不知道该如何落脚,走到这里有,走到那里也有,稍有不慎,就会被咬中毒,情况十分恶劣。

    关英康看到这里,抽出利剑,刷刷几下,快速砍杀着地上的毒虫,看到地上中毒的弟子奄奄一息,心里也着急得不行,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后面会遇到什么危险,大家都不知道,要是在这里,就死一大半,后面的路怕是相当艰难啊。

    想到这里,他拧着眉,冲着白萱萱着急的大吼,“白萱萱,你赶紧把解药拿出来啊,他们暂时还不能死啊!”

    白萱萱吃了解药,相比于其他弟子镇定许多,听到关英康居然敢吼她,顿时皱起眉头,冷声反问,“你这是在命令我吗?”

    白萱萱身为丹宗中期,身份尊贵,自然心高气傲,大家讨好她都来不及呢,更别说命令她了。

    关英康的态度显然让白萱萱十分不满。

    关英康也知道自己话说重了,但眼前情况紧迫,他也是被逼急了才没注意态度。

    他虽然对耍大牌的白萱萱极度不满,但碍于急需她的丹药救场,只有忍气吞声,无奈纠正,“我错了,我不是命令你,我跟你道歉。只是,这么多毒虫,要是没有解药,大伙儿都得完蛋,你真的有把握一个人走到光幕那儿吗?”

    白萱萱闻言,冷傲的扫了一眼中毒的弟子,虽然很不想再消耗她珍贵的丹药,但不得不承认关英康提醒的对。

    她的灵力不行,要是后面遇到什么,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想来还要靠着这群人冲锋陷阵。

    思及此,白萱萱才放软了态度,再度掏出几个药瓶,扔给了关英康,“这是中尊品的辟煞丹,你给他们喂下吧。”

    其他弟子听到辟煞丹,都是重重松了口气,只要有解药,他们就不用畏惧毒沙虫了,这虫子就是毒性大,其实没有什么战斗力。

    关英康接过丹药,快速的吞下,而后举剑砍退了中毒弟子身上的毒虫,也将丹药陆陆续续的给他们喂下。

    吃下解药,中毒的弟子才彻底缓过劲儿来,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他们知道,这要是再晚一点,就会彻底没命的。

    想到这里,大伙儿都是朝白萱萱投去感激和崇拜的眼神。

    能跟一位丹宗中期的炼丹师走在一起,实在是荣幸。

    白萱萱接收到大伙儿崇拜的眼神,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更是得意的挺胸抬头,居高临下的看着这群人。

    路初蔓是她的跟班,在她身上得了不少好处,眼下正是拍马屁的好机会,她当然不会错过,“幸好有我们的白师姐,要不然,我们都得中毒身亡。”

    路初蔓只是名丹宗初期,只能炼制下尊品的丹药,对上尊品的辟煞丹实在没辙,这次也是靠着白萱萱才保住了性命。

    其他弟子闻言,都是立马附和,全都赞美起白萱萱,“是呀,全靠白师姐,能炼制出这么多辟煞丹,白师姐果然是咱们苍焰宗最厉害的炼丹师。”

    “那是当然,人家白师姐去年就晋级到丹宗中期了,这样的天赋,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啊。”

    听到大伙儿的恭维,白萱萱面上不动声色,可心底却是甜滋滋的,十分受用。

    然而就在这伙人围着白萱萱拍马屁的时候,不远处的宋铭星一声大吼,“苏姑娘,小心!”

    吼声落下,只见宋铭星一个飞扑将苏陌凉推开,自己却被毒虫咬伤了小腿,一下子倒在地上,毒性发作起来。

    苏陌凉早就吃过解药,根本没将这群毒虫放在眼里,可千算万算,却没算到宋铭星会为了她冲过来。

    这宋铭星,实在让她又惊又怒!

    “苏姑娘,你赶紧跑,别管我了!”宋铭星倒在地上,明明虚弱得奄奄一息,却仍然挂心着她的安慰,顿时让苏陌凉皱紧了眉头,暗道一声笨蛋。

    这时候的白萱萱看到这一幕,眉头轻挑,不由得勾起一个讽刺的冷笑,冲着苏陌凉幽幽开口,“苏陌凉,你和这废物如果想要活命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除非你跪下求我!”

    白萱萱知道苏陌凉虽然能炼制出罕见的丹纹,但是炼丹等级不过是在丹皇巅峰,差了她整整两级。

    她这样的实力,定然是炼制不出中尊品的辟煞丹的,所以,想要保命,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求她帮忙。

    如果能让刘长老口中的炼丹天才低头,她倒是不介意施舍他们两颗辟煞丹。

    许是因为嫉妒,许是看不惯长老对苏陌凉的优待,看不惯她那张美丽的脸蛋和冷冰冰的态度,白萱萱想要把她踩在脚下,狠狠的奚落她。

    整个苍焰宗还没有哪位弟子,在她面前那么无礼,所以她要挫一挫苏陌凉的锐气,让她知道,到底谁才是丹阳殿的天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