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1章 恩将仇报的贱人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际,白萱萱左手推掌,右手一把扯掉了挂在苏陌凉腰间的传送牌。

    苏陌凉所有心思都集中在宋铭星身上,哪料到会有人落井下石,在背后阴她一把。

    她一个不慎,便是被掌力推入了流沙漩涡中。

    宋铭星看到苏陌凉也扑了进来,吓得惊恐失色,立马甩开她的手,“天啊,苏姑娘,你快放开我,我不能再连累你了。”

    看到他神色慌张的用力推开自己,苏陌凉皱眉,不耐解释,“闭嘴,不要乱动,不是你的错。是有人在背后推了我一把。”

    “什么!”宋铭星闻言,神色一震,猛地睁大瞳孔,朝岸边望去。

    只见白萱萱站在不远处,正把玩着顺手抢来的传送牌,巧笑倩兮的盯着他们。

    看到刻着苏陌凉名字的传送牌,宋铭星当下就明白了过来,气急败坏的怒吼,“白萱萱,你个阴险的女人,你居然在背后使诈,偷走了苏姑娘的传送牌!”

    白萱萱勾唇轻笑起来,银铃般的声音清脆动听,可落到宋铭星的耳朵里却极其的刺耳,“呵呵,宋废物,你都在苍焰宗当了五年弟子了,难道不知道殿试不择手段的残酷吗?哦,对了,你个废物,以前晋级第二层都难,更别说到第三层了,你自然不知晓这些。”

    殿试的残酷,一向如此,不管过程如何,手段如何,只要达到目的,就算胜利。

    所以,每一位进入殿试的弟子,都要有被人陷害的觉悟,因为不管如何组队,大家本身就是竞争的关系。暂时的友好,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最终面对利益,大家还是得相互厮杀,角逐最后的名额。

    宋铭星连这种觉悟都没有,注定是要被淘汰的。

    白萱萱讽刺的奚落刺激得宋铭星咬牙切齿,他跟这种阴险的贱人没什么好说的,不禁望向远处的关英康,着急的大喊,“关公子,刚刚苏姑娘为大家炼了那么多益灵丹,才帮忙抵挡住了风火黑蜥蜴,我们大家能坚持走到现在全都是苏姑娘的功劳,看在她帮了你们的份上,救救她吧。”

    要不是苏陌凉,他们根本就挺不下来,坚持不到现在,早在刚才,他们就彻底失去了星远圣地的名额,哪还用等到现在。

    而其中最大受益者便是关英康和白萱萱了。

    严格说起来,苏陌凉可是他们的大恩人。

    只是宋铭星没料到白萱萱如此忘恩负义,干出这种背后偷袭的龌龊事来,无奈之下,便是将希望寄托到了关英康的身上。

    然而,不等关英康回话,白萱萱便是抢先一步,讥讽起来,“宋铭星,关英康可是比我还盼着你的苏姑娘死呢,你竟然叫他救人,会不会太天真了。”

    宋铭星闻言,神情大震,难以置信的盯着关英康,只见后者沉默不语,冷冷的迎上他质问的视线,那模样,显然是承认了白萱萱的说法。

    看到这一幕,宋铭星心头震惊,不禁恍然大悟。

    他虽然是废物,但并不是傻子,很快明白过来。

    想来是苏陌凉暴露了强大的实力,对他们来说,已经造成了巨大的威胁,所以,他们不但要阻止苏陌凉进入星远圣地,还要联起手来杀掉她。

    他们不允许任何人超过他们,不允许任何人撼动他们的地位。

    只是考虑到苏陌凉的实力强大,拥有不少底牌,他们没有太大的把握,所以这一路都没有来得及动手。

    而眼下遭遇流沙,苏陌凉因为帮自己,忽略了他们,他们就趁着这个机会,打算杀掉她。

    只是这一片流沙漩涡众多,他们不敢随便动用灵力,要是一个不慎,他们自己也会陷入流沙里,所以,白萱萱才用了这样阴险的手段,趁火打劫的把她推入流沙,顺带偷走了传送牌。

    他们很清楚,人一旦陷入流沙里,就算有外力在上面拉,也不可能爬出来。

    因为流沙的压力太大,被掩埋进沙子的部位,根本动弹不了。

    而苏陌凉又没了传送牌,所以只有被流沙掩埋等死的命。

    想到这一点,宋铭星气得面红耳赤,瞋目切齿,心里着急担心得不行。

    而白萱萱看到苏陌凉陷在流沙里,动弹不得,想到再也没有人跟她争夺天才的位置,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一双美眸流光溢彩,满是兴奋之色。

    站在她旁边的路初蔓更是得意的笑起来,“哈哈哈,活该!刚才还让关英康宰我们,没想到现世报来得这么快,看来老天爷也容不下你们!你们就乖乖等死吧!”

    听到这话,宋铭星清秀的脸蛋更是怒得涨红,呲牙咧嘴的冲她嘶吼,“你们这群贱人,背后耍阴招,不得好死,走着瞧吧,你们也拿不到星远圣地的名额!”

    白萱萱闻言,微微挑眉,晃了晃手里的传送牌,勾唇冷笑道,“苏陌凉已经没了传送牌,注定是个死,现在就剩下我,关英康和路初蔓三个人,如果我们三人拿不到,谁还能拿到?难道是你这个废物吗?”

    听到这话,路初蔓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哈哈哈,他要是能拿到星远圣地的名额,我跪下叫他爸爸,把手指头剁下来给他当凳子坐。”路初蔓居高临下的盯着宋铭星陷在流沙里狼狈的样子,不禁笑得花枝乱颤,尖锐的声音极其讽刺。

    关英康看到苏陌凉中招,心里的石头算是落地,顿时皱眉提醒道,“好了,赶紧上路吧,这里到处都是流沙,不宜久留!”

    白萱萱闻言,微微颔首,不屑的瞥了苏陌凉一眼,“我之前就说过,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栽在谁的手里,谁都说不准,所以,我一早就警告你,做人要低调,别太狂妄,可惜啊,你并没有听进去,现在惨到把命都要搭进去,也怪不得我,只能怪你自己!”

    话落,白萱萱收回轻蔑的视线,冲着关英康点头,“我们走吧!”

    关英康见此,也不废话,快速转身,小心的继续前行。

    宋铭星看到他们离开的背影,肚子里的火气翻滚着,仿佛要爆炸开来,控制不住的怒吼,“你们这群恩将仇报,忘恩负义的家伙,一定会有报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