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0章 捅了她一刀
    迎面掠来的他如一道曙光,瞬间照亮了整个黑暗的空间,顿时让苏陌凉神情大震,还来不及开口喊出他的名字,只听哐当一声巨响,身上的铁链瞬间崩碎。

    她身子一软,虚脱的欲要跌倒在地,可是下一秒便是落入了一个温暖而又熟悉的怀抱。

    苏陌凉心中震动,惊喜的抬眸望去,看到那张让她神魂颠倒的绝色容颜,心竟是不争气的加速跳动起来,声音也掩不住兴奋,“颢苍!你怎么在这儿!!!”

    君颢苍总是这样给她惊喜,总是在她危险的时候出现,像是她的守护神一样,无论何时何地都能护她周全。

    苏陌凉太过激动,一时没有注意到君颢苍身上散发出的戾气。

    此时的他冷着脸,缓缓低头,对上她惊喜的目光,深邃的蓝色瞳孔掠过阴厉的恨意,低沉的声音,从冷漠的唇缝间溢出,如千年玄冰般冷硬刺骨,“当然是——为了杀你!”

    最后几个字咬得极其重,连带着他的表情也变得狰狞可怖。

    看到这里,苏陌凉吓得脸色大变,刚要开口质问,谁知道,君颢苍手里的匕首,已经深深的捅进了她的胸口,一股钻心的痛汹涌而来,顿时让她皱紧了眉头,白了脸色,额头很快沁出冷汗,抱着君颢苍腰际的双手,痛苦的抓紧他的衣服。

    她满脸惊骇的望着那张布满恨意的俊脸,双眸瞪得崩裂,里面全是难以置信的震撼!

    心脏的绞痛让她失去了说话的力气,只有抖动着苍白的嘴唇,无声的开合。

    细看那嘴形,很明显她在质问为什么!

    为什么要杀她!杀她的为什么是他!

    她不明白,也不相信!

    君颢苍不会杀她,他们那么相爱!

    许是看出苏陌凉的困惑,君颢苍唇角扬起一个残忍的冷笑,低吟的声音森冷可怕,“为什么?你也有脸问为什么吗?当初,你不就是在我胸口上捅了一刀吗,跟你现在伤口的位置一模一样!”

    听到这话,苏陌凉更是惊恐的摇头,憋足力气,发出声音,“你——你——在说什么——我——我怎么听不懂!”

    她什么时候在他的胸口捅过?什么跟她伤口的位置一模一样!他到底在说什么,她怎么听不懂!

    对上那双阴鸷凶戾的蓝眸,苏陌凉摇头,不,眼前这个人,不是君颢苍!不是她爱的君颢苍!

    看到苏陌凉惊恐失色,痛苦的模样,君颢苍冷笑两声,低吟般的声音阴测测的,让人颤栗,“怎么,很痛吗?呵,你可知道我当时的痛是你现在的百倍!所以,你给我的痛,我现在还给你!”

    话落,君颢苍再度用力,扎在胸口上的匕首更是入了几分,痛得苏陌凉闷哼一声,身体痉挛,须臾便是感到一阵死亡的窒息。

    看到她气息微弱,君颢苍才冷漠的将她丢到地上,跨过她的身体,缓缓离开。

    躺在冰凉的地上的苏陌凉,因为虚弱无力,视线渐渐模糊,在双眼彻底闭合之前,只残留下他冷漠的背影,朝着他离开方向伸出的手臂,也在下一刻彻底垂落!

    此时的苏陌凉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好像一阵风,来去轻盈。

    她死了吗?她到地狱了吗?

    苏陌凉不大确定的睁眼,疑惑的环视四周,发现自己身处陌生的房间里,周围摆放着用上好檀木所雕成的桌椅,墙上挂了一些景致极好的字画,格局精致,线条柔和,处处流转着属于女儿家的细腻温婉。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陌生的环境,却让她有一种很熟悉的错觉,就好像她来过这里!

    就在苏陌凉一头雾水的时候,左侧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只见房门被猛力踹开,门外走来一抹颀长高大的身影,那张倾城绝世的容颜毫无征兆的闯入了苏陌凉的眼帘,吓得她大惊失色,瞳孔猛缩,震撼的后退一步。

    “君颢苍!”她瞪大双目,眼睛发直的盯着他,震惊的惊呼一声。

    可是眼前的君颢苍,气势汹汹的大步走进来,根本没有注意到苏陌凉的存在,直接穿过她的身体,走进了里屋。

    苏陌凉看他穿过自己的身体,当场吓得目瞪口呆,惊骇的低头查看着自己的身体,这才发现,她只是一道残影,并不是实体!

    从刚才的情形来看,君颢苍似乎完全看不到自己,所以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存在!

    为什么会这样?这里到底是哪里?

    苏陌凉还深陷震惊中,里边却是传来一声怒吼。

    她神情一震,追随着君颢苍的步伐,跟着走进了里屋。

    只是,不等她站稳脚跟,眼前的一幕如五雷轰顶,砸得苏陌凉浑身发麻。

    只见梳妆台前坐着一位身穿白裙的年轻少女,她的身后站在一位俊美男子,男子正拿着木梳替她挽着青丝,那画面温馨唯美,却因为君颢苍的闯入打破了这份宁静,两人紧张的抱在一起,神色显得极为震惊。

    可让苏陌凉震惊的不是其他,而是那位女子的脸竟然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然而,不等苏陌凉理清思路,只见君颢苍一个抽剑指向了那位同样俊美的男子,切齿痛恨的声音从牙缝了崩出,“你居然为了他,背叛了我!”

    “你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君颢苍鼓着充血的双眸,死死盯着那位白衣女子,悲痛的怒吼从胸腔里发出,震得空气都隐隐颤抖。

    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苏陌凉就算是一道残影,也能感受到清清楚楚,心不由得被他痛苦的表情狠狠揪起。

    君颢苍很强大,无所不能,所向披靡,可此时,她却在他眼眶里看到了泪水,这是悲痛伤心到何种地步,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然而那位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白衣女子,却是一脸冷漠的盯着他,声音冷得不带丝毫感情,“楼夜渊,你我本是宿敌,在一起不会有好结果。这些年我累了,不爱你了,也爱不起了!你只会给我带来痛苦,折磨,我并不幸福,所以,你放手吧!”

    看到她如此冷静,如此残忍的说出这番话,被唤为楼夜渊的男子如万箭穿心,遭受着锥心之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