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1章 零碎的画面
    他嘴角扯起一个凄然的苦笑,沙哑的声音数不尽的悲痛,“幸福?难道他冥界之子就能给你幸福吗!”

    他用剑指着白衣女子身旁的俊美男子,心里嫉妒得发狂。

    白衣女子微微颔首,“是,他能!他懂我的心思,体谅我的辛苦,包容我的一切,和他在一起,我很轻松,不用费尽心机与全世界为敌,最重要的是,他能让我快乐,而你不能!”

    这一句你不能,像是一个霹雳,震得君颢苍身形一颤,白了脸色。

    然而不等君颢苍反应,白衣女子再度残忍的开口,“忘了我吧,三日后,便是我大喜之日,我马上就要成为玄阴的妻子,从今往后,我们恩断义绝,永不来往,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大喜之日!!!

    他之前就听闻过他们的婚事儿,起初一直不信,却没想到今日会从她嘴里亲耳听到,不禁涌上一股剧烈的绞痛!

    恩断义绝!永不来往!

    是多么重,多么狠的几个字,居然被她如此轻松的说出来。

    他陷得那么深,如何能忘?

    明明刻骨铭心,要他如何当一切都没发生过!

    她真是好狠心,好残忍,仅仅是一句话,便是要了他的命!

    想到这里,君颢苍心脏绞痛,心底的怒火逼得他发狂,只听崩溃的大吼震耳欲聋,“冥玄阴,我要杀了你!”

    吼声落下,君颢苍顿时爆发出凶悍的力量,朝着那位俊美男子袭击而去。

    要不是因为冥玄阴,云浅歌也不会抛下他,不会背叛他!

    他要杀了这个男人!

    白衣女子见他动手,神色大骇,一下子挡在冥玄阴的身前,独自迎上他的攻击。

    君颢苍哪料到云浅歌会如此不要命,内心大震,身形一滞,想要收回力量,却是控制不住,手里的利剑一下子刺穿了白衣女子的肩膀。

    一刹那,鲜血红了他的利剑,白衣女子痛得闷哼一声,只是表情却依然冷硬坚毅。

    君颢苍看到这里,受了极大的打击,震撼的往后退了一步,表情凄然,心沉坠得像灌满了冷铅,被愤怒刺激得猩红的眸子泛起一层水雾。

    “呵呵,为了这个男人,你连命都不要了!呵呵呵呵——”君颢苍仰头大笑,笑着笑着,泪水从他眼角滑落。

    “我真是太傻,傻到以为我们能白头到老,傻到以为你会坚守我们的感情,原来,一直都是我在自作多情!想我堂堂魔帝,竟然被一个女人耍得团团转,云浅歌,你真是好厉害的手段!”

    听到这话,对面的白衣女子微微蹙眉,瞳孔里掠过一抹复杂的情绪,这一幕落入苏陌凉的眼中,心里顿时涌上一股钻心的痛!

    苏陌凉微微抬手,拂了拂面颊,手指竟是沾染上泪水,瞳孔不禁染上几分惊讶。

    她为什么在哭?心为什么这么痛?

    是因为心疼君颢苍吗?

    不,刚刚她听到白衣女子唤他楼夜渊,他不是君颢苍,他只是长得相似而已。

    既然不是君颢苍,她在痛什么?她在哭什么?

    就在苏陌凉困惑之际,对面的白衣女子忽然开口了,“是,一直以来都是你在自作多情,跟你纠缠不过是利用你而已!劝你赶紧离开,如今你私闯我族,还刺伤了我,一旦被人发现,你的命可就要交代在这儿了!”

    楼夜渊闻言,讥笑两声,绝美的脸庞如覆冰霜,“你觉得我楼夜渊是贪生怕死之辈吗?”

    白衣女子哼道,“是,我知道你魔帝天不怕,地不怕。你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命,但你连你族人的命都不在乎了吗?”

    听到这话,楼夜渊神情一震,怒得深深吸了一口气,阴鸷怨恨的视线如刀子般凌迟着白衣女子,咬牙切齿的吼声从胸腔内蹦出,“云浅歌,我楼夜渊发誓,绝不会让你们好过!你们给我等着!”

    吼声落下,楼夜渊身形一闪,猛地掠出了房间。

    只是苏陌凉还来不及消化眼前一幕,画面再度转变,女子的闺房一下子变成了红色喜庆的大堂。

    这时候,只见一位穿着凤冠霞帔的新娘子和那位名叫冥玄阴的俊美男子,一起站在大堂中央,准备行拜堂之礼。

    周围的宾客嚷着,笑着,好一番热闹之景。

    只是好景不长,院子外忽然传来一声惊慌失措的通报,如惊雷般在人群中炸响。

    “不好了,不好了,魔帝带领军队血洗神族,新娘子的爹娘不幸遇难了!”

    听到这样的消息,全场大惊失色,云浅歌更是吓得一把扯掉了头上的红盖头,疯狂的冲出了大堂。

    苏陌凉看到这一幕,心头一颤,涌上些莫名的情绪,就在这时,画面再度转变,紧接着映入眼帘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院子。

    这时候,还来不及换下大红嫁衣的女子,满脸惊骇的冲进了院子,她站在尸体中央,与地上鲜红的血液交相辉映,分外刺眼。

    那张擦着胭脂的俏脸被眼前的惨烈吓得惨白如纸,瞳孔透着极致的震惊。

    她跌跌撞撞的冲进了大厅,看到自己的爹娘倒在血泊之中,泪水瞬间夺眶而出,崩溃的扑在了他们的面前,撕心裂肺的喊声冲破云霄,“爹,娘!女儿不孝,来晚了!”

    她爹虽然深受重伤,但却还残留着一口气,听到自家女儿的哭喊,努力睁眼,艰难的动了动嘴唇,发出几个微弱的音节,“是——楼——夜渊!”

    渊字一出,她爹身体一僵,费力抬起的手臂猛然滑落,在云浅歌惊恐的目光中彻底断了气。

    云浅歌听到楼夜渊三个字,心中大震,看到自己的亲人全都死于非命,仇恨使她崩溃得一个振臂,高声大吼,“楼夜渊,我与你势不两立!!!”

    苏陌凉看到这一幕,心里瞬间激起强烈的感情,仿佛被她感染了一般,心痛得不能呼吸。

    就在她震撼之时,画面又是瞬间变化,快得让人措手不及。

    此时,没了拜堂,没有了尸体,也没有了鲜血,眼前是一个宽阔的广场。

    广场四周围被人群围得水泄不通,大家都伸着脖子围观着广场内的情景,热闹的议论声弥漫在广场周围。

    苏陌凉面露疑惑,也跟着朝广场内望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