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2章 可怕的诅咒
    她一眼便看到了那位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名叫云浅歌的女子,此时正襟危坐的坐在广场的正前方,美艳动人的脸像是蒙上了一层阴翳,好像此刻阴沉沉的天气一般,显得极其压抑。

    苏陌凉不知道为什么,情绪也随着她的心情沉重起来,忍不住顺着她凝视的方向,望了过去。

    这时候,她发现广场中央竟是用绳索吊着几个浑身伤痕,血肉模糊的男子,他们虚弱的耷拉着脑袋,被几个手握长鞭的男子狠狠抽打着,每一下都皮开肉绽,发出剧烈的声响,那本就鲜血淋淋的身子,更是源源不断的趟出血水,不仅触目惊心,还让人恶心想吐,场面残忍,不忍直视。

    只是坐在上面的云浅歌却是一脸冷漠,不为所动,仿佛与她无关一般,置身事外,只是瞳孔里汹涌的恨意还是让苏陌凉清楚的捕捉到了她此刻的情绪。

    就在苏陌凉疑惑之时,远方忽然走来了一抹挺拔英俊的身影,一袭黑袍,逆光而来,仿佛恶魔临世,周围瞬间弥漫出一股恐怖的杀气!

    因为他的出现,本就阴沉的天空,更是乌云密布,狂风大作,伴随着他袭人的气势,逼得广场上的人群纷纷退散,为他让出了一条大道。

    他不紧不慢的走来,墨袍翻飞,银发飞扬,配着那张妖冶绝色的容颜,美得惊心动魄,不可逼视!

    “云浅歌,如你所愿,我来了!”他站在远处,与云浅歌遥遥相望,低沉的嗓音猛然扬起,回荡在噤若寒蝉的广场上,带起一阵骇人的力量波动。

    云浅歌轻轻勾唇,斜起一个冷酷的弧度,红唇微动,声音阴冷,“看到自己最亲的兄弟受尽折磨,是不是很心痛呢?”

    楼夜渊闻言,看了一眼被她打得不成人形的亲信,拳头握紧,指甲陷进了肉里,“放了他们!你要找的是我,与他们无关!”

    云浅歌忽然大笑起来,声音显得极其尖锐,“放了他们?哈哈哈!据我所知,当初可就是他们随你一起攻入神族,杀了我神族两百多口人,你也有脸说与他们无关!”

    楼夜渊听到这话,心脏如针扎一般,涌上剧烈的刺痛,冷硬的脸面无表情,只是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从来都不信我!”

    云浅歌忽然一震,脸蛋跃上几分凄苦,冷笑着道,“呵呵,信你?以前我不是对你深信不疑吗?结果却落个这样的下场,在你眼里,我是不是特别的傻?”

    “是呀,我也好想信你,可事实摆在眼前,让我如何信你?”

    那么多人遇难,那么多的目击证人,就连她爹死前也一口咬定是他。能这样如过无人之境的闯入神族,杀了这么多人的,也就只有魔帝楼夜渊有这样的实力了。

    更何况,偏偏挑在她大喜的日子上,她要拿什么来信他!

    她已经为了他,成为神族的罪人,面对这么多条的性命,她怎么可能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还全身心的信任他!

    听到这话,楼夜渊忽然发出震耳欲聋的大笑,深邃的眸子蒙上一层猩红,犹如一头杀戮的怪兽,低吼道,“哈哈哈,没想到你自从嫁给冥玄阴之后,变得聪明了不少,还以为你会像以前那般对我深信不疑!看来,你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单纯的小丫头了!是的,他们都是我杀的,神魔不两立,我唯一后悔的,便是没有踏平你神族,把他们全部杀光!”

    他虽然是在笑,语气也带着恨意,可眸子里隐藏的情绪却没有逃过苏陌凉的眼睛。

    苏陌凉忽然有些好奇,眼前这个楼夜渊到底是什么人?看众人的反应,他好像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是个血腥残忍的恶魔!

    他真的是吗?

    此时的云浅歌听到他亲口承认,怒得瞪大了双眼,放在桌上的拳头,握得隐隐发抖,看着那张美艳的俊脸,想到曾经的一切,她恨得咬牙切齿。

    “好,既然如此,那我只有杀了你这几个兄弟,祭奠我族人的在天之灵!给我行刑!!!”

    云浅歌一声大吼,广场上早已准备好的刽子手得令,立马上前,打算将几个男子放下来斩首。

    就在这时,楼夜渊剑眉一蹙,一个飞身,打断了绳索,将几个男子全数救下。

    众人看到这里,全都大吃一惊,而云浅歌却是一脸冷静的瞧着他,嘴角跃上几分讥讽,“你以为你救下他们,他们就能活吗?”

    听到这话,楼夜渊皱眉质问,“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也没做什么,他们只是中了化尸蛊,内脏会一点一点腐烂,从内到外,直到烂成一滩血水为止,而这个过程十分的痛苦,要足足忍受十天之久,你真的确定要带他们走吗?”

    楼夜渊被云浅歌逼得发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心头的怒火仿佛要爆发开,最终妥协的低吼,“你到底怎么才肯把解药交出来!”

    云浅歌笑了,只是笑意不达眼底,更多的是仇恨和愤怒,“想救他们也可以,你自断经脉,自废武功,我便考虑饶他们一命。”

    楼夜渊凝视着那张魂牵梦萦的俏脸,脑海里回忆起曾经的点点滴滴,越是甜蜜,便是让他多恨一分,越是兴奋,便是让他崩溃一分。

    微微低头,看着自己最亲的人被折磨得生不如死,他的心像是被千刀万剐般,汹涌着撕裂的剧痛,最终一掌击上了自己的胸膛,自绝经脉,废除了这么多年来的修为。

    云浅歌看到摇摇欲坠的他,没有心疼,没有同情,曾经的感情已经被他消磨殆尽,此时有的只是仇恨!

    她缓缓起身,朝着楼夜渊漫步走去,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了众人的心尖上,大伙儿不禁屏住了呼吸。

    楼夜渊努力支撑着虚弱的身子,猩红的双眸目送着她一步步朝自己靠近,心也一点点的破碎。

    云浅歌来到他的跟前,伸手抚摸上他的脸蛋,低吟的声音透着森冷,“楼夜渊,我爱得有多深,便恨得有多深!你给我爹娘那么多刀,我就还你一刀,也是看在以往的情分上,便宜你了!”

    话落,云浅歌袖子里忽然翻出一把匕首,猛地捅进了楼夜渊的心脏!

    ————————————

    下一章揭晓答案,十二点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