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3章 苏醒过来
    一股钻心的绞痛,汹涌而来,顿时让楼夜渊白了脸色,沁出冷汗。

    他震得目眦尽裂,不敢相信的低头看着被云浅歌狠狠扎进胸口的匕首,由于扎得太深,鲜血竟是打湿了云浅歌的右手,可就算这样,她依然加重了力度,让匕首陷得更深。

    苏陌凉看到这里,也是吓了一大跳,惊骇的捂住了嘴巴,虽然眼前的男子名叫楼夜渊,并不是君颢苍,不知道为何,她此刻竟是痛得不能呼吸,被那鲜红刺眼的血液刺激得身形摇晃。

    然而被仇恨懵逼双眼的云浅歌非但没有罢手,反而高声大吼,“魔帝已经没了反抗之力,你们把这群人拉下去施以刮刑,我要他们的命!”

    吼声落下,几个刽子手快步上前,一把拖起楼夜渊的几个亲信,手起刀落,瞬间溅起一地的鲜血,撕裂的惨叫冲破云霄,落到楼夜渊的耳里,刺激得他崩溃的一个振臂,凶猛的击退云浅歌。

    他握着胸口上的匕首,僵硬的抬起头,深邃的眸子仿佛淬了毒,目眦尽裂的盯着云浅歌,瞳孔里汹涌着极致的恨意,只听他仰头长啸,竟是引得天地为之变色,“云浅歌,我楼夜渊诅咒你,诅咒你经历十世轮回之苦!我楼夜渊在此起誓,生生世世绝不爱上云浅歌,若违背誓言在一起,人神共愤,不得好死!”

    撕心裂肺的怒吼如天崩地裂,声势浩大,只见天空电闪雷鸣,劈下好几道银色闪电,吓得众人惊恐失色,快速闪退。

    苏陌凉就算是一道残影,竟然都被这道诅咒的力量逼退而去,可想而知,这恨是有多深!

    吼声落下,楼夜渊一个振臂,自爆而亡,就算已经废掉了所有的修为,可那等来自魔帝的能量波动还是凶悍异常,一声巨响,整个广场围观的人群全都被震飞而去,受了不小的内伤。

    待余威之后,广场渐渐平息下来,楼夜渊所站的位置只剩下一缕轻烟,哪还有那抹霸气张狂的身影。

    看到这里,苏陌凉情不自禁的抚上被君颢苍捅刀的胸口,这里的位置跟楼夜渊中刀的位置一模一样。

    意识到这一点,她吓得身形一颤,面色发白,有些站立不稳的往后退了几步,勉强稳住身形。

    此时此刻,她仿佛感同身受般,只觉得一股锥心的刺痛从心底缓慢地扩散出来,痛不欲生!

    不!她不相信!

    不是这样的!一定不是这样的!

    如果楼夜渊是君颢苍的话,那么她相信他,毫无疑问,全身心的相信他。

    云浅歌的爹娘不是他杀的,君颢苍也不会伤害她。

    这世上她唯一能信的便是君颢苍,他那么爱她,为了她出生入死,为了她愿与天下人为敌,这样的君颢苍,她要是不信任了,还能信什么!这么深刻的感情,她要是怀疑了,不是辜负了君颢苍的一片心吗!

    想到这里,苏陌凉抱着头痛欲裂的脑袋,崩溃大吼,“不!我相信他!他不会害我,不会杀我!因为他爱我!”

    吼声撼天动地,猛地击碎了眼前的画面,只见眼前的一幕瞬间支离破碎,化为星芒点点零落。

    光芒之后,苏陌凉倏然睁眼,发现自己躺在冰凉的地上,再度回到了刚才封闭的空间里。

    只是,此时的空间,已经没了铺天盖地的暗器,也没了从地上爆射而出的铁链,四周静悄悄的,仿佛酝酿着一丝死气,而那些诡异的画面也全都消失不见,就好像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原来,那一切不是真的,只是扰人心境的幻境,要是意志力不坚强,就会陷入幻境里出不来。

    只是幻境里的画面,太真实,真实到她竟是能身临其境的感受到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和仇恨。

    那些画面到底是什么?跟她有关吗?

    不,她一点记忆都没有,完全没有经历过,想来,这些都是迷惑人的东西。

    想到这一点,苏陌凉猛然惊醒过来,立马环视了周围一圈。

    这才发现,她的五只灵兽,也是躺在地上,气息微弱,表情痛苦,奄奄一息,很明显他们也跟自己一样,陷入了幻境!

    意识到这一点,苏陌凉顿时起身,冲了过去,赶紧拍醒他们,“天魔貂,快醒醒!”

    看到他睡得跟头死猪似的,苏陌凉着急得不行,她从一进来就知道这个空间很诡异,却没料到竟然是幻阵。

    要知道人一旦陷入幻阵,是很难跳脱出来的,看天魔貂这死样,就知道是没有参透阵法里的奥妙,要是不打醒它,它会死在幻境里的。

    想着,苏陌凉又是用力的打了它好几下,天魔貂总算才有了一点反应。

    它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动了动肥溜溜,毛茸茸的身子,甩了甩沉重的脑袋,再度看到眼前的环境,瞬间惊醒得炸毛,“奶奶的,原来是幻境啊,老子以为自己死了呢!”

    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活着,天魔貂惊喜得一下子跳到了苏陌凉的胸口,用力抱住她的胸,一边哭,一边摸,“女人,我还以为见不到你了。现在还能摸到你滑溜溜,软绵绵的肉,真是太幸福了!”

    苏陌凉没想到它一醒来就吃自己的豆腐,气得两眼一瞪,一把抓住它的肥屁股,用力扔了出去。

    天魔貂在空中划过一个抛物线,轻巧落地,万分委屈的盯着她,“你太过分了,我劫后重生,你都不替高兴!”

    “高兴什么?你的其他同伴还陷在幻境里,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现在是高兴的时候吗!”苏陌凉没好气的白它一眼,转身欲要唤醒金毛狮王。

    天魔貂听到这话,这才注意到周围的同伴,顿时内心愧疚。

    此时看到苏陌凉拍打地上的金毛狮王,他立马主动请缨,“女人,你让开,让我来,保准它马上醒过来!”

    说着,天魔貂满脸自信的走过来,捋了捋胳膊上的毛发,还不等苏陌凉反应,只见它猛地抡起一个拳头,朝着金毛狮王的面门砸了下去,彪悍的力量顿时将地面砸出一个坑,而金毛狮王的脑袋竟然陷进了坑里,惊得苏陌凉神情一震,瞳孔跃上错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