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4章 有人偷窥!
    这丫纯粹是趁机打击报复,可真是阴险啊!

    不过,不得不承认,天魔貂的方式虽然比较凶残,暴力,但效果还不错,此时的金毛狮王眼冒金星,顶着个又红又肿的大包,晕乎乎的摇了摇硕大的脑袋,“咦,我这是在哪?”

    “看来你还没有清醒,那我就好人做到底,再帮你一把!”天魔貂看他迷迷糊糊的,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再度抡起胳膊,又是给了它一拳。

    只听一声惨叫,顿时震荡在空旷的空间里,震得苏陌凉耳膜发疼,不忍直视的避开眼睛,心里默默同情了金毛狮王一把。

    担心其他灵兽也会遭遇天魔貂的毒手,苏陌凉赶紧转身唤醒其他三只。

    在苏陌凉的努力下,其他三只灵兽也渐渐苏醒,睁开眼睛,诧异的环顾四周,疑惑的询问道,“主人,这是怎么回事啊?”

    苏陌凉见大伙儿一脸茫然,凝重解释道,“刚才我们大家全都陷入了幻境,从一进入这个空间开始,所有的一切都不是真的,什么暗器,铁链,还有你们看到的画面,都是虚幻的,是用来迷惑你们的心智,让你们在幻境中丧失生存的意志。好在大家都平安的从幻境里出来了。”

    听到这话,大伙儿都是恍然大悟的点头,心有余悸的松了口气。

    苏陌凉看大家都冲破了幻境,暂时应该没了危险,不禁疲惫的揉了揉额头,说道,“大家先原地休息,恢复一下元气。”

    这地方有些诡异,不知道接下来还会遇到什么危险,当务之急就是保存实力。

    说着,苏陌凉便是盘腿打坐,闭上眼睛,调整气息。

    可是,她闭上眼睛没多久,便是蹙起眉头,倏然睁眼,低沉的嗓音忽然在寂静空旷的空间扬起,“鬼鬼祟祟看了这么久,还不打算出来吗!”

    身旁的灵兽们闻言,惊得纷纷睁眼,一脸疑惑的望向苏陌凉。

    她突然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可是不等她解答,只听一声洪亮的大笑从那黑暗的尽头传来。

    “哈哈哈!真是出乎老夫的意料,你竟然能察觉出老夫的存在,丫头,你好厉害啊!”一道如洪钟般响亮的声音,猛地回荡在这片空间,一股强大的威压扑面而来,惊得苏陌凉白了脸色,须臾便是起了一身冷汗。

    好强大的气势!

    苏陌凉心中大惊,猛地抬头望去,只见在那黑暗深处缓缓走来一抹身影。

    那是一位身穿灰色长袍,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老者,虽然看上去年事已高,但两只深邃的眼睛,却是炯炯有神,配着他矫健的步伐,更是显得精神奕奕。

    只是让苏陌凉震惊的是,他浑身散发出的强大气息,竟是比之前遇到的邱高驰还要厉害!

    要知道邱高驰已经是名后天君灵师了,而眼前这位白发老者的气势竟是比他还要强大好几倍,苏陌凉一时半会摸不准他的实力,面上不动神色,可心底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其实,之前在对付蛟龙的时候,苏陌凉就感觉有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当时忙着战斗,那道视线又稍纵即逝,若有若无,快得仿佛一个错觉,所以,苏陌凉并没有深究。

    可就在她刚刚打坐,放出精神力的时候,又是察觉到了这道视线的存在,所以当下便确定,在这空间里还有除了他们以外的人,在偷窥着他们。

    能不受阵法限制,躲在一旁围观的人,自然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所以,苏陌凉好奇,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偷窥他们到底有何企图?

    苏陌凉身边的灵兽们也是察觉出了巨大的危险,迅速起身,弓起身子,冲着老头呲牙咧嘴,做出攻击的准备,发出警告的声音。

    老者看到这一幕,笑呵呵的抬手安抚,深邃的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尽量表现出极大的善意,“不要紧张,老夫没有恶意。要是想伤害你们,从你们进入星远圣地的禁地开始,老夫就出手了,何必等到现在!”

    听到这话,苏陌凉更是证实了心中的猜测,眉头皱得更紧,不禁厉声质问,“哼,没有恶意,那你为什么鬼鬼祟祟的偷窥?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老者闻言,捋着胡子笑着道,“这话应该老夫问你吧。老夫都在这禁地好几年了,你突然闯进来打扰老夫修炼,老夫还想问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禁地?

    苏陌凉听到这个词,瞳孔顿时涌上震惊,“这里是禁地?”

    老者见她连这里是什么地方都没搞清楚,不禁好笑的反问,“这里是星远圣地的禁地,是苍焰宗言令禁止的地方。怎么?你不知道吗?”

    苏陌凉皱眉,她当时被邱高驰追杀,四处逃窜,只看到是个宫殿就进来了,哪里知道什么禁地啊。

    只是听了他这话,苏陌凉对眼前老者的身份更加好奇了,“既然是禁地,那你为什么在这里?难道你是苍焰宗的长老?”

    能进入星远圣地,还能自由出入禁地,更是在这里待上好几年的,除了是苍焰宗的长老,苏陌凉实在想不到其他身份了。

    然而,老者听到这身份,却是敛起笑容,一脸嫌弃的哼道,“哼,就凭苍焰宗这种实力,还想让老夫当它的长老,它还不够格!”

    苏陌凉闻言,心中大惊,能把整个宗派都不放在眼里的人,怕是来头不小啊。

    只是,他不是苍焰宗的长老,那为什么会在禁地呢?而且一待就是好几年!

    思及此,苏陌凉瞬间沉了面色,盯着他的双目更是涌上警惕和戒备。

    看出她的排斥,老者倒是没有介意,眸底闪过一抹精光,捋着胡子,笑着建议,“丫头,不要紧张,你只要告诉老夫,你为什么会有邪血鼎和异火,老夫便告诉你,老夫的身份,如何啊?”

    苏陌凉听到这话,更如惊弓之鸟,瞬间绷紧了神经。

    她竟然忘记了,此人既然偷窥了她闯阵,自然看到了她所有的底牌。

    看样子,她的邪血鼎和异火已经暴露,并且引起了他的兴趣!

    想到这里,苏陌凉整颗心都紧张得提了起来,屏气凝神的质问,“你到底想干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