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1章 凄惨的血战团
    “你们快看啊,那好像是丹阳殿的苏陌凉吧?”

    “是呀,就是她,她不是死在幻影殿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呀,我亲耳听到白萱萱说她陷入流沙里死掉了,不少弟子亲眼看到了,还有关英康作证呢!”

    “嗯,我也听到了,为了这事儿,苏陌凉带来的那群废物还和白萱萱打起来了呢,非说是白萱萱害死了他们家主子,闹得可大了,连长老都惊动了。”说话的男子亲眼见了这场闹剧,语气十分肯定。

    另一个女子闻言,则是讽刺的哼道,“宗派里明文规定,不准私下斗殴,这群新来的废物,嚣张到无视宗规,还敢对宗派重点培养的天才出手,不惊动长老才怪啊!这群废物,实在太胆大包天,不自量力,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就敢招惹白萱萱,活该被石长老关起来受刑。”

    苏陌凉听到这话,神情一震,猛地停下脚步,而后转身朝着左侧议论着的女子快步走了过去,连个招呼都不打,直接一把掐上了她的脖子,阴厉的眸子涌上杀意,咬牙质问,“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说话的女子哪料到苏陌凉会突然动手,吓得满脸惊恐,盯着苏陌凉的眼睛,鼓得很大,由于咽喉被掐住了,俏脸瞬间憋得涨红,“放——放——开——我——”

    女子想要说话,却吐不出完整的音节,双手想要努力扳开她的束缚,可挣扎了半天,都没动摇苏陌凉半分。

    苏陌凉显然没什么耐性,面色阴沉,语气更是森冷可怕,“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别让我问第二遍!”

    女子被苏陌凉身上散发的气势吓住了,惨白着脸色,艰难的回答,“白萱萱——说——说你陷入了流沙,死掉了,你的那群人——就跟白萱萱扭打起来,后来——被石长老制止,他们因为触犯宗规,被石长老关起来受罚!”

    听到这里,苏陌凉火冒三丈,眼睛瞪得拳头大,像是一头随时要吃人的狮子,更是吓得女子浑身发抖。

    “他们被关在哪儿!”苏陌凉更是加重了手里的力度,咬着银牙,凶戾低吼。

    女子吓得六神无主,不敢有丝毫隐瞒,虚弱的用手指了一个方向,“在那边的牢房里!”

    苏陌凉见此,这才一把甩开女子,转身朝着她所指着的方向跑了过去。

    此时的苏陌凉赶到了牢房,牢房门口的两个护卫,一下子将她拦了下来,“牢房重地,闲杂人等,不得进出。”

    苏陌凉一肚子的火,哪里有耐性跟他们废话,直接一个挥手,将他两撂翻在地。

    护卫摔了个狗吃屎,疼得呲牙咧嘴的,还不忘呵斥苏陌凉,“好啊,你竟敢私闯牢狱,你——”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苏陌凉便是从他们身上跨过,直接走进了牢房。

    护卫见此,气得半死,只有费力的从地上爬起来,朝着石长老的住处奔去。

    私闯牢狱这事儿必须赶紧禀报石长老。

    苏陌凉一进入牢房,便看到里边的人正在对血战团的兄弟们用刑。

    沾着辣椒水的长鞭狠狠抽打着蒋征,萧凛尘和林婉儿,林婉儿身子较弱,已经晕死过去了。

    而蒋征和萧凛尘因为受了重伤,无力反抗,只有咬牙死撑着,至于其他的兄弟则是忍受着炮烙之刑,整个牢狱回荡着他们凄惨的嘶吼。

    看到眼前血肉模糊的一幕,苏陌凉面色怒得绯红,一直红到发根,怒目圆睁的双眼可怕的抽缩着,这一刻,仿佛火山爆发般喷出无法遏制的怒火,只听整个牢房猛地扬起怒吼,如惊雷般劈下来,“你们找死!”

    吼声落下,苏陌凉顿时爆发出凶悍的灵力,一个挥袖,将动刑的护卫全部抹杀。

    眨眼时间,便是倒了一地的尸体。

    血战团的众人听到熟悉的声音,都是震惊的抬眸望去,看到苏陌凉逆光而来,大伙儿的心里都是涌上惊喜。

    他们就知道苏陌凉一定会来救他们的!

    苏陌凉看到他们遍体鳞伤,狼狈不堪的样子,整颗心都揪了起来,发白的面色极度的难看。

    她赶紧掏出丹药,分发给大伙儿,而后扶起昏迷的林婉儿,强行塞进丹药,直到她缓缓苏醒后,才稍稍松了口气,朝着大家,内疚说道,“抱歉,我来晚了,让你们受苦了。”

    萧凛尘面色难看的摇头,“不,是我们自己太弱,被石长老压制住,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反倒是我们给主子添麻烦了。”

    苏陌凉知道,石长老是公报私仇,上次她杀了君少泽,他一直找不到机会报复,想来是听说她已经死在殿试里,他便将怒气发泄在血战团的身上,打算把他们一点一点的折磨死。

    真是好狠毒的手段!

    说来说去,血战团还是因为自己,才受了这些罪。

    “主子,是我没用,是我冲动的招惹白萱萱,连累了大家,还让其中一个兄弟惨死。要是不跟白萱萱起冲突,我们的兄弟也不会被折磨死!”此时的林婉儿情绪激动,用力捶打自己的脑袋,生气的同时,更恨死了自己。

    一旁的蒋征见此,心疼的一把拉住她的手,安抚道,“不是你的错,当时白萱萱说主子死了,你也是怒火攻心,担心主子才会失去了理智,是那白萱萱太可恶,她主动挑衅,欺负我们,还造谣主子的死讯,只要是个人,都会被激怒,你不能把过错怪在你自己的身上啊。”

    当时,他们一直等不到苏陌凉出来,担心她在里边出了事儿,后来白萱萱他们出来了,说是苏陌凉掉进了流沙里死掉了。说得真真的,还有不少证人。

    被这么一刺激,血战团的大伙儿都是失去了理智,跟白萱萱动了手。

    他们清楚,苏陌凉要是出事儿,多半是白萱萱在背后使坏,面对她的欺凌,林婉儿实在没忍住。

    苏陌凉听到这里,顿时皱紧眉头,惊讶质问,“什么?死了一个兄弟?”

    萧凛尘凝重的点头,“嗯,有个兄弟受不住酷刑,被他们折磨死了。要是再晚点,我看其他兄弟也支撑不下去了。”

    苏陌凉听到这话,心底的怒火一下子冲上脑门,猛地握紧拳头,咬牙切齿的大吼,“石景山!白萱萱!我宰了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