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2章 恐怖的龙吟
    苏陌凉气得浑身发抖,说完一个转身大步跨出牢房。

    血战团的大伙儿看到她怒火冲天的冲了出去,也是吓得脸色大变,赶紧追上去。

    这时候,苍焰宗的弟子们只看到苏陌凉带着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从牢房出来,直奔石长老的住处。

    而石长老得到劫狱的消息,也火速赶了过来,走在半路上就看到苏陌凉和那群废物迎面而来,当场气得面色发黑,凶戾怒吼,“苏陌凉,你放肆,你竟敢劫狱,你活——”

    石长老的话还没说完,只见苏陌凉一个闪身,猛冲过来,伴随着一股凛冽的寒气直逼石景山的面门,那滂沱的灵力更如重锤一般撞上了石景山的胸膛。

    石景山没料到苏陌凉竟然敢对自己出手,神色大惊,被她打得措手不及,竟是来不及反应,便是被这股不小的力量撞得猛退几步。

    但他好歹是名巅峰君灵师,苏陌凉就算爆发出全部实力,也不是其对手,所以并未对他造成多大的伤害,只是凭着先发制人的招式给他造成了点外伤。

    不过,仅仅是外伤也足以让石长老暴跳如雷了。

    他的实力在长老之中,虽然算不上好的,但再怎么说,也是宗派里德高望重的长辈,现在一个新进来的弟子就敢不把他放在眼里,还敢对他大打出手,实在欺人太甚!

    他堂堂巅峰君灵师,当着这么多弟子的面,被一个尊灵师打伤,他的老脸要往哪里搁?

    想到这一点,石景山怒不可遏,恼羞成怒的大吼,“好你个苏陌凉,你敢对老夫出手,老夫今天灭了你!”

    吼声如闷雷滚过,只见石景山猛地一个抬手,朝着苏陌凉轰出一掌,灵力直接化为一道流光,凶狠的撞上苏陌凉的身子。

    苏陌凉自然承受不住这等力量,双手结印用力抵挡,最终还是被逼退而去,那道力量也很快冲破她的防御,一下子撞上了她的胸膛。

    “噗——”苏陌凉不堪负荷的喷出一口鲜血,捂住受伤的胸口,努力稳住身形。

    血战团的兄弟们见此,吓得心惊肉跳,白着脸色,紧张的大吼,“主子!!!”

    此时的苏陌凉不顾血战团的担心,微微抬手,毫不在意的拭去嘴角的鲜血。

    她一想到血战团忍受酷刑,还有人因此丧命,仇恨像是怪兽一样吞噬着她的心,让她怒红了双眸,瞳孔萦绕起浓烈的杀意,死死盯着石景山的目光,阴鸷得仿佛像浸泡在寒潭里的冰刺,冰冷刺骨,让人颤栗。

    石景山接收到这样的视线,心下微震,只是想到自己徒儿死在眼前这个女人手里,同样是怒火中烧,咬牙切齿,“苏陌凉,你好大的胆子,你杀我爱徒在前,公然劫狱在后,现在居然敢对长老出手,老夫今天不斩杀你为泽儿报仇,老夫就不姓石!”

    石景山暴怒大吼,身随心动,朝着苏陌凉凶猛掠来,手里的灵力瞬间化为一把大刀,横空劈下,迸射出夺目的凶光,眼看着就要将苏陌凉劈成两半。

    苏陌凉面对巅峰君灵师的威压,也是吃力的往后退了两步,她银牙暗咬,面色发白,须臾便是满头大汗,瞧得血战团的心子都提了起来。

    围观的弟子们则是惊得倒抽一口冷气,难以置信的摇头。

    苏陌凉不过一个巅峰尊灵师,居然敢对巅峰君灵师的长老出手,实在太让人震撼。

    要知道就连苍焰宗的天才弟子,都不敢对长老如此不敬,苏陌凉一个新人,竟然这样目中无人。

    如此嚣张狂妄的举动,顿时惹得大伙儿激动的议论了起来。

    “这苏陌凉是疯了吧,竟敢对长老出手,不是找死吗!”

    “哼,她不就是仗着有刘长老袒护,才不把石长老放在眼里吗。现在更是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来,我看就算是刘长老说破嘴皮子,今天也保不住她了!”

    “哼,她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重。被打死了活该!”

    在大伙儿眼里,苏陌凉此举简直愚蠢至极,都期待着她被石长老教训。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苏陌凉盯着朝自己劈下来的犀利大刀,目光一凝,猛地振臂,爆发出一股阴寒的气劲儿,强大的力量震荡开来,一下子将那空中的大刀冻结成冰,而后碰瓷一声巨响,大刀倏然爆炸,碎冰飞溅,骇得大伙儿连连后退。

    那袭人的寒气更是排山倒海似的撞上了石景山的身子,砰的一声,将他击飞三米之远,狼狈的跌在地上。

    看到这一幕,周围议论的声音瞬间戛然而止,一张张不屑轻蔑的脸蛋猛然凝固,盯着石景山的眼睛渐渐扩大,呆滞之后,迅速爬满惊恐之色。

    他们看到了什么?

    苏陌凉竟然打飞了身为巅峰君灵师的石长老?

    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出现幻觉了吗?

    别说其他人震惊,就连石长老自己也如雷轰电掣般,吓傻了。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被一个尊灵师打飞到地上!

    石景山捂着剧痛难忍的胸口,吞咽着狂涌而出的鲜血,震惊的抬眸望去,苍白的老脸被三米之外的苏陌凉唬得改了样子,深邃的眼窝迸射出惊骇。

    因为此时的苏陌凉手里多了一把银色古琴,形状竟是跟神龙相似,上面漂浮的寒气像是从地狱飘出来的一般,森冷可怖。

    就算离得这么远,石景山依然能感受到那如针扎般刺骨的寒冷,仿佛能冻结人的灵魂,让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那是什么东西?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威力?

    然而,就在石景山惊骇之时,苏陌凉便是已经拨动起琴弦,弹奏出清如溅玉,颤若龙吟的声音,让所有人精神一震。

    只是大伙儿还没反应过来,那壮阔浑厚的龙吟竟是化为一条银色神龙朝着地上的石景山俯冲而去,摧枯拉朽的力量撼天动地,震得地面都颤抖起来。

    围观的弟子则是被这一声恐怖的龙吟,吓得肝胆俱裂,脸色灰白,仿佛骨头都被震碎了一般。

    至于面对银龙袭击的石景山更是吓得满目惊恐,张大嘴巴,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感到一股恐怖的力量直接将自己的身体震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