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5章 找白萱萱算账
    此时的苏陌凉浑身戾气,带着血战团气势汹汹的闯入了丹阳殿的大厅。

    寂静的丹阳殿因为他们的到来,顿时如炸开锅的蚂蚁,热闹起来。

    丹阳殿的弟子对苏陌凉有很深刻的印象,当初她以第一名成绩考入丹阳殿,又有刘长老保驾护航,刘长老为了捧她,甚至还让那群根本不会炼丹的废物加入了丹阳殿,惹来好多非议和不满,想不认识她都很难。

    再加上,上次看她得罪了白萱萱,大伙儿更是给她贴上了目中无人的标签,对她的印象坏到极点。

    只是,白萱萱和路初蔓不是说她死在了幻影殿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身后的那群废物因为触犯宗规,不是被关进牢房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正在大厅炼丹的弟子看到这一幕,都是满脸震惊,一肚子疑问,纷纷停下手里的动作,疑惑的盯着这群人。

    苏陌凉环视大厅一圈,并未发现白萱萱的身影,冷厉的瞳孔猛缩,凶戾大吼,“白萱萱在哪,给我滚出来!”

    吼声如惊雷炸响,顿时让大厅的弟子们神情一震,面色涌上愕然。

    上次他们见苏陌凉不把白萱萱放在眼里,已经很震惊了,没想到她这次还要嚣张,一来就叫白萱萱滚出来,好大的口气!

    就在众人惊讶之时,大厅右侧的炼丹房忽然推开房门,只见白萱萱和路初蔓两人从里边缓缓走了出来。

    两人同样没料到苏陌凉竟然还活着,倨傲的俏脸闪过惊讶。

    “苏陌凉,你命可真大,掉进流沙里居然都能活着出来,果然是祸害遗千年啊!”路初蔓心里震惊,嘴上却是不饶人的讽刺,听那语气就知道对苏陌凉还活着的事实非常不满。

    一旁的白萱萱盯着对面的苏陌凉,也是冷着脸,没有好脸色。她想不明白,苏陌凉到底是怎么逃出来的!

    她当时亲手抢走了苏陌凉的传送牌,照理说,陷入流沙的她根本没办法传送出来,现在却安然无恙,阴魂不散的站在这儿,还真是让人火大啊。

    林婉儿听到路初蔓的冷嘲热讽,气不打一处来,咬牙切齿的低吼,“你们两个贱人,在我主子背后下毒手,卑鄙无耻!祸害遗千年的分明是你们!”

    当初白萱萱和路初蔓从幻影殿出来,一口咬定苏陌凉死了。

    血战团的大伙儿自然是不相信的,在他们眼中,苏陌凉所向披靡,怎么可能会死。

    但白萱萱这个贱人,竟是拿出了刻着苏陌凉名字的传送牌,他们才明白过来,苏陌凉是被白萱萱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给阴了。

    所以,林婉儿当场失控,非要跟白萱萱拼个你死我活,替苏陌凉报仇。

    可恨的是,白萱萱是苍焰宗重点培养的天才,背后有长老撑腰,他们这群靠着苏陌凉进来的废物,自然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当场就被石长老抓进了牢房。

    说来,也不怪血战团冲动,实在是白萱萱欺人太甚!

    白萱萱听到辱骂,拧起眉头,冷冷的望向林婉儿和血战团的众人,清脆的嗓音带着几分危险的警告,“苏陌凉,你胆子可不小啊,居然敢劫狱,要是让石长老知道,你把这群违反宗规的废物给带了出来,你可是死罪一条,连刘长老都保不了你!”

    苏陌凉却是唇角一咧,勾起冷血的弧度,幽幽低吟道,“石长老他不会知道了!”

    白萱萱一时没明白她这话的意思,还以为她是嚣张到不把石长老放在眼里,顿时看不过眼的呵斥,“苏陌凉,别以为你会炼丹,还有不少灵兽,就可以为所欲为,你要知道,你再厉害也是苍焰宗的弟子,受制于长老。长老要想办你,不过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你要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吃亏的可是你自己!”

    路初蔓闻言,也是不屑的轻笑两声,讽刺的反问,“苏陌凉,你带着这群废物到丹阳殿来,该不会是找我们报仇的吧?哈哈哈,你还真是很傻很天真啊,我们的白师姐可是丹阳殿的炼丹天才,受到了宗派长老的保护,你觉得你能动得了她一根汗毛吗!”

    路初蔓虽然见识过苏陌凉的本事,但她想要对白萱萱动手,还是太自不量力。

    毕竟这里是宗派,可不是长老鞭长莫及的幻影殿,苏陌凉一旦动手,必定会被长老当场击毙,悲剧收场是毋庸置疑的。

    她就不相信苏陌凉会傻到为了报仇而送命!

    苏陌凉看到路初蔓得意不屑的模样,倒是一脸冷静,只是漆黑的眸子却在此时荡出一丝阴厉,低沉的声音仿佛从地狱飘出来,泛着森冷刺骨的冰冷,忽然从唇齿间崩出,“我不但动得了她的汗毛,还要——杀了她!”

    后面三个字带着切齿痛恨,震得白萱萱和路初蔓神情一滞,还来不及反应,只见苏陌凉猛地一个探掌,朝着白萱萱凶狠拍来。

    苏陌凉的灵力等级跟白萱萱相同,都是一名巅峰尊灵师,只是苏陌凉是荒古灵体,体内的灵力要比同等级高出一筹,更加上,白萱萱的身手不好,实战经验少,苏陌凉想要抹杀她,简直是易如反掌。

    她忽然出手,吓得白萱萱和路初蔓花容失色,白萱萱立马出手抵挡,可刚一撞上苏陌凉的灵力,便是手臂发麻,身体不受控制的倒飞出去,狠狠撞到墙上,最终狼狈的摔落在地,疼的她呲牙咧嘴,优雅高贵的姿态被毁得干干净净。

    一旁的路初蔓没料到苏陌凉真的出手,吓得面色发白,半张着嘴巴,舌头打结,“你——你——你活腻了吗!你连白师姐都敢打,你——”

    然而不等路初蔓把话说完,苏陌凉眼睛一眯,倏然伸手,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阴狠的说道,“别着急,下一个就是你!”

    路初蔓被她掐得无礼反抗,盯着那双像是淬了毒的黑眸,仿佛被死亡笼罩,开始害怕的颤抖起来,“苏陌凉,你——你不能杀我!你要是杀了我,长老不会放过你的!”

    “长老?你说石长老吗?”苏陌凉眉头轻挑,眼角扬起诡异的笑意,轻飘飘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你怕是要失望了,你口中的石长老已经提前到下面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