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2章 快来见过你师伯!
    听到这话,四大君老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老脸顿时涌上惊骇之色,震惊的心沉坠得像灌满了冷铅,此时僵硬的转动脖子,朝苏陌凉望去,盯着她的眼睛里含着恐怖的神气,显然是被眼前一幕吓得不轻。

    在场的其他人也是僵着表情,鼓着眼睛,朝苏陌凉投去惊骇的目光,一个个像是木塑的一般,呆在原地,忘记了反应。

    这一刻,好像空气都变得稀薄,世界也安静下来,只剩下大伙儿惊讶的抽气声。

    就连一向冷淡的君颢苍,此刻也是满脸惊诧的看了苏陌凉一眼,冲着御虚天尊不客气的质问,“御郑枫,你老糊涂了吗,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苏陌凉什么时候成他的大姐了?他怎么不知道!

    御虚天尊闻言,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低骂道,“你个死小子,有你这么连名带姓的叫师父的吗!没大没小,早知道在你小时候,就该一巴掌拍死你,省得给自己找罪受!”

    苏陌凉看到他们互动,感慨的呢喃道,“你们居然是师徒!”

    君颢苍那么冷冰冰,不苟言笑的一个人,居然有个这样疯疯癫癫,老不正经的师父,反差太大,实在让人意外。

    真不知道两个截然不同的人,是怎么凑到一起的。

    听到苏陌凉的话,御郑枫才立马反应过来,快步走到苏陌凉的跟前,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笑嘻嘻的为苏陌凉介绍,“大姐,我还忘记给你介绍了,这个臭小子是我的徒弟,整天臭着脸,像所有人都欠他钱似的,跩的二五八万的样子,他要是说了啥不中听的话,你给小弟说,小弟帮你收拾他。”

    苏陌凉闻言,表情尴尬的对上君颢苍的视线,嘴角直抽搐。

    她是老头的大姐,君颢苍又是老头的师父,艾玛,这关系,这辈分,怎么那么乱呢!

    然而,御郑枫并没有发现两人微妙的气氛,更是不客气的冲君颢苍喊道,“死小子,快来见过你师伯!”

    苏陌凉闻言,惊得身形一颤,差点一个趔趄摔到地上,震动的深吸一口冷气,表情古怪的盯向君颢苍。

    此时的君颢苍,表情自然好不到哪里去,面瘫的脸上也罕见的涌上震惊,那俊脸像是七八样颜色染的一样,一阵青一阵红的,简直比吃了屎还难看。

    “师伯?老头儿,你是不是疯了!”君颢苍受了刺激,表情相当精彩,冰蓝眸子又惊又怒,瞧得苏陌凉忍俊不禁,控制不住嘴角的弧度,顿时笑出声来。

    她兜兜转转竟然变成了君颢苍的师伯,整整高他一个辈分,成为了他的长辈,想想就觉得好笑。

    自己的女人忽然变成自己的长辈,难怪君颢苍淡定不了!

    “我呸,你个死小子,你才疯了呢,嘴巴里吐不出半句好听的。今天你师伯在此,我就不跟你计较了,赶紧过来拜见你师伯!”御郑枫骂骂咧咧的低吼,表情相当嫌弃。

    苏陌凉听了,吓得变了脸色,立马摆手,“拜见就不用了,我可受不起!”

    御郑枫以为苏陌凉谦虚,笑嘻嘻的点头,“受得起,受得起,你可是我的大姐,我这孽徒孝敬你也是应该的。”

    苏陌凉看着君颢苍青而发黑的脸色,抽动着面颊,极力隐忍满腔的笑意,努力不让自己失态,因为她发现此刻的君颢苍已经处在了暴走的边缘,随时都要爆发。

    她还是少惹他为秒!

    周围围观的大伙儿也是被这关系弄得一脸懵逼。

    苏陌凉不是君颢苍的女人吗?怎么又变成师伯了?

    苏陌凉到底是谁啊?

    就在大伙儿震惊疑惑的当头,君颢苍猛地冲过去,一把将苏陌凉拉入怀中,黑着脸,冲着御郑枫恶狠狠的警告,“老头,你想拜把子,另外找人,别打我女人的主意,她可不陪你疯!”

    老头听到这话,震得瞪大了眼睛,惊叹道,“什么?她是你的女人?”

    “大姐,这是怎么回事啊,你和我徒弟——你们——这是真的吗?”老头看到两人抱在一起,满脸诧异,指着他俩,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他徒弟什么时候开窍了?竟然都有女人了!

    还找了这么好个女人!

    当初,这丫头可傲着呢,就算知道他是巅峰境界的至尊君灵师也不把他放在眼里,他想巴结都巴结不了,却没想到竟然被他徒弟给搞到手了!

    这是真的吗?怎么这么不真实呢?

    苏陌凉面对他的震惊,嘴角扯起尴尬的笑容,微微点头,“是,正如你看到的,我和你徒弟在一起。”

    御郑枫得知这样的消息,老脸猛地僵住,愣了一下后,猛地爆发出大笑,笑得前仰后合,竟是连眼泪都笑出来了,高兴得不得了,对着君颢苍一个劲儿的称赞,“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徒弟,干得漂亮,你总算做了一件让为师高兴的事儿了,哈哈哈哈——”

    震耳欲聋的笑声回荡在整个上空,震得大伙儿耳膜发疼。

    他徒弟和苏陌凉在一起,有那么高兴吗?

    看到他激动兴奋的样子,就连君颢苍都疑惑的蹙起了眉头,低头问道,“他为什么认你当大姐?他阴险狡诈,怕是目的不纯吧。”

    君颢苍太了解自己的师父了,他虽然疯疯癫癫的,老不正经,但跟个老狐狸似的,精着呢。

    他才不会无缘无故的降低身份,跟一个小丫头拜把子。

    君颢苍很清楚,他这师父,为了利益,什么不要脸的事儿都干得出来!

    苏陌凉没想到君颢苍竟然用阴险狡诈四个字形容他的师父,这师徒二人的关系还真是相爱相杀啊,实在有意思,想着,她低笑了两声,“你师父想我帮他炼制帝品的丹药,据说需要拥有四种异火的炼丹师才能炼制,于是他就将主意打我身上来了。为了拉近关系,非要跟我拜把子,热情得让人无法拒绝。”

    “哈哈哈,这下子好了,你跟我徒弟是一对,就算不拜把子,我也是你师父了啊,哈哈哈哈,实在是太棒了!”御郑枫想到这层关系,就笑得合不拢嘴。

    君颢苍听了,并没有任何意外,只是听到帝品丹药和四种异火,面色瞬间沉了下去。

    他很清楚,想要炼制这类丹药,必定经历凶险,他才舍不得苏陌凉去冒这种险呢。

    所以,他当场不给面子的回绝,“想当她的师父,劝你死了这份心。她跟你半点关系没有,休想打她的主意。”

    “你个孽徒!哼,就算不当她师父,我和她也是拜了巴子的姐弟,这层关系可不是你说了算的!”御郑枫不服气的反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