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4章 你会恨我吗?
    他们堂堂苍焰宗的四大君老,给一个黄毛丫头磕头,这要是传出去,还要怎么在江湖立足?

    到时候,不知道多少人看他们的笑话,这张老脸要往哪里搁?

    想到这里,四个人的表情都是纠结到了一起,心底强烈抵触,但被御虚天尊刀子般的视线凌迟着,又不敢出言反抗,憋屈的样子顿时让人忍俊不禁。

    “看来,你们还是想我动手啊!”御郑枫微微挑眉,幽幽开口。

    还没动手,四大君老就被吓得屁股尿流,赶紧匍匐到苏陌凉的面前,也顾不得这张老脸,连连磕了几个响头,“苏姑娘,我们错了,我们再也不敢了,原谅我们吧!”

    四大君老一边磕头,一边认错,那画面太美,不忍直视,惊得周围的所有弟子目瞪口呆。

    谁都想不到,他们崇拜的四大君老,会跪在一个小丫头面前,磕头认错,传出去,估计都没人相信啊。

    血战团的看到这里,算是扬眉吐气,居高临下的盯着狼狈的四大君老,表情浮上不屑,心里更是骄傲不已。

    他们家主子这次可真是找到了好大的靠山,就连苍焰宗最高层的长老都得跪在他们主子面前,真是长脸啊!

    林婉儿见此,忽然想到还有两个人没收拾,顿时指向白萱萱和路初蔓,大声提醒道,“御虚天尊,那两人在幻影殿陷害你大姐,你可不能放过她们!”

    苏陌凉没想到林婉儿一句大姐叫得这样顺口,惊得差点喷出来,她还真会蹬鼻子上脸啊。

    白萱萱和路初蔓被突然提起,仿佛满月小儿听霹雳,骨头都要震碎了,瞳孔顿时涌上惊恐。

    御虚天尊顺着林婉儿指的方向转头望去,看到两个惊慌失色的女子,微微蹙眉,“既然你们找死,那老夫只有成全你们了!”

    白萱萱和路初蔓听到这话,吓得目眦尽裂,张大嘴巴,恐惧的摆手,而后冲着苏陌凉疯狂的磕头,脑袋砸在地上,发出剧烈的砰响,“没有,我们没有!苏姑娘,饶命啊,苏姑娘饶命啊!”

    这一刻,她们从来没有如此后悔过,后悔为什么要招惹苏陌凉这个变态。

    她是个变态也就算了,她还有个变态的云楼帝尊和变态的御虚天尊给她撑腰。

    要早知道有今天,给她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招惹苏陌凉啊!

    然而现在的求饶已经无济于事,御郑枫根本懒得听她们废话,直接一个挥手,拍去一道气劲儿,只见白萱萱和路初蔓顿时被力量炸得血肉模糊,血花飞溅,瞬间弥漫起一层血雾,刺鼻的血腥味扑鼻而来,顿时呛得众人难受得想吐。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其他人更是吓得大气不敢喘一口,生怕跟苏陌凉扯上关系,丢了小命。

    君颢苍紧张苏陌凉的伤势,看到敌人都解决了,也不耽搁,立马一个挥手,放出一头巨大无比的鹏鸟,搂着苏陌凉跃了上去,坐在了鹏鸟的身上,而后不忘朝着御郑枫嘱咐一声,“老头,帮我护送血战团回暗域之城,我带着凉儿先离开。”

    说完,他和苏陌凉便是骑着灵兽,飞远了。

    看到两人扬长而去,御郑枫气得吹胡子瞪眼,一肚子火气,骂骂咧咧的大吼,“你个死小子,把你师父丢在这儿,自己跑了!凭什么是我护送,我好歹也是御虚宫身份尊贵的天尊,你竟然让我跑腿,你个死崽子,别让我碰到你,碰到你非揍你一顿不可!”

    然而,此时的君颢苍和苏陌凉却已经飞出好远,早就听不到他的愤怒。

    苏陌凉窝在君颢苍的怀里,就算手臂痛得她直冒冷汗,但心却是暖的。

    只是幻境里的画面一直在她脑海浮现,让她有些心神不宁,沉默了片刻后,苏陌凉忽然抬起头,盯着君颢苍忧心忡忡的双眼,情不自禁的问道,“颢苍,我如果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会恨我吗?”

    幻境里,她清楚的感受到了那位跟君颢苍长得一模一样,名叫楼夜渊的男子散发出的恨意。

    他好恨,好痛,最后对那位叫云浅歌的女子下了好毒的诅咒,也对自己发了好狠的毒誓。

    这种恨,分明是深入骨髓啊!

    所以,她想知道,君颢苍是不是也会像那个楼夜渊一样的恨她。

    望着那张跟楼夜渊一样的俊脸,苏陌凉忽然有些忐忑,有些紧张,紧紧盯着他,等着他的答案。

    君颢苍闻言,表情一怔,显然没料到她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低头看着她,而后蹙起了眉头,“什么事儿?难道是跟其他男人跑了?”

    苏陌凉心头一震,脑海中顿时浮现出那个名叫冥玄阴的男子,表情不禁僵住了。

    云浅歌就是为了他,抛弃了楼夜渊啊。

    想到这里,她面色变得相当难堪,竟是正儿八经的追问,“是啊,如果我真的跟别的男人跑了呢?”

    君颢苍没料到她一脸严肃,煞有其事的样子,顿时黑了脸,加重了搂着她腰肢的力度,冰蓝眸子射出刺人的冷芒,咬牙道,“你敢!”

    苏陌凉对上那双如海般湛蓝的眸子,不自觉的将他和楼夜渊那双充满仇恨的眸子重合在一起,心没来由的痛起来,依然不气馁的追问,“如果我跟其他男人跑了,你会怎么办?”

    看她纠结这个问题,君颢苍眉头皱得更深,这次倒是认真的回答,语气十分笃定,“我会宰了他!”

    苏陌凉对他的答复意料之中,只是她想知道他对自己的态度,“那我呢?也会宰了我吗?”

    君颢苍不明白她为什么问这样的问题,心头有些疑惑,看着她满脸期待而又忐忑的样子,终是说不起硬话,沉默了好久,才缓缓开口,“不会。”

    苏陌凉面色一惊,忽然有些不解,“为什么?我背叛了你,你难道不会恨不得杀了我吗?”

    君颢苍盯着她,许是也在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冰蓝眸子涌上些复杂的情绪,隔了好久,像是想得很透彻了,才幽幽回答,“恨,但舍不得!”

    舍不得!

    原来,就算被背叛,就算恨透了她,他也会舍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