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5章 你一直都在啊
    苏陌凉的心猛然一颤,震惊的睁大了眼睛,眼眶泛红,染上几分湿意。

    强行压下内心的震动,再度追问,“如果,我杀了你的亲人呢?”

    脑海里云浅歌杀害楼夜渊的亲信的画面,挥之不去,苏陌凉的心情不由得变得沉重。

    虽然,她明明知道自己不是画面里的云浅歌,君颢苍也不会是楼夜渊,可还是压抑得让人喘不上气来。

    杀了他的亲人,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坐视不管吧!

    然而君颢苍却是专注的盯着她,毫不犹豫的回答,“你不会!”

    苏陌凉没想到他会如此肯定,也不知道他哪来的信心这么肯定,“为什么不会?”

    他冷着脸,蓝眸坚定,“我信你!”

    苏陌凉心头一震,表情涌上愕然,“为什么这么相信我?或许,你信错了人呢?”

    君颢苍看她较真的样子,勾唇浅笑起来。

    她心里明明担心自己不信她,可嘴上还要说着相反的话,不断的试探他,想知道他的想法。

    这明明是在乎他到骨子里的女人,他有什么好怀疑的。

    想着,他笑着望进她明亮的黑眸,勾唇道,“因为相信比较幸福!”

    苏陌凉听到这话,神情一震,心底的震惊久久无法平息。

    是呀,因为相信比较幸福!

    这一刻,苏陌凉忽然释然,她深爱的君颢苍,不是楼夜渊,因为他会舍不得,因为他相信她!

    想着,苏陌凉内心激动,竟是不顾手臂的伤痛,紧紧环住他,闷闷的呢喃,“我也相信你,不是因为幸福,是因为爱你!”

    君颢苍忽然听到这样的告白,身形一僵,表情掠过错愕。

    他知道苏陌凉是个不善于表达感情的人,跟他一样,外表看着冷冰冰的,什么事情都藏在心里,想听到她如此坦诚的说爱,真是十分难得,让他又意外又惊喜。

    只是,这样的她反而让他更担心,他从刚才在苍焰宗见到她开始,就知道她心里藏着事儿,现在看来,事情还不小。

    不过,她既然没有主动说,君颢苍也不便问她原因,只是将她搂得更紧,霸道的宣布结果,“别想了,我想做的事,不管多难,一定会做到。我想要的人,就算死了,烂了,化成灰,我也会把她从地狱抓回来,更何况只是跟人跑了!所以,想要逃出我的手掌心,劝你死了这份心!”

    窝在怀里的苏陌凉听到这么霸道的话,不禁失笑,是呀,这才是君颢苍,霸道得不容人拒绝。

    他根本就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这样的问题,在他面前,无疑是毫无意义的。

    想到这一点,苏陌凉的心更加安定下来,紧张的情绪也渐渐舒缓。

    感受到她放松下来,君颢苍摸了摸她的头发,低吟道,“我们回去就成亲。”

    苏陌凉心头一惊,立马从他怀里起来,“长公主不是不同意吗?”

    “要你的,是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意。”君颢苍冷漠的说道,态度还是霸道得没边。

    苏陌凉扯起无力的笑容,“她毕竟是你姐,还是想得到她的祝福!”

    “不用担心,她会祝福的!”

    “会吗?”苏陌凉回想起两人发生的不愉快的事情,实在没有太大把握。

    君颢苍笃定道,“在终生不娶和祝福之间,我相信她会选择祝福的。”

    除了苏陌凉,他这辈子再也不会娶别的女人,而长公主又一直盼着他成亲,既然不祝福他和苏陌凉,那她一辈子都没有机会看到他成亲了。

    苏陌凉没想到就连在这件事上,君颢苍也是霸道到没天理,就算对方不满,也会逼着对方点头,不容任何人反对他的决定!

    想着,苏陌凉失笑摇头,“好吧,那我只有勉为其难的嫁给你了!”

    嘴上虽然说得很勉强,但她的心里却是甜滋滋的。

    她不禁庆幸,幻境里都是假的,没有冥玄阴,也没有背叛,没有杀害,没有诅咒,没有毒誓,因为她和君颢苍要顺利的成亲了!

    ————————

    暗域之城

    巨大的鹏鸟掠过暗域之城的上空,极速飞进了皇宫。

    君颢苍的到来,造成很大的动静,顿时引起了整个宫城的骚动。

    “云楼帝尊回宫了,快快接驾!”看到君颢苍从鹏鸟上下来,侍卫长扯着嗓子喊起来,不一会儿,云楼宫附近的所有侍卫都迅速凑上前,恭恭敬敬的行礼。

    君颢苍此刻哪里顾得上礼数,小心翼翼的抱着苏陌凉,直奔云楼宫,一边跑,一边厉声吩咐,“立刻把所有太医和宫女给本尊宣到云楼宫来,慢了一步,小心你们的脑袋!”

    吼完,他便是火急火燎的冲进了宫殿。

    苏陌凉的手臂断了,光是吃丹药肯定好不了,必须尽快接骨,要是晚了,手臂很可能因此废掉。

    侍卫们本以为是君颢苍一人回宫,那料到怀里竟然还抱着苏陌凉,而苏陌凉更是手臂淌血,受了重伤的样子,大伙儿全都被这一幕震得惊慌失措。

    侍卫长得了命令,神情一震,下一秒就是慌里慌张的跑出了院子。

    之前住在云楼宫的苏陌凉,他还是认得的,她可是云楼帝尊手心里的宝,绝对怠慢不得。

    苏陌凉听到君颢苍的吩咐,皱着眉头,无奈道,“我哪里用得到那么多宫女和太医,我只是手臂受伤,又不是快死了,你太劳师动众了!”

    苏陌凉知道君颢苍很讨厌宫女,云楼宫里从来就没有宫女的身影,现在为了她,让所有宫女都挤入云楼宫,实在是难为他了。

    “你闭嘴!你好意思说手臂受伤,我要是再晚那么一点,你就真没了!”不提这茬还好,一提君颢苍就就来气儿。

    苏陌凉被他吼得愣住,“你吼我,你这是生我的气了吗?”

    君颢苍看她面色苍白的受伤样子,心疼不已,无力叹了口气,轻轻将她放在了床上,紧紧拥住她,仿佛怕她溜走一般,“没有,我只是气我自己,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不在你的身边!”

    苏陌凉心头一酸,红了眼眶,哽咽道,“傻瓜,从我遇到你开始,你就一直站在我转身就能看到的地方!不管是在南隋国暗中帮助我的你,还是在苍元国陪伴我的你,不管是在北安国用人魂保护我的你,还是在云楼暗域救下我的你,一直都在,从未离开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