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6章 她就是个灾星
    为了她患上寒病,为了她连人魂都没了,为了她不断的受伤,不断的冒险,拼命在她危险的时候,努力护下她。

    苏陌凉很清楚,要不是他,她根本走不出南隋国,更来不到云楼暗域,可这样的他却还在责怪自己,顿时让她心疼不已。

    君颢苍闻言,心里触动,搂住她的双臂更是紧了紧,语气还是硬邦邦的,“以后不准离开我的视线!”

    “咳咳,帝尊,太医和宫女都到了!”站在不远处的侍卫长实在不想打断两人温存,但看着苏陌凉的手臂还在流血,他不得不出声提醒。

    苏陌凉听到声音,惊醒得从君颢苍怀里挣脱出来,这才发现整个侧殿都站满了人,太医和宫女们都是表情尴尬的低着头,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看到这里,她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和君颢苍搂搂抱抱也就算了,刚才他们两还说了一番那么肉麻的话,看样子,全都被这群人听了去。

    苏陌凉顿时觉得难为情,苍白的面颊也涌上了绯红。

    相比她的尴尬,在场的人更是觉得震惊。

    他们心目中高高在上,冷冰冰的云楼帝尊,居然也会有这么柔情的一面,实在出人意料。

    大家都听说云楼帝尊对眼前这位苏姑娘很特别,却没想到喜欢到这个地步,简直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要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果然是身经百战,不敌三寸绕指柔啊,就连强大冷酷的云楼帝尊都被女人收得服服帖帖的,这个苏陌凉也真是厉害!

    此时的君颢苍看到太医到了,不禁蹙眉,低吼一声,掩饰着心底的尴尬,“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给她诊治!”

    太医们被他吼得一抖,立马趋步上前,围到了床边。

    他和苏陌凉抱在一起,他们这群太医也不敢上前诊治啊。

    君颢苍看着苏陌凉的手臂,心里着急,眉头紧皱,凶神恶煞的警告,“本尊要你们治好她,不能有一点闪失,否则,以死谢罪!”

    太医们闻言,吓得面色发白,额头冒起一层冷汗,连连点头,“老臣一定竭尽所能,治好苏姑娘!”

    说着,太医们都是聚精会神的为苏陌凉接骨,擦药,包扎,在君颢苍的注视下,不敢有丝毫闪失。

    过了将近一个时辰,太医们总算是完成诊治,纷纷退到了一边,为苏陌凉开药方。

    “帝尊,老臣已经为苏姑娘重新接好骨头,只要按照这个药方,每日按时吃药,擦药,修养一个月差不多就可以恢复如初了。不过切记,这段时间,尽量不要动用右手!”

    君颢苍闻言,这才松了口气,微微颔首,“嗯,知道了,两个宫女随太医去抓药,煎药。其他宫女留在这里伺候。闲杂人等都退下吧。”

    听到这话,太医和侍卫都快步走出了侧殿,只留下一屋子的宫女,等候苏陌凉的差遣。

    “颢苍,我真的用不了这么多宫——”苏陌凉看到一屋子的人,总觉得别扭得很,只是话刚说到一半,就听外边传来通报。

    “平襄王驾到,长公主驾到!”

    声音落下,只见君月夜和君青染快步走了进来。

    看到一屋子的宫女,君青染的面色不太好看,冷言冷语的冲苏陌凉说道,“本宫就说,苍儿怎么会如此兴师动众,竟然动用了整个宫城的宫女,原来是你在搞鬼啊。”

    看到苏陌凉,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气。

    君月夜听到君青染口气不善,不禁劝道,“好了,苍儿都平安回来了,你就少说两句吧。”

    “本宫说得还不够少吗?为了这苏陌凉,他连苍焰宗都招惹上了,本宫还不能说两句了?”君青染气呼呼的瞪了君月夜一眼,情绪激动的继续道,“苍焰宗就算再不济,也是一股不小的势力,他公然与人家作对,实在太狂妄,太任性了。”

    当时黑枭通风报信,君青染就知道有猫腻,强行质问下,才从黑枭的口中得知此事,当场就气得半死。

    本来,她都说服自己接受苏陌凉了,但谁知道这人就是个不安分的,连苍焰宗的长老都敢杀,到处惹是生非,实在不让人省心。

    最后,还要君颢苍去给她善后,为了她彻底得罪苍焰宗。

    她天赋实力再优秀又怎样,还不是让她弟弟以身犯险。

    无论怎么想,君青染都对苏陌凉喜欢不起来。

    君青染总是站在君颢苍的角度出发,所以并不了解当时的情况,苏陌凉要是不杀了敌人,死的就会是她,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她不反抗,就会被践踏,她不过是在保护自己和血战团不被欺负而已。

    只是,在君青染看来,她连累君颢苍,让君颢苍为她以身犯险,就是犯了大错。

    此时的君颢苍面对她的疾言厉色,仿佛看不到,也听不到一般,直接宣布道,“一个月后,举行册封大典,我要和她成亲。”

    君青染听到这话,愤怒的脸蛋猛得僵住,眼睛瞬间瞪得拳头大,震惊的反问,“你说什么?”

    “她现在受了伤,行动不便,册封大典定在一个月后,你可以挑日子,让人准备着了。”君颢苍抬眸看了君青染一眼,淡淡的回答。

    君月夜倒是没有太多意见,理解的点点头,“嗯,既然你想好了,那就这样定下来吧。”

    他上次在宗派选拔赛上见识过苏陌凉的实力,除去身份有点不齿以外,其他都还挺满意,心里虽然也担心她会给君颢苍带来危险,但既然是君颢苍认定的人,那他只有祝福。

    只是君青染没办法放下芥蒂,不满的盯着苏陌凉,怒得厉声打断,“不行,什么定下来,本宫还没同意呢,定什么定。因为她,苍儿跟苍焰宗都撕破了脸,她简直就是个灾星,跟她在一起,苍儿就没有一天安生的日子!想本宫操持册封大典,不可能!”

    “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而是在通知你,不管你同不同意,苏陌凉,我是要定了!”君颢苍蓝眸坚定,冰冷的声音掷地有声,堵得君青染呼吸一滞,满脸涨红。

    “她还要休息,你们没什么事儿,可以出去了。”君颢苍不等君青染说话,抢先一步下了逐客令。

    君青染怒得气喘吁吁,指着他,浑身发抖,“好好好,你长大了,连本宫的话都不听了。本宫倒要看看,没有本宫的同意,你们能不能成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