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1章 给御虚天尊告状
    但是御虚天尊,常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神出鬼没的,就连御虚宫的弟子和长老都很少见到,如今他们见到他本人,也算是三生有幸啊。

    意识到这一点,大伙儿都是内心激动,惊喜的盯着跟前的白发老者。

    御虚天尊却是毫不在乎周围惊讶的视线,瞪了一眼上边的君颢苍,没好气的说道,“哼,成亲这么大的事儿都不通知老夫,老夫看啊,是你们的帝尊根本没把老夫这个师父放在眼里,忘记还有老夫这个师父了!”

    君月夜看他有些生气,赶紧解释道,“天尊你误会了,帝尊一向敬重你这位师父,怎么会不把你放在眼里,这不是刚要通知你吗,谁知道你老人家就亲自上门来了。”

    君青染也是笑着讨好道,“是呀,忘记谁也不能忘记您老人家啊。再说了,大家都反对这场婚事儿,怕是也成不了啊。”

    御虚天尊一听这话,脸色一变,顿时蹙起眉头,看向君青染,“你这话什么意思?为什么有人反对?”

    君青染见他不解,立马好心的解释,“天尊,你有所不知,那位叫苏陌凉的女子,废了曹家女儿的手,杀了曹家珍贵的八阶圣灵兽,后来更是得寸进尺的杀了苍焰宗的长老,害的苍儿也跟着她一起得罪了苍焰宗,所以大家说她是嚣张跋扈,恃宠而骄的妖女,又因为来自下位面,身份卑贱,配不上帝尊,所以大家都极力反对这门婚事!”

    君青染没料到御虚天尊会来,现在看到她老人家,自然是赶紧打小报告,逐一数落苏陌凉的罪状。

    她了解君颢苍,虽然她这个弟弟嘴上对御虚天尊好像十分嫌弃,但御虚天尊在他心里却是很有分量的人物。

    就算不听她的话,但御虚天尊的话,他多少还是会听的。

    只要御虚天尊他老人家极力反对这门婚事儿,那她的胜算就会很大了。

    想着,君青染心里更是镇定不少。

    御郑枫听到这话,顿时惊得瞪大了双眼,眼珠子差点鼓出来,震惊的低吼,“你说什么?来自下位面?”

    御郑枫之前只知道苏陌凉拥有变态的天赋,和君颢苍是一对儿,却不知道她的具体身体,现在听到她来自下位面,当场震得瞠目结舌。

    他很清楚下位面到底意味着什么,那里资源匮乏,灵气稀少,就算再好的天赋,想要修炼都是很有难度的,可以说达到就九幽之域最垫底的实力,都难如登天,达到一般水平,更是完全没有可能。

    现在竟然告诉他,那个比九幽之域的天才还变态的小丫头居然来自下位面,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君青染见他震动的样子,以为是生气了,心头大喜,连忙点头,“是呀,她来自下位面,身份实在让人不齿。”

    阮家,裴家和曹家看到这一幕,都是松了口气,眼角扬起胸有成竹的自信。

    看样子,苏陌凉和君颢苍的婚事儿是办不成了。

    他们这些奈何不了帝尊,御虚天尊的实力和身份总是能管得了的。

    然而就在大家等着看苏陌凉好戏的时候,满脸震惊的御郑枫冲着苏陌凉激动的大喊,“大姐,你可真是吓死小弟了啊。你来自下位面,都有那么变态的天赋,要不要这么打击人?”

    一听这话,渐渐绽放出满意笑容的众人,猛然一僵,表情直接凝固。

    一旁的君青染更是惊得身形一颤,踉跄的往后退了两步。

    美丽的脸蛋上顿时涌上惊骇之色,瞳孔浮动着难以置信。

    年事已高的御虚天尊居然叫苏陌凉大姐?

    她听错了没有?

    还是说她出现幻觉了?

    “御虚天尊,你——你——你这是叫谁大姐呢?”她抖动着嘴皮子,颤着声音问道。

    御郑枫却是完全懒得搭理旁边的君青染,目光死死盯着苏陌凉,震动的咂咂嘴,“依照你这天赋,别说帝品,就是超出帝品等级的丹药也是有希望的啊!”

    此时此刻,他对苏陌凉更是充满了期待。

    在下位面都能修炼到这个地步,要是在这里待个几年,不是更有希望吗。

    众人听到这话,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惊骇的视线在御郑枫和苏陌凉两人身上来回徘徊,难以消化突如其来的变动。

    他们也是不敢相信的皱紧了眉头,苏陌凉是御虚天尊的大姐?开什么玩笑?

    这时候,曹家主忍不住开口提醒,“御虚天尊,你是不是认错人了,这个苏陌凉是来自下位面的贱人,她为非作歹,闯下大祸,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妖女啊,怎么——怎么会是您的大姐呢!”

    他搞不懂了,难道是御虚天尊老糊涂了?可再糊涂也不至于将一个黄毛丫头认出大姐啊!

    那八成是他老眼昏花了吧!

    然而,曹家主的话音刚落,只见御郑枫猛地抬袖,朝着他拍去一掌,比刚才君颢苍还要强大的力量再度撞上曹家主的身子,猛地将其震飞而去。

    曹家主摔在地上,造成很大的动静,顿时吓得大伙儿大惊失色。

    曹家主哪里承受得了御虚天尊的力量,此时摊在地上,狂吐鲜血,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

    看那惨状,他整个人应该都废了!

    众人没料到御虚天尊不分青红皂白就动手,全都吓得白了脸色,绷紧了神经,大气不敢喘一口。

    曹家的人看到这一幕,全都震惊的站起了身,不解的望向御虚天尊,“天尊,您这是何意?我们曹家跟您无冤无仇的,您为何动手打人?”

    御郑枫闻言,阴沉着脸色,拧着眉头,愤怒冷哼,“哼,敢辱骂老夫的大姐,要不是看在今天是老夫徒弟和大姐宣布喜事儿的日子,老夫就不止打他那么简单了!”

    曹家听到这话,顿时被震慑得呆住了。

    地上痛苦的曹家主也是被这话惊得如五雷轰顶,心像是被灌了冷铅,直沉下去。

    在座的其他人也是张大了嘴巴,满目惊恐的望向了苏陌凉。

    原来他们没有听错,苏陌凉真的是御虚天尊的大姐!

    这绝对是他们这辈子听过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